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33章神童曹沖

第833章神童曹沖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6 23:25  字數:3354

「潁川居民被逼迫遷移,大部分去了關中,少部分來了河北,其中也有我們荀家。

戰亂,遷移,我們荀家已經沒落了,現在因為是主公嫡系,被其他新晉世族排擠,看成主公親信,可是主公所作所為又實在……唉,現在我們嫣然成了第三方。

所謂第三方,就是被打壓的一方。

時間,滄海桑田,等這次六路大軍擊敗川軍,我就歸隱吧,到時候和奉孝一起找個草堂養老,過過恬靜的生活,也不錯。」

「叔叔你……叔叔歸隱了,我也歸隱吧,管他世族是要挾持曹操,還是曹操稱皇稱帝,眼不見為凈,說起來,又有兩天沒去看奉孝了,勸他不要吃丹藥偏不聽,要是以後歸隱沒有他,那還真是寂寞。」荀攸帶著愁容說道。

「你還說呢,當初我們與奉孝同朝為臣,那時候我們荀家與曹家夏侯家一樣,鼎盛之族,主公七成謀士是我荀彧推薦的。

奉孝之才,當世一流,更在你荀公達之上,你敢說你當時沒有忌憚奉孝的心思?沒有害怕這個寒門上位?哈哈哈,奉孝是察覺到了,所以整日弔兒郎當,飲酒買春,當了個什麼虛位祭酒,不敢管事。

說不定人家奉孝怎麼恨我們叔侄呢,現在想到和人家一起歸隱了?」

「哈哈哈哈。」荀攸也大笑起來,好像那些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,現在想起來有一些感傷,也有些溫馨。

就在這時,門外敲門聲響起,荀攸也沒叫家丁,反正就剩下一個家僕了。自己親自去開門,打開門一看,一下驚住了。

「少公子,你這是……荀攸拜見少公子。」

只見門口站著一個十歲大孩童,正是曹操的小兒子曹沖,現在曹沖在曹軍中名聲可不小,自從川軍坐大,江東與曹軍開始交好,上次送來一頭大象。大家都想知道那麼大的大象,有多重,可是根本找不到稱。

最後是曹沖用船稱出來的,一時名聲大噪。

荀攸看到是曹沖,連忙下拜。荀彧也趕了過來。

「公達先生千萬別客氣。曹沖這次是來公達先生和文若先生家玩的,曹沖在這裡向兩位先生行禮了。」

曹沖說著雙手抱拳,向荀彧和荀攸深深一禮:「沖兒可以進兩位先生家宅嗎?」

「當然可以,少公子請。」

荀攸關上門,還是有點疑惑曹沖為什麼來這裡,曹沖聰明絕頂,而且絕不是那種小聰明。對於軍政,謀略,堪當天才神童,平時也不貪玩。荀攸荀彧可不信他是來玩的。

「少公子怎麼有……有一點,酒味?」荀彧遲疑地說道,三公子曹彰,四公子曹植嗜酒他們知道。二公子曹丕也沾點,可是少公子才十歲。著實沒聽說過他喝酒啊。

曹沖不以為意地揮揮手道:「剛才在奉孝先生那裡喝了兩口酒,不盡興,所以來兩位先生這裡來了。」

「奉孝?」荀彧和荀攸一驚,荀彧對曹沖道:「少公子可是有話要對我們叔侄說?但請直言。」

「早聽父親說文若先生做事不拖泥帶水,穩重中帶著明快,內政之事有條不紊,堪稱王佐之才,果然我父親是看得準的,好,曹沖就明言相告,但是在這之前,沖兒冒犯,可以問兩位先生幾個問題嗎?」

「少公子請。」荀彧荀攸見曹沖不先坐下,而是在一旁等待,只好自己兩人先坐,曹沖接著才坐了下來。

「文若先生,公達先生,可是對當初天子之事不滿?」

荀彧和荀攸互相看一眼,點點頭。

「可對當初父親稱王之事不滿?」

兩人再次點頭。

「兩位先生可是對近大半年被冷落有所介懷?對荀家沒落有感傷?」

荀彧荀攸還是點頭。

曹沖沉默了一下,抬起頭來,用稚嫩的聲音道:「兩位先生,天子之事,劉璋居心叵測,司馬家順手推舟。

我敢肯定天子是川軍殺掉的,第一,川軍有殺天子的時機,眾所周知,當初天子是往洛陽去的,川軍大軍追殺,最終追上了司馬家的家丁,被司馬家的人殺死,那只是川軍的一面之詞。

實際上要是川軍所殺,川軍也不會說是他們殺的。

第二,川軍有殺天子的動機。

以前我還想不清楚,但是劉璋死後,我就想清楚了。

兩位先生,你們相信劉璋是真的忠心大漢嗎?兩位先生不用回答我,不管劉璋是不是忠心大漢,天子劉協都必死無疑,因為劉璋不是一個迂腐之人,不是愚忠之輩。

如果他忠於漢室,肯定是自己當皇帝,好將漢室建設的更好,畢竟他是漢皇后裔,有那個資格,當然前提是,天子得死,所以他就殺了天子。

如果他不忠於漢室,天子更沒生路,如果劉璋在世,肯定能夠掌控天子於鼓掌之中,可是劉璋若死了,劉循能行嗎?

劉璋知道自己必死,是害怕劉循駕馭不了天子,反而被天子復辟殺了啊。」

荀彧和荀攸同時一驚,經過曹沖一說,還真的幡然醒悟,是啊,以前劉璋沒死,兩人想不到,現在劉璋死了,兩人也習慣了以前的判斷,可是經曹沖一說,天子死在劉璋手上幾乎無疑。

同時驚嘆曹沖的才華,自己兩人都沒想通的事情,天下人都沒想通的事情,竟然被曹沖一個孩子想通了。

曹沖繼續道:「劉璋殺了天子,肯定嫁禍司馬家,司馬懿這個人不簡單,他知道屎盆子扣在腦袋上,就算扔回去身上也是臭的。

所以他來了個第二次嫁禍,躲過屎盆子,將屎盆子扣在了我父親身上。說是父親留下天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