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29章孫權得道飛升

第829章孫權得道飛升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5 22:24  字數:4480

藝術品不能拿來吃,這個缺食物的年代,中原都難買到吃的,更別說西域,何況賣這些找了上千年的東西,湛海藍是絕對干不出來的。

還有,糧食你能買,你能大老遠買水嗎?能買上百年水嗎?

劉璋見湛海藍沉默,沉聲道:「我提一個建議,女王陛下但憑自願,如今已經證明樓蘭是三苗後裔,同為華夏同宗,可歸屬我大漢子民。

樓蘭人何不向中原搬遷,本王願意在關中以西划出一個縣來,取名樓蘭縣,除了供樓蘭人搬遷,還會修一座博物館,專門放置地下城中的樓蘭古物。

這些古物,所有權歸整個華夏,但是保管權永遠歸屬樓蘭縣,任何人不得搬移,並且寫入我大漢國書,女王陛下你看如何?」

「遷入漢土。」

湛海藍默念一句,樓蘭人以前並不知道自己是三苗後裔,但是文化與大漢文化極為相近,國中三分之一的人會說漢話,其餘人也會一些日常用語,習俗更是許多與漢人相近,也讀漢家經典。

可以說整個西域,最接近大漢的就是樓蘭人,遷入漢土應該不會有太大不適應。

關中之地湛海藍是知道的,千里沃土,樓蘭人去了那裡生活,以樓蘭人的勤勞,會比在貧瘠的樓蘭生活好得多。

這些文物放在樓蘭,肯定是保不住的,可是如果真如劉璋所說,這些文物的保護環境要好太多了,而且也就在樓蘭人身邊,不屬於樓蘭國,但是屬於樓蘭人的。

劉璋的一言九鼎,在中原就算是敵人也是知道的。樓蘭對大漢比較關心,也是知道,而且劉璋遠征西域,在樓蘭幾日接觸,湛海藍也覺得劉璋不會撒謊騙她,把文物騙到長安,就據為己有。

劉璋不會這麼做,也沒有這個動機。

湛海藍知道,如果劉璋被中原的敵人打敗。或者是劉璋主導的政權消亡,這些文物的歸屬就不好說,但是那麼遠的事情,湛海藍無法去考慮。

左思右想,湛海藍覺得劉璋的方案很好。不但保存了文物,同時也給了樓蘭人一條活路。

「蜀王殿下的仗義援手,湛海藍深表感激,但是如果我們搬遷,那樓蘭怎麼辦?還有這地下城。」

「女王覺得說搬走,所有樓蘭人都會搬走嗎?」

劉璋見湛海藍看著他,正聲說道:「本王想法是這樣的。女王說搬去關中,有你號召,加上這裡生存環境條件的確很惡劣,古城遺址也已經找到。應該會有很多樓蘭人搬遷。

但是同樣的,也有一些故土難離的樓蘭人不會搬遷,這些人留下來,相信人口減少騰出來的生存空間。夠他們過上好一些的生活。

這一批人負責看守這個地下城,其實不是看守。是監督吧,因為樓蘭都護府在樓蘭,我會給他們一個任務,就是搬移地下城的東西,搬到關中新設的樓蘭縣。

留在樓蘭的樓蘭人,關中的樓蘭人,都可以監督一下我們漢軍,看是不是會偷拿你們祖先的遺物。」

「監督?」湛海藍有些局促起來,就算漢人要明搶,她樓蘭人也沒半點辦法,劉璋說監督湛海藍也只能聽聽,不過劉璋能這樣說,湛海藍倒是稍微放心了一點,可是忽然睜大眼睛,對劉璋:「那殿下,漢軍搬遷文物,我們樓蘭需要付多少錢?」

「一分錢不用你們出,再說,你們能出幾個錢?」

劉璋不至於在這事上敲詐樓蘭人一筆,畢竟地下城的東西,也算是華夏文化的一部分,自己作為大漢最大軍閥,現在又算是三方諸侯最正統的一個,出點力是應該的。

……

樓蘭人紛紛去拜祖,湛海藍也帶著王室成員祭告歷代樓蘭國王,告知發現古城喜訊,同時將搬遷漢土的決定報了祖先。

對於搬遷漢土的事,樓蘭人沒什麼抵觸,畢竟古城發現已經確定他們是三苗後裔,有三苗血統的大部分地區,楚國,兩川,交州,南蠻滇州,現在都是漢土。

而且沒人對越來越缺水的樓蘭有很大希望,雖然他們眷戀這片土地,可是這幾百年環境的急劇惡化,並且從古城看出了他們以前這裡海洋直到海頭城,那一百年幾百年後,這裡不復存在也不為奇。

樓蘭與漢文化相近,融合進漢族沒有太大心理障礙,湛海藍宣布樓蘭併入大漢後,除了一些老人傷心落淚,大部分人都是沉默。

如果樓蘭很好,生存富足,他們不會離開,可是現在的情況,他們也只能接受上天的安排。

何況這次地陷的大地震,已經毀掉了大部分樓蘭人的家園,這些人只能寄居在王宮,靠救濟過活,如果找不到出路,他們也只有死路一條。

大部分樓蘭人都已經決定搬遷。

而自然的,劉璋宣布大漢的領土延伸到孔雀河,樓蘭都護府改名樓蘭校尉部,與高昌的戊己校尉部地位等同,管理玉門關外樓蘭全境,代督若羌等東部國家。

安頓樓蘭後,劉璋帶著東州親兵,兀突骨的藤甲軍,蕭芙蓉的白桿軍,蘇藍的弓騎兵,以及五千莎車騎兵,返回玉門關。

……

江東,吳城。

自從衛溫奇襲建業成功以後,江東的人再也不敢搬遷都城了,用柴桑換回建業以後,雖然在恢復建業的水港,但是再也不敢定都建業。

吳城東郊仙人谷是孫權煉丹修仙的地方,仙人谷這名還是孫權起的,此時正雲霧蒸騰,孫權穿著道士白袍,手拿拂塵,盤坐在一丹爐旁,閉著眼睛,口中念念有詞。

張昭走到山谷口,看著裡面的白氣,搖搖頭,可是還是難掩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