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28章寶山裡抱走幾個破罈子

第828章寶山裡抱走幾個破罈子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5 04:49  字數:3389

..co

在溫飽制約人口的古代,劉璋對於農事很上心,接過了塊莖仔細察看,瞪大了眼睛:「紅苕?這不可能吧?」

「紅苕?」黃月英一看劉璋臉色,就知道劉璋好像又認識,真是丟臉啊,自己也號稱對農事嫻熟,還幫著出了新的農法,雜種,間隔,提高了農業產量,可是現在卻輸給了皇族出身,好像根本沒下過田的劉璋。

劉璋仔細觀察著塊莖,要說是紅苕,劉璋絕不會相信,紅苕又名番薯,甘薯,是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,從美洲帶回來的。

紅苕抗病能力,耐旱能力,適應土壤能力極強,明朝之所以能從幾千萬人口膨脹到兩億人口,與紅苕,馬鈴薯,玉米等高產作物引進有莫大關係。

紅苕來自美洲是公認的,這紅苕哪來的?不對,這好像不是紅苕。

劉璋用手摳開了外層,裡面露出暗灰色的果實,劉璋皺眉,紅苕果實是白色的,可是自己拿的塊莖玩意,雖然不是白色的,但是鬼知道是不是放太久的原因。

劉璋突然想起一個典故,以前自己看過一本植物圖冊,上面列舉古代文獻中的植物,其中有一種物種引起了劉璋興趣,不因為其他,因為那種植物就叫甘薯,與歐洲傳進來的番薯同名。

而實際上,甘薯之名,根本就是來自於那個文獻。

那文獻名叫《南方草木狀》,上面記載了一種農作物。

甘,蓋薯蕷之類,或曰芋之類,根葉亦如芋,實如拳。有大如甌者。皮紫而肉白,蒸鬻食之,味如薯蕷,性不甚冷。

舊珠崖之地,海中之人,皆不業耕稼,惟掘地種甘,秋熟收之,蒸曬切如米粒。倉貯之,以充糧糗,是名糧。

這裡就說了一種叫「甘薯」的作物,裡面記載的味甘,性平。無毒,都與紅苕吻合,裡面記載種植之法破為隨便,也附和紅苕的簡陋種植。

能夠作為主糧,不用怎麼管理,都是紅苕的特徵。

唯獨對莖葉的描述,與紅苕有出入。但是大致相差不多,只是說這種甘薯更接近芋的形狀,但是絕不是芋。

大多數特徵都與紅苕吻合,只有少部分與紅苕出入。所以當初紅苕傳入中國,本叫番薯,但是一些地方改成了甘薯,不止是紅苕味道甘甜。

《南方草木狀》成書於晉朝。遠遠早於明朝。

劉璋推測《南方草木狀》描述的「甘薯」,或許是類似於紅苕的作物。上面也說是「舊珠崖之地,海中之人」種植的。

「舊」說明是以前,很可能在《南方草木狀》成書前,甚至很久前就已經消失了,只是作者了解到有這麼一種作物而已。

而海中之人,海頭古城的年代,海頭不也是海城嗎?珠崖之人能種植這種「甘薯」,海頭的人為什麼不能種植?

很可能這種「甘薯」就是消失了幾千年的一種古老作物,最後只剩下一些殘言碎片,不能考證。

如果這個罈子里的塊莖真的是《南方草木狀》記載的「甘薯」,那它至少具備了幾個特徵,第一是容易種植,具體是耐旱抗澇,還是兩者皆抗,不確定。

第二是產量大,可以做主糧。

就這兩個特徵,不管是不是紅苕,不管是不是《南方草木狀》描述的甘薯,劉璋都覺得值得一試,如果試成功了,那絕對是對中華民族的卓越貢獻。

雜交水稻平均畝產千斤,南瓜畝產三千斤,紅苕畝產四千到六千斤,一般的地方都能達到五千斤。

這樣龐大的畝產量,就是自從紅苕引進後,養豬開始盛行的原因,也是為什麼農村都拿紅苕給豬養膘的原因,即使是八十年代食物很不豐盛的時期也是如此。

如果種植成功,這一罈子塊莖,比一壇金子還要值錢萬倍,劉璋不知道自己猜得對不對,也不知道能不能種活,立刻讓士兵封了,並且直接取名紅苕。

接著又在殿中發現了一些種子,不過沒有什麼驚喜,胡豆,冬瓜都已經開始種植,只有花生,現在大漢的花生都是灰皮的,顆粒也小,這裡的花生米卻是暗紅色,說明在很久以前應該是紅色的,顆粒也大。

劉璋命人將南瓜子罈子和紅苕罈子,還有花生罈子全部小心帶走。

逛到後殿,除了一些住房,只有一個殿中擺放著許多靈位,黃月英認識上面的文字,竟然是三苗文字,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三苗文字,不是劉璋胡謅的「三苗數字」「三苗科學」。

從這些靈位和一旁的卦語,湛海藍等樓蘭人才知道他們竟然也是三苗後裔,是以前從中原遷徙過來的。

王宮雖然很輝煌,但是畢竟只是一個小國,和中原宮殿沒法比,很快就逛完了,劉璋帶著人走到前殿。

好厲害看著辛苦這麼大一趟,竟然只抱走了幾個罈子,大是不忿,對劉璋道:「主公,我看我們把這些金銀珠寶都搬走吧,大不了給樓蘭人留一點,可以買好多糧食呢。」

「你以為有金銀就有糧食嗎?」劉璋問道。

「難道不是嗎?別的不說,這裡那些塑像待的金面具,按照現在我們大漢的最高價,一個金面具可以換幾千擔糧食,這還是碎了賣,我看那金面具藝術成分很高,指不定可以值幾十萬石糧食。」

劉璋詫異地看了好厲害一眼,這丫的還懂藝術成分。笑了一下道:「糧食的市價是根據供求關係決定的,人家農民就產了那麼多糧食,之所以現在價格是那樣,那是因為黃金白銀沒有泛濫,而且沒有全部湧入糧食市場。

如果我們把這些金面具全部拿去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