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24章拉提亞的後手

第824章拉提亞的後手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4 07:49  字數:3357

劉璋微微點頭,先將拉提亞交給醫生,先一步進入城中治療,自己徑直回城,路過精絕街道,街上擺攤的百姓,過路的百姓,挑大糞的百姓,都愣愣地看著劉璋,那些窗戶門縫都是人,一片噓噓的聲音。

也是到了此時,蕭芙蓉,曲凌塵和徐昭雪才終於確定自己的夫君是活過來了,心中終於踏實了大半,只是還不知道劉璋的病是不是痊癒了,如果還是以前那樣……不過,只要活過來,不管時間長短,都已經讓三女開心不已了。

「夫君,你的病……」

回到王宮中,醫生已經在給拉提亞調養,劉璋坐在床尾看著拉提亞,蕭芙蓉在一旁試探著問。

「應該差不多好了吧。」劉璋回答道,劉璋知道還沒完全好,一些神經部分還是沒有完全恢復,但是他自己的病自己能感覺出來,這就像一個大病初癒的人,總還是有些不適。

主要的部分已經治好,剩下的只要調養,就應該能恢復了,而對於調養,有曲凌塵在身邊,她的琴音就是最好的調養。

現在的劉璋有一種重生的感覺。

「讓大夫看看吧,大夫……」徐昭雪喊著給拉提亞看病的醫生,劉璋連忙阻止了,看著眼眸緊閉的拉提亞說道:「是她救了我。」

龐統的大軍和黃月英的大軍都出去了,帶走了全部軍醫,這位是精絕王宮中的御醫,精絕王宮小,就這麼以為御醫,劉璋現在無礙,當然不會讓御醫丟下拉提亞來治療自己。

「她?」蕭芙蓉三人同時驚訝出聲,不可置信地看著床上的女人。

「大夫。她怎麼樣了?」劉璋詢問道。

大夫轉過頭來:「殿下放心,拉提亞女王的昏迷只是因為氣虛血弱,調養一段時間就會好的,只是女王體內臟器好像也有些損傷,現在是無礙,調養一段時間也會全部恢復,只是以後不能再受傷了,否則內部臟器受損,醫治起來很麻煩。而且會減少壽命。」

劉璋輕輕舒了一口氣,還好,可以完全恢復,從這一點看,拉提亞的異術比那大玄巫師還強。

直到午夜。劉璋叫蕭芙蓉幾人先去睡了,自己陪著拉提亞,蕭芙蓉三人得知是拉提亞救了夫君,心中都已經將拉提亞當成了恩人,這時劉璋要陪著拉提亞,三女自然沒有意見。

過了不久,拉提亞幽幽醒轉了過來。一睜眼就看到了劉璋,睫毛撲閃間露出了一點喜悅,可是旋即又皺眉了。

「劉璋,我好餓。」拉提亞可憐的說道。

劉璋展眉一笑。「我就知道。」說著從旁邊桌上端過盤子,盤子裡面有蔬菜有肉,還有一杯味道清甜的藥茶,都是熱的。

拉提亞看著盤子里的東西。知道肯定是劉璋吩咐了人過一段時間熱一次,否則不可能自己剛起來。看到的還是熱食。

劉璋已經有過一次經驗,知道昏迷久了的人醒來一般會餓,何況拉提亞已經為自己做過一次,她的條件比自己差多了,都能將熱食帶進墓中,如果自己這都想不到,那也太對不起她了。

拉提亞心裡有些溫暖,什麼也沒說,只是浮出喜悅的表情,拿起一根雞腿就開啃,一邊狼吞虎咽,一邊用大勺子舀雞湯喝。

「你在墓中為什麼那麼拚命,你知不知道你可能會死的?」

直到拉提亞大致吃飽,湯湯水水灑了一被子,速度開始慢下來,劉璋才開口問道,拉提亞抬起頭,用油膩膩的嘴巴道:「你不是一直覺得我變態嗎?變態的女人什麼事做不出來?」

劉璋看著拉提亞,突然伸出手臂將拉提亞抱了過來,拉提亞愣在劉璋懷中,一手拿著啃了大半的雞腿一動不動。

「拉提亞,以後有什麼打算?繼續做莎車女王嗎?」

「莎車都沒了,還做什麼女王?」拉提亞答道。

劉璋在墓中就聽拉提亞說了她自己本不想做女王,但是現在拉提亞如果要繼續做女王,劉璋不會再干涉,只會把拉提亞統治的莎車納入都護府,不會對拉提亞當女王有什麼意見。

哪怕她現在的巫神身份在西域中地位很高,哪怕她依然會異術。

可是劉璋沒想到拉提亞會這麼回答,愣了一下:「什麼莎車沒了?」

「你的好軍師好妻子幾天前已經帶兵去攻莎車了。」拉提亞在劉璋懷裡,雖然行動不便,還是彆扭地啃了一口雞腿,貼著劉璋嚼起來,雞腿的香味直透劉璋口鼻。

「月英。」劉璋念了一下,問道:「對了,我臨死前,哦,之前給月英說過不殺你,但是希望你能與我們川軍合作,你拒絕了嗎?」

「沒有,我答應了,不過我出城就跑了,你的好軍師被我騙了,嘻嘻。」

「啊。」劉璋一下子推開拉提亞,不滿地看著拉提亞道:「你說什麼?你答應了月英卻反悔了?那月英豈不是要獨立面對月氏軍隊?

月支軍隊沒有莎車的抵擋,肯定比月英先一步到達莎車城,到時候扼守蔥嶺河一線,月英智謀再高也難以攻克四萬人把守的險要啊。你這是要……」

劉璋突然說不下去了,因為看到拉提亞拿著剩一根骨頭的雞腿,直直地看著她,俏臉越來越委屈,彷彿都要哭出來了,可憐地大聲道:「你又凶我,人家病才剛剛好,你又凶我。」

「好好好。」劉璋架不住,又想起拉提亞放黃月英鴿子,是為了來救自己,自己實在沒有責怪她的理由,何況拉提亞剛剛因為自己受了傷。

劉璋重新將拉提亞抱過來,拉提亞扭了一下,便順從地被抱過去,臉上浮出笑容,對劉璋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