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23章復生

第823章復生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4 07:49  字數:4453

拉提亞心裡想著,只要有什麼不對,立刻停止吹奏,畢竟自己的異術是控制不了人的,說不定對人的神經還有損傷.

即使劉璋現在只有幾個時辰可活,拉提亞也想兩個人待足幾個時辰。

可是沒有任何異常,拉提亞看到剛才劉璋因為沒有笛音,慢慢皺起來的眉頭開始舒展,拉提亞終於意識到什麼,再也不敢間斷,加大了控制的力量,所有音樂好像水流一樣灌入劉璋腦海。

劉璋這次清晰的感覺到了,拉提亞的笛音的確與曲凌塵和靈雎的琴音不同,一個是讓自己處於一種很放鬆的環境,緩解頭痛的癥狀,一個人真正的用聲音滋潤自己的神經,好像腦海的功能在一點一點修復一般。

為什麼會這樣?

劉璋閉著眼睛,任由笛音侵入腦海,腦中一些雜亂的信息開始整理。

曲凌塵和靈雎的琴音,都只是高絕的演奏手法,任何正常人聽了都會感覺舒適,而拉提亞的笛音表演性質少得多,而更多的是功能性的聲音,好像裡面有能量,就像超聲波和次聲波一樣。

而拉提亞聲音里的能量,是能夠指揮動物的,而之所以能指揮動物,是因為她的笛音作用於神經。

當初華佗說過自己的病情,是因為長期透支腦力,導致神經衰弱閉塞,信息不能疏通腦海,久了以後自然藥石無救,而拉提亞的笛音剛好能作用於神經,指揮動物的時候當然要信息流過動物的神經。

而現在拉提亞試圖控制自己,那就是強迫讓信息在神經中流轉,這是強行在打通神經中樞。

劉璋現在才想起,自從來到精絕。拉提亞已經不止一次吹笛,而每次自己都有反應,只是太微弱沒有察覺而已。

開始拉提亞是在與彌天的烏孫軍作戰過程中,自己就感覺精神很好,當時蕭芙蓉都察覺到自己精神變好了,以至可以讓曲凌塵去看護拉提亞,自己完全不再需要拉提亞的琴音。

之後病情急劇惡化,自己還以為開始的精神好,是迴光返照。

現在想起來。那應該是拉提亞給自己連續治療了二十多天,突然沒有了笛音,再次反噬而已,就好像剛才拉提亞突然停止吹笛一般。

而後來吹笛,是拉提亞解開徐昭雪和五千騎兵的束縛。當時自己同樣感到精神不錯,卻又以為是因為自己報了徐昭雪的恩情,而且沒有了什麼遺憾,所以精神好。

其實這種感覺,在幾年前,拉提亞在陽平關和氐人山谷吹笛時,就已經出現了。

之所以自己一直察覺不到。是因為那些所有時間,拉提亞根本就沒有直接對自己吹笛,沒有試圖將笛音作用於自己腦海,感覺實在太微弱了。根本不能相信那是拉提亞的笛音造成。

而現在拉提亞直接試圖控制自己,那些笛音都開始作用於自己腦海,這種感覺就完全顯現了出來,讓自己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神經在一點點被沖開。

剛才想起「異術」兩個字。劉璋就抓住了一點關鍵信息,當初在許昌屠殺之時。那個名叫台與的倭奴國巫女,為了求生展示自己的異術。

當時自己也感覺到了精神變好,雖然那個巫女的洞簫只能指揮一些蚊子螞蟻,還被木鹿大王嘲笑了一遍。

現在想起來,那個巫女就算只能控制蚊子螞蟻,但是這種音樂的性質也是一樣的,與木鹿大王控制動物用反覆的訓練不同,台與巫女和拉提亞都是作用於神經的,也就都能對劉璋的腦海產生作用。

只是台與巫女的異術太低了,別說當時也只是表演,就算是直接對自己控制,也不能對自己產生什麼明顯效果。

而當時那個巫女還說了個治療頭痛的方法,並引出了一個故事。

台與巫女說當年倭奴國王邪馬台四分五裂,彼此混戰,其中一名國王因為本性仁慈,但是為了邪馬台的統一不得不參與戰爭,並且要殺掉同一國家的同胞,內心煎熬之下患了嚴重的頭疾。

和劉璋一樣,也是是那種不發作沒問題,一發作就痛不欲生。

後來台與巫女和當今邪馬台女王卑彌呼的師傅,大玄巫師感念那國王仁慈,就在國王行將就木的時候,用異術為他解除了痛苦……

當時劉璋和黃月英都覺得那國王病情簡直和劉璋一模一樣,黃月英當即開出豐厚的條件讓台與巫女回去叫大玄巫師來大漢。

可是那時台與巫女卻說大玄巫師已經去世很久,女王卑彌呼承繼的巫術算是高超,可是據台與巫女說,本事連大玄巫師的半成也沒有,根本無法治療劉璋的病。

當時劉璋和黃月英,以及其他川軍將領,還有蕭芙蓉都感覺很失望。

現在想想,那大玄巫師雖然比台與巫女厲害的多,但是台與巫女既然是控制動物神經的,那大玄巫師當然也是,只是比台與巫女厲害了千百倍。

如此看來,大玄巫師也是靠這種異術為那國王治病的,而拉提亞的異術顯然已經達到了大玄巫師的水平。

到了此時,劉璋終於明白了一切,也斷定了拉提亞的笛音真的能治療自己的病。

劉璋是正常人,本來以為必死,雖然不怕死,可是不找死,也同樣對死覺得很悲傷。

而現在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病可能痊癒,自己不用死了,想起那麼多割捨不下的東西,劉璋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,激動的心情幾乎無法抑制,好不容易才壓住了那種激動的心情,繼續承受著笛音的侵襲。

過了一個時辰,劉璋突然感覺到笛音有異,是一種走調,並不影響疏通自己的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