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22章棺材裡也能吃東西

第822章棺材裡也能吃東西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3 05:12  字數:3375

「當初你在陽平關城樓上親了我,那是我的初吻呢,一個女孩的初吻,你知道會對那個女孩造成多大的影響嗎?你知道我當時多麼渴望你過來與我說幾句話,讓我看看你尷尬道歉的樣子嗎?

可是你做什麼了?

在氐人山谷那個月夜,我對你說的話,你是不是以為我全是在演戲?難道一個女孩對一個爭霸天下的英雄,一個奪走自己初吻的男人,生出愛慕不可以嗎?

可是你當時在想什麼?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?這死丫頭表演技巧真好,可是還是逃不過我的慧眼是吧?是不是當時還是打定主意要利用我?

要是你在莎車,被人強暴了,強暴你的莎車人對你棄之若履,然後你對一個愛慕的人表達愛意,那人還在心裡嘲笑你,還在想著怎麼利用你,你什麼感覺?

以你劉璋的脾氣,恐怕要拚命了吧?

那你怎麼不理解我受的委屈?

我為你做了這麼多,我知道我現在在你心裡就一心裡變態女人,可是你犯的著這麼凶我嗎?嗚嗚。」

拉提亞坐在墓室中哭了起來,無比委屈。

劉璋聽到拉提亞這一通激烈的言辭,也愣了愣,一直覺得拉提亞變態,想在想起來,要是兩人換一下位置,自己也受不了拉提亞那種委屈。

自己只不過是習慣站在天朝上國的角度考慮問題而已,已經形成一種不自覺的自傲。

可是這拉提亞,也太沒有一個小國公主的覺悟了吧?一個小國的人,受點大國人的委屈不是很正常嗎?拉提亞竟然反應這麼大,不是變態是什麼?

不過當初自己親了人家,的確是該安慰一下。自己沒有理她,的確算是有點薄情寡義了,何況人家被親了以後,還招來毒蜂,幫了一次川軍。

「好,我凶你算我不對,可是你也不能……「

劉璋想說你也不能用假死的葯折騰這麼久,畢竟劉璋還是對自己臨死前的遺憾,而且現在醒來。也無法彌補,完全無法釋懷。

可是劉璋還沒說完,拉提亞已經繼續說道:「劉璋,你知不知道,我折騰了這麼久。等和你共處幾個時辰後,我也會隨你而去,對一個陪葬的女孩,你就這麼無情嗎?」

「什麼?陪葬?」劉璋驚訝地望著拉提亞。

拉提亞用帶泥的袖子擦了一把淚水,臉上全沾上了淤泥,波光盈盈地看著劉璋道:「不管你信不信,當初在氐人山谷的月夜。我對你說的話,大部分是真的。

這些年,我活著的目標,一直想著的人都是你。做了這麼多,竹籃打水一場空,就剩下這幾個時辰了,我和你不一樣。我不是野心家,我不想建立什麼莎車帝國。如果你死了,我都找不到活著的目標。

如果你能善待我,我們就好好過這幾個時辰,如果你要繼續凶我,你就繼續罵,我聽著,反正我們都快死了,你也罵不了多久。」

拉提亞用指甲劃著地面,臉上淚痕未乾,撅著嘴,又像委屈,又像對自己生氣。

劉璋看著拉提亞這表情,不由氣餒,無論如何,臨死前的遺憾已經無法彌補,而自己現在全身僵硬,估計等不到能夠行走,時間就到了。

劉璋坐在棺槨著,不罵拉提亞,這還能找到什麼事干?拉提亞在一旁指甲劃著地面,看都不看劉璋一眼,兩個人都無聊的很。

「好了,你也別生氣了,就像你說的,咱們都剩下幾個時辰了,你生氣也生氣不了多久,現在總該找點事來干吧,不然就這樣,我還不如早點死了。」

已經死過一次,劉璋對死很熟悉了,他當然不想死,可是無法挽救的時候,也沒有什麼悲哀,事已至此,也只能苦中作樂,可是要是就這樣在棺槨里做幾個時辰,那不是死前還生不如死嗎?

拉提亞看著劉璋,見到劉璋臉色平靜了,生氣的表情也慢慢收了,突然又是一喜,拿出布包:「我帶了好多好吃的,我們一起吃。」

拉提亞拿著布包,將裡面的食物全部丟到了棺材裡,一些在劉璋身上,劉璋感覺到了上面的熱氣,都是剛做出不久的,知道是拉提亞在快要挖開地道的時候,去取的食物。

一個盒子打開,裡面是羊肉粥,拉提亞要給劉璋喂,劉璋艱難擺擺手,小心地拿著盒子自己吃,可是才吃沒幾下,突然血脈還沒完全恢復運行的手沒控制住,灌進一大口,劉璋嗆住了,羊肉盒子也掉下去,羊肉灑了一身。

拉提亞白了劉璋一眼,拿著一個小水袋喂劉璋喝下,水袋裡面是溫熱的羊奶,劉璋喝下以後舒服了許多。

「還是我喂你吧。」

拉提亞重新拿起一個盒子,將裡面的豆腐腦舀給劉璋,這次劉璋沒拒絕,餵了幾下,拉提亞突然道:「劉璋,我們現在是不是你們漢人說的,相敬如賓?」

劉璋看著拉提亞,俏皮的臉上帶著一點喜悅的笑容,沒有再吃拉提亞餵過來的粥,而是對拉提亞道:「拉提亞,等我去後,你自己離去吧,就當我在幾天前已經死了,不要做傻事,你還年輕。」

「你這是在乎我嗎?」拉提亞清澈的眼睛盯著劉璋道。

劉璋看著拉提亞的眼睛突然心神有些恍惚,當初在漢中時,自己就已經發現了拉提亞的眼睛彷彿有魔力,這種感覺與黃月英那種柔和的讓人忍不住陷進去的感覺不一樣,很魅惑,讓人悸動。

可是劉璋強制壓下了心中的不安,淡淡地道:「隨你怎麼想。」

「你剛才的反應已經出賣了你的內心,不過隨便你怎麼想,我的命我做主,別忘了,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