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21章墓室中

第821章墓室中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3 05:12  字數:4564

月支軍隊遠征莎車,翻越了蔥嶺,橫渡了沙漠,補給線極長,如果莎車城攻不下來,被川軍擋在城外,後面是沙漠,補給消耗,月支軍隊必滅無疑。

這個策略很好,可是趙雲卻皺眉,對黃月英道:「軍師,我們與拉提亞合作,那就合作,但是拉提亞野心勃勃,又是莎車女王,身懷異術,就這樣放了,萬一拉提亞突然背反怎麼辦?」

「是啊,是啊。」兀突骨,好厲害也附和。

「我覺得她是真心與我們合作。」

彷彿是要專門打黃月英臉一般,就在黃月英話音剛落,一名士兵進來:「軍師,不好,我們失去與拉提亞聯繫了。」

「什麼?」黃月英皺眉,她讓拉提亞回去聯絡莎車人抵抗月氏軍隊,那是要一直有來往的,怎麼會突然失去聯繫?難道拉提亞真的是對自己虛以委蛇?

黃月英對自己的察人還是很自信的,從看到拉提亞第一眼,看她看劉璋的眼神,就已經大致分析出這個女人的心理。

難道真的看走眼了?

兀突骨和好厲害等人都大罵拉提亞不守信仰,早知道就該殺了。

黃月英沒有什麼情緒波動,沉聲道:「不管拉提亞是否叛變,照原計劃進行,如果拉提亞據守莎車,不與我軍合作,強攻。」

「是。」兀突骨,好厲害等武將沉聲應命。

五日之後,趙雲回返樓蘭,黃月英帶兵西征莎車,因為鄯善早已被莎車打的殘廢,精絕等小國更沒什麼反抗之力,龐統很快整頓出了一支專屬軍隊。成立精絕都護府,現在已經帶兵去了烏孫。

精絕城的精絕都護府在完善職能部門,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。

而精絕城的北部,一座完全算不上宏偉的墳墓顯得蒼涼,一千白桿兵在一百米外守衛,三名女子穿著白衣,扎著孝布,滾在墳墓前面,沒有哭泣也沒有說完。只是靜靜地看著墳墓,好像已經麻木,又好像能看透土層,看到棺槨,看到一個親切的活生生的人影。

墳墓的後面是一片人跡無法到達的荊棘林。密集得兔子都進不去,白桿兵的任務是保護三名女子,自然不會守衛這個地方。

而就在厚厚的荊棘遮蓋下面,從外面根本看到有一個大洞,而且洞口的泥土新鮮,到處是動物爪印,而在地洞深處。一大群老鼠奮力打洞,而一名女子就站在老鼠群後面吹笛。

開始打洞的時候,拉提亞壓抑著笛音,心裡埋怨著蕭芙蓉等三人為什麼五天了都還不走。以至於頭兩天打洞很慢。

直到打出十米距離,拉提亞進了洞中,才調集了大量老鼠前來打洞,速度加快了許多。

洞中的氣味很不好聞。老鼠實在太臭了,洞璧還到處是老鼠毛。可是拉提亞沒有在意,心中默默計算著路程,應該就是這裡了,拉提亞開始指揮老鼠向上打洞。

「哐當。」

突然上面的土層猛地一松,全塌了下來,震動連外面的蕭芙蓉三人都是一驚,可是看著面前一動不動的墳墓,都以為是自己的幻覺,同時心裡更加悲傷。

墓穴正中的土層崩塌,砸死了好多老鼠,拉提亞停止吹笛,其他老鼠驚恐地鑽了出去,崩塌的土層地方,露出一個大豁口。

一身泥巴的拉提亞從豁口翻了上去,臉上一喜,果然是墓穴正室,一口棺槨孤獨的立在正中,周圍再也空無一物。

「你真是好可憐啊,堂堂蜀王,竟然一件陪葬品也沒有,我要是盜墓的都得氣死。」

拉提亞走到棺槨前,拿起一把鉗子,將釘住棺槨的釘子一顆顆拔掉,全力推開了蓋子,做完這些,拉提亞累的喘不過氣來。

「還好,葯還有效,你沒有變爛,這次老天沒有耍我。」

拉提亞看著劉璋蒼白但是還是完整的臉龐,笑了一下,擦了一下額頭汗水,從懷中布包里掏出一粒藥丸,喂到劉璋嘴中,又拿出水袋灌下,然後一動不動地盯著劉璋。

半個時辰過去,拉提亞臉上有些緊張,爬起來,腦袋探進棺槨里,耳朵聽劉璋心臟部位,接著再次露出喜色,拉提亞感覺到了微弱的心跳,哪怕已經有預料,還是激動得握緊了拳頭。

一片漫無邊際的黑霧之中,劉璋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漫長的夢,一個讓自己壓抑到極點卻無法逃開,甚至身體都不能動彈的夢。

自己只能隱約聽著周圍的一切,好厲害的哇哇哭聲,東州親兵的呼喊之聲,還有黃月英淚水掉在臉上那種溫熱的觸感。

接著就是一片喧囂,自己的身體在移動,然後,一切都歸於安靜,而自己也陷入在黑暗中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一聲巨響,讓自己在黑暗中的身體顫抖了一下,又似乎找到一點感覺,然後聽到棺槨被撬開的響聲,接著感覺到喉嚨口有什麼順著水流進入肚中。

就在這一刻,黑暗中的自己,彷彿看到了周圍黑霧一點點變淡,自己努力的想掙脫出去,可是還是被緊緊束縛,用盡了全力,也還是看不到任何物事。

可是劉璋沒有放棄,因為他並不想死,現在感覺到周圍黑霧的鬆動,拼盡了全力掙脫,那種力量來自於求生的意念。

如果必須死,不皺眉,如果可以活,絕不放棄。

終於,那黑霧又淡了一些,而自己身體好像也動了一下,終於眼睛本能開始睜開,很久緊閉突然想要睜開無比艱難,劉璋眼前實現狹窄而朦朧。

而就在朦朧中,劉璋看到了一個臉蛋帶著喜色看著自己,隨著面前的白霧一點點變淡,劉璋看清了,並且認出了面前的人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