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19章為你奉獻我的完美(求訂

第819章為你奉獻我的完美(求訂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2 16:49  字數:3404

「拉提亞早被搜了身,全身上下除了衣服,就是一根玉笛,她哪來的解毒藥草?

拉提亞活不過明天早晨的,夫君為什麼還和她商談月氏帝國的事情?」

劉璋冷然地看向草榻上的拉提亞,拉提亞聽到徐昭雪的話,再沒催促士兵,靜靜地躺著,似乎有些失望。

「我說你騙我,說你有解藥,你根本不解釋,你是在求死?」劉璋問道。

拉提亞沒回話,劉璋對徐昭雪道:「你說解藥只有兩個人有,還有一個是誰?」

「我。」徐昭雪說道:「我是莎車國師,地位還算高,許多事情都是我去完成,拉提亞研究出這種毒藥後,就給了我好幾份,以備不時之需,自然也有解藥。」

劉璋看向拉提亞,現在他只覺得這個女人肯定有病,要不是徐昭雪突然跑來,她的命早沒了,好像她也甘願沒了。

而拉提亞被抬到這裡來時,還不知道徐昭雪和自己認識,也就是說她自己不說的話,根本一點生路也沒有。

她真的是要自殺,這是鬧什麼?

「昭雪,救她一下。」劉璋看著拉提亞許久,突然向徐昭雪說道,從得知拉提亞下毒起,對拉提亞恨之入骨,可是短短几個時辰,劉璋已經不想殺拉提亞了,不管與不與川軍合作,都不想殺了。

拉提亞看向劉璋,眼睛中閃過一些驚異,卻動了動嘴沒說什麼。

「不,我要陪著夫君。」徐昭雪知道劉璋沒有幾個時辰了,再也不想離開劉璋半步,如果要救拉提亞,自己還要回去取解藥。

「昭雪。如果你不答應,就算了。」劉璋說道,劉璋不得不這樣說,不止是為救拉提亞,也想支開徐昭雪,真的不想和她牽扯。

徐昭雪看著劉璋,咬了咬嘴唇,「我會很快回來的。」

徐昭雪說完最後看了劉璋一眼,轉身跑了出去。

劉璋對王緒道:「明天中午之前。不要讓她進來了。」

王緒默默行了一下禮。

劉璋對草榻上的拉提亞道:「你還沒說你的條件呢,你為了求死,你連條件都……」

這時,突然一個穿著大紅新娘服的女子,蓋著蓋頭。在精絕女王的攙扶下從外面走進來,一下子就吸引了劉璋的目光。

劉璋不用看女子的臉,就知道是黃月英。

「月英。」

虛弱的劉璋竟然一下子坐了起來,看著黃月英在精絕女王攙扶下,慢慢走進堂中,劉璋就那樣靜靜地看著面前一身紅色的人,一幕幕畫面在腦海中閃過。

蓋頭。是從黃月英開始的,黃月英發明了蓋頭這東西,記得第一次見到她,大紅花轎抬著她。然後出了花轎,完美的身材,白皙的手背,可是拿下蓋頭。

和龐統兩個醜人交相輝映。

那個時候。殺了劉璋也不會想到自己會喜歡上黃月英,甚至黃月英說要嫁給他時。嚇的一屁股坐在泥漿里,可是現在,黃月英的相貌竟然那麼微不足道。

黃月英走向劉璋,劉璋看著黃月英走近,突然一個憤怒的女聲傳來:「等等。「

黃月英停下來,中毒的拉提亞自己翻身下了草榻,生氣地看著劉璋:「可惡,你又把我忽視了,我還沒說我的條件呢。」

「你說。」劉璋再次討厭起拉提亞了,只覺得這燈泡瓦數超大。

拉提亞徑直走到劉璋面前,看著劉璋兩秒,突然俯身下去,紅唇吻上了劉璋的唇,劉璋猝不及防想要掙脫,拉提亞抱了過來,不讓劉璋離開,深吻下去,丁香小舌滑進了劉璋嘴中,劉璋只感覺有什麼溫熱的液體渡了過來。

好厲害,精絕女王都直直地看著拉提亞的動作,蓋著蓋頭的黃月英雖然看不見,好像能感覺到一般,絞著手指。

過了許久,拉提亞才放開,靜靜看著有些發愣的劉璋,「劉璋,你一直忽視我的感受,一直瞧不上我,會有一個時候,你只能面對我,你眼中只有我。」

拉提亞留下幾句莫名其妙的話,不顧眾人眼光,轉身揚長而去。

「她到底中毒沒有?」劉璋再次疑惑起來,可是又一個念頭冒上來:「這丫頭口水真多。」

「月英。」

拉提亞離開後,黃月英坐上了床榻,精絕女王將一個小棍遞給劉璋,拜了一禮道:「蜀王殿下,女軍師說,你要用這根木棍挑開新娘的蓋頭,紅蓋頭掀開,新娘就是您的人了。」

「恩。」劉璋點點頭,這個習俗在後世一千多年都在執行,自己很熟悉。

精絕女王走出去,劉璋將木棍尖端放在蓋頭下方,黃月英一動不動,可是哪怕早已熟悉了黃月英的樣子,劉璋心裡竟然有些緊張,好像,好像一種戀愛的感覺,這感覺讓心跳加速,卻很舒服。

蓋頭一點點掀開,到了脖頸,劉璋用力一下子挑開蓋頭,可是就在下巴的白皙出現在視野,劉璋的心就猛地一跳,難道不是黃月英?

直到瞬間蓋頭被掀開,劉璋震驚了,一邊的好厲害的瞪圓了眼睛,發出「哦」的一聲,外面蕭芙蓉和曲凌塵看到劉璋的神色,也向黃月英望去,頓時小嘴合不上來。

王緒等親兵看到蕭芙蓉和曲凌塵的神色,終於也忍不住向裡面偷偷望去,一些士兵長矛都嚇掉了。

「你,你是,是月英?」

劉璋看著面前的人,第一次出現口齒不清,只見面前的女子嬌嫩白皙的皮膚,沒有一點多餘的完美的瓜子臉蛋,淡粉紅的嘴唇天然而誘惑,連翹挺的鼻子和玉脂的耳朵都無比誘人,想輕輕的吻上去。

再加上那帶著深潭般澈人的眼眸,獨一無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