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14章夫君,我好委屈

第814章夫君,我好委屈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0 22:18  字數:4462

龐統向劉璋拜道:「杜微先生,在兩個月前到達我軍軍營,龐統只恨相見恨晚,杜微先生雖然天生耳疾,但絕對是不世之才,文韜武略,比龐統更勝一籌。

這次龐統能跟著趙雲將軍來精絕,就是先把樓蘭託付給了杜微先生,西域都護府職位杜微先生絕對能勝任,還請主公允許。」

劉璋知道龐統說,杜微文韜武略勝過他,有謙虛在裡面,但也可看出杜微才能確實不俗。

更讓劉璋感慨的是,龐統真的變了,突然記起了以前在襄陽,那個意氣風發藐視一切的龐統,

「上至星象,下至山川,外達兵河,內料乾坤,通古博今,無所不能,如果皇叔要問我會什麼,我告訴皇叔,張良韓信蕭何會的,我都會,他們不會的,我也會。」

時間飛逝,物是人非。

「杜微之才,本王也了解,沒想到杜先生真的願意出仕川軍,那西域都護一職由杜先生擔任,本王沒有意見。」

歷史上諸葛亮非常看重杜微的才華,三次折腰拜訪,可是杜微不為所動,也是因為不想內戰,這樣的人才,又有民族情節,劉璋還是尊重的。

「多謝主公。」龐統再次拜禮。

「現在就剩下最後一樁為難事了,月氏帝國的入侵軍隊。」劉璋深皺一下眉頭,沉聲說道:「月氏帝國是一個帝國,既然本王說了西域是大漢領土,那就不容其他國家染指。

而月氏帝國的入侵軍隊不消滅,西域都護府和西域邊軍都不能順利成立。大宛國的大宛馬和我們毫無關係。我們要實行西域政策。就必須消滅入侵的月氏軍隊,但是。」

和煦的陽光照在一行人身體上,暖洋洋的,劉璋道:「精絕距離我們補給地已經太遠了,我們不可能將補給線拉這麼長,所以留在樓蘭的軍隊來不了,趙雲的騎兵也必須回去,精絕最多留下一萬人。

據情報。月氏帝國四萬人已經越過蔥嶺,正穿越沙漠向莎車進發,等到佔據莎車,扼守蔥嶺河,我們這一萬人絕不可能拿下月氏軍隊,你們有什麼好主意?」

黃月英和龐統沉默著,他們雖然智謀超群,但是也不能變出軍隊來,月氏是實打實的四萬軍隊,莎車一帶地形也不熟悉。怎麼作戰?

而且劉璋的病情,黃月英想到。如果劉璋……川軍首要任務肯定不是和貴霜作戰。

「主公。」龐統想了一會對劉璋道:「月氏入侵莎車已經不可避免,我們不如先成立西域都護府和邊軍,待邊軍組成,再與月氏作戰,龐統保證,終有一日會擊敗月氏。」

「那大宛馬何時可得?我們在西域邊境要牽制多少軍隊?」劉璋問道。

龐統之所以獻這個策略,是考慮到了劉璋的病情,如果劉璋離去,那川軍只能和月氏先對峙,等內部穩定了,再徐圖月氏。

可是劉璋說的正切要害,大宛國的大宛馬,是強騎兵要素,但是幾年不得大宛馬,跑去與月氏軍隊耗,那就算最後擊敗月氏,得到大宛馬,說不定那時大漢天下已經一統。

如果幾年川軍都不能在對曹孫上取得重大進展,那一定是遭逢大敗。

無論怎樣,大宛馬幾年後才得到,才組建新騎兵,比現在休養生息時得到,作用小了太多太多。

而且西域作戰,運輸線路都不完備,那牽扯錢糧很大,不可能全徵調西域王國的錢糧,那樣王國怨怒堆積,是絕對統治不下來的,還是要大漢中央提供補給。

玉門關到蔥嶺,千里之遙,一百斤糧食能運到一斤就已經阿彌陀佛,那種糧食的消耗才是天文數字,光是與月氏的戰爭,就會重創川軍府庫。

所以月氏最好還是現在消滅,而不是以後慢慢斯磨。

龐統回答不了劉璋的話,黃月英試探著道:「聽說主公俘虜了莎車女王,何不用她?」

「怎麼用?」劉璋問道。

「重組莎車,與我們一起進攻月氏,或許有一線機會。」黃月英說道。

劉璋皺眉,黃月英說的有道理,畢竟月氏帝國要佔領的是莎車,地形,還有誰比莎車人更熟悉莎車地形?

而且得到拉提亞相助,那就是整個莎車國相助,莎車是西域較大的一個國家,就算這次莎車軍全軍覆沒,還有較多壯丁,何況還有個「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」。

拉提亞能帶來的是地利,人和,月氏軍隊剛來,快速作戰就是天時,的確拉提亞是最能幫助川軍迅速擊敗月氏的。

劉璋現在才想起昨日自己是召見了拉提亞來著,後來病發就忘了,現在繞來繞去還是繞不開拉提亞,何況還有那五千騎兵,看來自己應該見見她了。

劉璋叫人去傳拉提亞,自己想一個人走走,和拉提亞談,劉璋覺得也不需要其他人,黃月英和龐統先告辭離去。

黃月英走幾步,劉璋突然叫住她:「月英,剛才你提到孫權找他姑丈徐家的術士修仙,我突然想到徐昭雪,你不是說她來西域了嗎?怎麼不見人?」

一個人到了最後時光,總是容易清晰地記得以前的事,徐昭雪,從最開始撐船送自己去見皇甫玄,認識了曲凌塵,後來再柴桑遇見又幫自己逃過了孫策周瑜追殺。

在襄陽的時候,向自己通風報信,說黃月英要帶人造反,還被自己氣哭了。

雖然神神叨叨的,但是對自己不但有恩,也有義氣,劉璋聽黃月英說徐昭雪來了西域,剛才提到徐家就突然想起來了,一個女孩家在西域這種地方,實在不太可能有什麼好結果。

黃月英愣了一下,也突然想起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