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12章交代後事

第812章交代後事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10 22:18  字數:3312

不過這樣也好,匈奴駐地被漢人控制,就算是敵對,以後川軍征服吳俊,那裡也是漢土了。

「除此之外,北方折蘭英在我們暗中扶持下,已經完全在西部草原站穩根基,當初主公留下的命令,周不疑率著八萬軍隊進攻氐人。

折蘭英留下諸葛亮鎮守河套,親自出兵與周不疑戰,大敗周不疑,俘虜了我們四萬人,現在這四萬人成了氐人的強大力量,而且是折蘭英的嫡系力量,因為勢力的壯大,西部草原那些搖擺的部落全部投靠了折蘭英。

折蘭英的氐人勢力現在擁兵十萬,已經可以與東部草原的鮮卑四個勢力抗衡了,只不過……」

黃月英說到這裡笑了一下:「周不疑現在成了千古第一笑柄,比趙括還要不如。

當初戰敗之後,周不疑就被下了全部官職,並且官府抄沒了周家的全部家產,加上當初成都平叛的功勛,勉強免去一死。

現在無論是我們川地,還是曹操孫權地盤,每個人茶餘飯後談的都是周不疑,說周不疑只是當初辯論厲害,嘴巴狠手上沒本事,還是靠著劉循的關係才上位的,乳臭未乾,竟然妄想統軍……」

黃月英說著周不疑的事,語氣輕鬆,劉璋知道黃月英心知肚明,只是周不疑根本不在乎,黃月英也就這樣說出來,如果說得義憤,反而矯情,但誰都知道周不疑的犧牲。

劉璋覺得有些對不起周不疑,周不疑本無意仕途,算是自己一步步誘導他走上這一步的,卻在自己最後的一次命令,故意讓他身敗名裂。

辯論厲害,不能打仗。年少輕狂,乳臭未乾,借劉循的關係上位,這些所有因素加在一起,絕對會讓周不疑遺臭萬年。

而且還連累了周不疑的家族,家族的人肯定不知道周不疑是故意敗的,現在那些被抄沒財產的家族成員,不定怎麼恨著周不疑。

可以說在當世,家族。後世,周不疑都算被毀了。

而這樣巨大的代價,就是自己當初用一些現代科學知識,忽悠來的,劉璋想起這些。就覺得汗顏,同時心裡也很感激周不疑。

但是無論多感激周不疑,劉璋還是問出來:「這件事對循兒的名聲有影響嗎?」

黃月英知道劉璋指的什麼,搖搖頭:「主公放心吧,當初周不疑出師,少主公是堅決反對的一方,只是架不住幾個臣子的力諫。至少外界看來是這樣的,現在周不疑兵敗,少主公名聲不但沒有損失,反而威望變得濃重。」

黃月英說完。加了一句:「這也是周不疑當初安排的。」這句話黃月英說得鄭重,顯然這一刻黃月英對周不疑是尊重的,哪怕周不疑比她小了近十歲。

劉璋沉默了許久,輕出一口氣。淡然地問道:「我們的情況呢?」

「按照主公政令,我們沒有再增兵。而且為了關中的恢復,月英擅自做主,裁軍十萬,作為關中建設的主力,現在我軍兵力是六十萬。

財政賦稅方面,因為商業興盛和銀行的大範圍投資,依然是錢多糧少,但是占城稻大面積種植,還有南方許多引進的作物,都很耐旱耐澇,將以前許多難以種植的土地利用起來。

加上鼓勵耕種的補貼銀錢增多,今年秋季大獲豐收,囤積了不少餘糧,百姓生活也有很大改善。

另外因為匠人房的增多,少主公下令中央增設造器局,七發連弩生產了數百,並且還有後續生產計劃,十發連弩計劃生產一百架,裝在潼關,青泥隘口等險地要害。

單發弩計劃生產兩千左右,以前因為錢糧吃緊,單發弩很少,現在主公以前在襄陽憧憬的那種戰場狙殺,絕對可以成型。

另外複合弓有一萬的生產計劃,少主公和我都覺得弓騎兵是戰場上的利器,如果不是複合弓組裝程序太過複雜,又要技術保密,生產太慢,十萬弓騎兵對我們也是有百利無一害。

我們接到了主公的命令,派了大量人員前往高昌搜取黒木藤,囤積長安府庫,相信只要兀突骨將軍回去了,我們的藤甲工坊就可以運作,具體生產多少藤甲,看藤甲工序和造價決定。」

劉璋聽了黃月英的話,知道自己沒什麼後顧之憂了,不管孫權是不是頹廢了,不管曹操擴充了多少軍隊。

川軍有西涼鐵騎,有天下第一的川軍步兵,主力騎步兵無敵。

還有那麼多先進弩箭,還有弓騎兵,藤甲軍,這些都足以俯視曹操孫權,只是他們自己還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川軍是什麼樣子而已。

什麼吳俊,更只是跳樑小丑。

「月英,你們做得很好。」劉璋點點頭:「但是除此之外,我們還要組成一支強兵,我希望看到一支馳騁在中原大地的純大宛馬騎兵。」

「大宛馬騎兵?」黃月英突然想起了川軍西征的一個重要原因,那就是莎車剋扣了金胖子的大宛馬,所以大宛馬也算是川軍西征的一個目標。

劉璋道:「現在西域基本已經被平定,從樓蘭到烏孫,都是我們大漢威懾,只要擊敗貴霜來軍,大宛就是我們囊中之物。

幾百年前,因為匈奴在北方強大,先皇孝武皇帝只能從天山以南引進大宛馬,大宛馬穿越惡劣的氣候環境,食料也得不到保障,所有運輸五千大宛馬,最後只剩下一千。

現在烏孫和天山以北都是我們的地方,折蘭英也會以防備東部鮮卑為由,將主力調往河套,沒人會阻止我們運輸馬匹。

本王計劃從烏孫到整個北方草原,每過一段距離建立驛站,不做其他,專門用來供給馬匹沿途的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