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10章唯一的遺憾(求訂閱)

第810章唯一的遺憾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9 19:03  字數:3382

「黃月英軍師來了。」士兵急聲回道,又道:「趙將軍與兀突骨將軍正在伏擊烏孫軍,可是來的烏孫軍比我們預估的多一倍,大約四萬多人,趙將軍和兀突骨將軍發起攻擊,雖然烏孫軍完全不是我軍對手,但是對方人太多,一時也不能全部拿下。

可是軍師一來,只是對烏孫軍說了幾句話,烏孫軍就全部投降了,真是神……黃軍師現在正和趙將軍,兀突骨將軍一起收降烏孫軍,估計很快就會到來。」

士兵本想感嘆一下黃月英的厲害,可是突然發現現在根本不是時候,趕忙住口。

龐統現在才不關心黃月英多厲害,黃月英的厲害龐統從來沒懷疑過,如果是平日,龐統肯定還假裝驚嘆兩句,現在沒那個心情。

聽到黃月英來了,龐統輕舒一口氣,總算不是太悲劇,但是龐統現在也完全確定了黃月英對劉璋的感情,黃月英這麼千里迢迢的跑來,肯定不是為了幫助劉璋打仗的。

可是如果黃月英對劉璋的感情已經超出了主屬關係,那劉璋如果真的病逝,黃月英會怎樣?龐統想到這裡,還是一陣心揪。

殿外,拉提亞慢慢走了來,她知道劉璋叫她來,肯定是要向自己攤牌了,自己的性命是否了結也必然要有了結果,想到這裡,拉提亞也不知道是什麼心情。

當初起兵的時候,拉提亞完全沒料到會出現現在這樣的局面,在她心裡,是她率著大軍,與劉璋率的川軍,戰場對峙的。

可是這個畫面從來沒出現過,當時隔數年見到劉璋。第一面,就是自己被擒,自己成了川軍的俘虜,與幾年前一模一樣。

現在更是要由劉璋決定自己的性命。

拉提亞懷著複雜的心情到了殿外,可是卻被衛兵擋住,拉提亞詫異地看著橫著長矛的兩名衛兵。

「是你們蜀王叫我來的。」

「主公現在不見外客。」士兵冷冰冰回道。

「什麼?」拉提亞不可思議聽著士兵的話,終於忍不住憤怒了:「劉璋這算什麼?故意戲耍我嗎?明明是他叫我來的,現在還不讓我進去,耍我很好玩嗎?」

拉提亞臉氣的通紅。她不是氣衛兵不讓她進去,而是一直以來積聚的委屈都浮了上來,自己起兵是要和劉璋平等的站在一起,可是自從再次見到劉璋,自己就一直是他的俘虜。是他擺布的玩偶。

就算這樣,她攻擊烏孫大敗,彌天王子瞧不起她,反而只對劉璋忌憚,最後竟然還是劉璋擊敗了彌天,哪怕自己出了力,可那也是被劉璋脅迫。

自己不但沒有達到以前起兵的目的。而且比幾年前的自己更加屈辱。

本來拉提亞現在來,幾乎是接受性命的審判,本就十分不滿,現在又被衛兵這樣對待。怨氣更大了。

「滾。」

正在拉提亞憤怒的當,一個士兵竟然直接不耐煩地吐出了一個字,現在劉璋病重,作為親兵。東州兵沒幾個心情好,這時看到拉提亞不但糾纏不休。臉上的表情好像還怨恨無比,東州兵哪會與她糾纏,直接說了一個「滾」字。

一個字,拉提亞被氣的粉臉雪白,幾乎說不出話來,手指著士兵連說幾個好字:「好,你們叫劉璋別後悔。」

拉提亞轉身就走,步子帶著憤怒的踏地聲,彷彿已經決定了什麼。

「後悔?要是因為你這個妖女加重了主公的病,我才真會後悔。」

十幾米外的拉提亞聽到這句話,一下停住了腳步,皺了一下眉頭:「病,什麼病?他得什麼病了?」

拉提亞聽士兵的口氣,回頭又看了一眼殿外的嚴密防守,好像病的還很嚴重,拉提亞終於明白士兵為什麼擋路,還惡言相向,可是旋即臉色一收:「病死才好。」

拉提亞自然不會以為劉璋得了什麼絕症,只以為是水土不服,得了什麼急性病,那麼多軍醫,應該很快能治好的,轉身回了住處。

當劉璋醒來時,已經是第二天昏迷了一天一夜,看到劉璋醒來,沒有一睡不醒,蕭芙蓉和曲凌塵都驚喜萬分,曲凌塵的琴音顫動了一下,轉而恢復平穩,更加用心地彈奏著。

蕭芙蓉握緊劉璋的手,喜極而泣,可是旋即才發現,劉璋的氣息弱了許多,彷彿生氣都被奪走了大半一樣,已經是病如垂危。

蕭芙蓉才知道,劉璋病沒有好,只是暫時醒來罷了,蕭芙蓉更加捏緊了劉璋的手,彷彿只要鬆開,劉璋會又昏迷過去,再也醒不來一般。

劉璋醒來,還沒看清面前的事物,就感覺到手背一陣冰涼和濕潤,那是蕭芙蓉打在上面的淚水,劉璋的眼神清晰了些,看清了面前的人,蕭芙蓉,曲凌塵。

感謝上天,還能讓我再清醒一次。

劉璋也只能這樣想了,這次頭痛和以前都不痛,現在頭不太痛了,但是全身好像都沒了力氣,劉璋感覺到生命一點點在流失,一點點在枯竭。

劉璋終於知道,自己的大限真的到了,再沒有了轉圜的可能。

「叫龐統來。」劉璋虛弱地說道。

「夫君……」蕭芙蓉看著劉璋。

「快。」劉璋真的害怕自己時間不多了,有些話自己還要說完,否則死不瞑目。

蕭芙蓉知道劉璋這是要交代後事了,痛徹心扉,可是蕭芙蓉跟著劉璋最久,跟了這麼多年,劉璋摒棄了其他語,對自己一直那麼好,體貼自己,自己又何嘗不理解劉璋。

大業重於性命。

蕭芙蓉真的想抱住劉璋,在劉璋最後的時光,說許多話,就好像當初在江津渡,對著江水大聲喊:「夫君,我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