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808章急轉直下

第808章急轉直下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8 22:20  字數:4464

長矛彎刀一起砸刺在兀突骨身上,卻不能入肉分毫。

兀突骨暴怒,瞪著血紅的眼睛看向周圍的烏孫軍,哪怕悍不畏死的烏孫軍也微微一驚,接著就看到大斧在火光下的金屬光芒。

斧頭三百六十度旋轉,二十幾名圍攏的士兵斷頭斷腰斷腿,瞬間全部被砍成幾段,屍塊碎落滿地。

烏孫軍靠著自殺式衝鋒,竟然沖開了已經混亂的藤甲軍,許多烏孫兵沖了出去,但是被藤甲軍殺的也實在不少,衝出來的烏孫兵只有一千多人。

「放箭。」王緒沉聲下令。

一排箭雨向衝出來烏孫兵射過去,東州兵的排射是經過張任專門訓練的,不求完全精準,只求全面覆蓋,那些箭矢在空中排成了整齊的一字型,向烏孫兵覆蓋過去。

一波箭雨三百支,第一波射出,第二波緊隨而至,接著是第三波箭雨。

第一波射翻前面的烏孫兵,第二波射翻中間的烏孫兵,第三波射翻後面衝出的烏孫兵。

三波箭雨過後,衝出來的一千多烏孫兵剩下不到五百人。

而就在同時,蘇藍指揮的兩隊弓騎兵箭雨拋射而下,一千根箭矢砸了下來,五百名烏孫兵被釘死七七八八,剩下幾十名烏孫兵孤零零向東州兵本陣衝鋒。

根本不用觸及盾牌陣,前排射箭的東州兵收了弓箭,舉起長矛殺過去,幾十名衝殺了半天的烏孫兵被以逸待勞人多勢眾的東州兵迅速殺滅。

劉璋眉頭緊皺,雖然烏孫兵一個也沒撼動自己,但是憑著區區的步兵,竟然衝過了大宛馬組成的騎兵,避過了弓騎兵隊。沖開了藤甲軍,還殺到自己本陣來了,這樣的戰力著實讓人吃驚。

而彌天比劉璋更震驚,也更憤怒,他原本以為川軍只有藤甲軍是無敵的精銳的,可是現在才發現完全錯了。

莎車騎兵他是知道的,但是蘇藍的弓騎兵,那強大的複合弓穿透力,山口一戰根本沒看清楚。

讓彌天非常意外,要不是這支弓騎兵的牽制,烏孫兵衝出藤甲軍陣的,絕不止一千多人。

而後面劉璋本陣的士兵,彌天就從弓箭的射殺。就看得出來這支部隊多麼精良,何況後面還有一個嚴絲合縫的盾牌陣。

雖然漢軍只有一萬人,可是這要衝過去得耗費多少人?如果不是自己的士兵全部無懼死亡,就是多十萬人,也未必殺得了劉璋。

烏孫兵還在衝殺,可是彌天已經絕望了,絕望的彌天沒有退縮。也沒有自殺,彌天拔出了佩劍。

人力有時而窮,烏孫兵無論多麼英勇,多麼無懼死亡。當藤甲軍分散結陣,大宛騎兵組織起第二次衝鋒,烏孫兵迎來了末日。

在弓騎兵射擊,藤甲軍阻擋。莎車騎兵的衝擊下,烏孫軍終於全軍覆沒。

而這時劉璋看到。彌天率著自己的寥寥幾十個親兵,向川軍沖了過來。

「這是做什麼?」劉璋眉頭一皺,突然隱約了解,現在彌天要率著親兵逃跑,在大宛馬騎兵的追擊下已經基本沒可能了,就算逃跑又怎樣?彌天逃出生天,上天還能給他第二次中興烏孫的機會嗎?

如果當初關中一戰,輸的是自己,自己還能重新再來一次嗎?

而現在彌天可能比自己當初輸在關中之戰更慘,因為他失去了這支軍隊,也就失去了一切,這樣回到烏孫,必然是被各方打擊,那對於彌天這樣的人來說,無疑是最大的屈辱。

而且,就這樣逃跑,彌天何顏面對已經失去的將士?所有士兵在彌天率領下陣亡了,如果彌天就這樣逃跑,那彌天真的與那些戰死的將士同心同德過嗎?

真正的奸雄不放過一絲機會,這時肯定會逃跑,但是彌天沒有,劉璋壓抑的胸膛呼出一口氣,看起來彌天和其他梟雄還是不同,他有梟雄的能力,但他也是一個真正的愛國者。

彌天的幾十個親兵瞬間淹沒在大宛馬的騎兵流中,劉璋不介意留彌天全屍,但是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士兵束手束腳,這會讓自己的士兵出現更多傷亡。

彌天和幾十名親兵不可避免地被踏為肉醬。

彌天的烏孫軍全軍覆沒,劉璋率領川軍佔領了王府,拉提亞迫不及待要知道野克的情況,劉璋立刻派人搜尋。

「感謝大漢天軍的救國之恩。」精絕女王回到王宮,看著熟悉的宮殿,喜極而泣地向劉璋拜了下去。

「女王陛下,你還是先去換一身衣服吧。」

劉璋拿著一杯茶裝著喝了,精絕女王這才發現自己還裹著劉璋髒兮兮的外衣,臉上一片紅暈,立刻跑向了側殿。

劉璋看著精絕女王出去,笑了一下,對一旁的王緒道:「趙雲和龐統什麼時候能到?」

王緒想了一下:「白龍堆的沙塵暴季節已經過去一個多月,如果是騎兵的話,應該就在這些天吧。」

劉璋點點頭,彌天消滅了,還有烏孫本**隊和貴霜軍隊,能夠在烏孫援軍到來前消滅了彌天,省去了很多麻煩,但是烏孫援軍和貴霜不消滅,西域始終不會安定,特別是貴霜軍隊,那是一個帝**隊,絕不容貴霜染指西域。

另外還有個拉提亞,劉璋瞥了一旁焦急站著的拉提亞,現在自己用她已經把彌天消滅了,她的利用價值已經大打折扣,該怎麼處理?

那五千騎兵掌控在拉提亞手上,如果直接殺了拉提亞,五千騎兵也玉石俱焚了,五千軍隊,五千大宛馬,五千副盔甲,劉璋是當真捨不得。

就在這時,劉璋突然捕捉到了拉提亞眼角看向自己的餘光,劉璋一愣,旋即大悟:「感情這姑娘面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