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799章放箭

第799章放箭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5 23:04  字數:4457

只要自己堅守下去,別說月氏帝國的軍隊會來,本國的援軍會來,就算沒這些援軍,莎車和川軍也只能土崩瓦解。本文來自

可是彌天從來不會給自己定最低的目標,要他擁有三萬軍隊還只是定下一個堅守的目標,彌天可做不到。

他不需要等敵人糧草斷絕,要的就是直接消滅敵軍,這樣堂堂正正的取勝,才會讓所有人知道烏孫是真的崛起了,才會知道他彌天的厲害。

而本國的援軍,彌天是用來控制城池的,月氏的軍隊,是為了瓜分西域的,那都是後續的事情,智者遠慮而已。

彌天可不需要那些人幫助作戰,月氏的軍隊和烏孫的正規軍隊,在彌天眼裡幾乎都沒有任何作戰能力,事實也是如此。

拉提亞在曲凌塵和一群東州兵「護衛」下,帶著莎車軍到了精絕城下,劉璋坐在莎車軍後方兩里處,凝眉看著前方的莎車軍和精絕城,他是希望拉提亞能一鼓作氣攻下精絕的,現在拉提亞在川軍手中,這對川軍沒有任何壞處。

但是,雖然劉璋與彌天不熟悉,甚至沒見過面,只經過山口一戰間接接觸,彌天給劉璋的印象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,既然知道拉提亞有異術,怎麼可能沒防備?

劉璋不相信彌天以為那些藥物就是萬能的。

左翼五千精騎,右翼三千駱駝兵,中間是一萬多步兵,拉提亞居中而立,野克上前用漢語喊話。

「城上的烏孫軍聽著,速速開城投降,烏孫自降為莎車屬國,我家女王可饒你們性命。否則我大軍進攻,爾等屍骨不存。」

野克說屍骨不存那是誇張了,但是也沒誇張太多,拉提亞真正用毒蟲進攻之後,那些屍體都是慘不忍睹。

藉助這些毒蟲,加上巫神身份和五千精騎,拉提亞在西域所向披靡,迅速讓莎車崛起,唯一一次碰壁是在樓蘭國的海頭城。

但是樓蘭的海頭城一戰本身有一個很大的不利因素。因為是第一次到樓蘭作戰,只有隨身的毒蟲,而海頭城周邊的毒蟲,早被提前知道拉提亞能力的樓蘭軍清理一空,用了各種藥物將那些野蟲驅趕的遠遠的。

這種情況下。拉提亞根本沒有毒蟲可調,只有隨身帶著毒蟲,拉提亞本身會驅使野生的毒蟲,帶的毒蟲自然不多,而且隨身帶毒蟲,那是需要食物的。

莎車把大漢和羅馬,大宛國。一股腦騙了以後,軍隊有了,裝備有了,又有錢擴軍了。就是糧食不是太多,搜刮來的糧食基本都要養新增軍隊。

糧食本身不足,加上蛇蠍吃的基本都是小蟲子或者其他食物,要是帶大量的毒蟲。莎車根本負擔不起。

所以海頭一戰,拉提亞就算動用了全部帶著的毒蟲。也還是要軍隊輔助,直到最後是因為拉提亞突然感應到海頭城地下竟然還有大量毒蠍,毒鼠,根本連樓蘭人自己都沒發現,這才調出來拿下了海頭城。

但是這次精絕國,精絕和且末都是莎車軍重要的補給站,是回到莎車本國的必經之地,拉提亞豈能不重視。

精絕本身就有許多毒蟲,而拉提亞又在離開精絕時,在這裡留下了許多毒蟲,讓其自由生長,為的就是捍衛這座城池,讓其他勢力不能染指,可以說現在精絕的地下,都是毒蟲。

烏孫占著這麼一片地方與莎車作對,下場可想而知。

野克都知道這一仗莎車必勝,只是是在川軍脅迫下作戰,讓他憋屈,就算輝煌勝利,果實也被川軍竊取了。

「哈哈哈哈。」突然城頭傳出一陣大笑,一名矮鼻子烏孫將領走出來,看起來醜陋無比卻兇悍異常。

「這位應該是拉提亞女王的哥哥野克將軍吧。」矮鼻子將領對著野克禮貌地說道,忽然嘆息一聲:「唉,實話告訴野克將軍,我是真的想投降你們莎車啊,我們烏孫全軍都想投降你們莎車啊,可惜,嘖嘖。」

矮鼻子將領看了一眼遠方的川軍,對野克嘖嘖有聲:「可惜堂堂的莎車帝國,竟然受制於人,既然你們臣服了大漢,我烏孫怎麼能臣服你們啊,你們自己都是別人屬國,還要我們臣服你們,那我們算什麼了?」

「哈哈哈。」烏孫漢語普及高,很多烏孫軍都能聽懂漢語,哈哈大笑起來,還有另外大多數士兵不懂漢語,聽到戰友笑,知道一定是自己一方鬥嘴佔了便宜,也哈哈大笑。

城頭上的笑聲從矮鼻子一個人變成一群人,從一群人變成上萬烏孫士兵都在笑,響徹整個原野。

野克氣的臉色鐵青,後面傳來鳴金之聲,是拉提亞傳令讓他回陣。

「敬酒不吃吃罰酒。」

野克狠狠看了城頭一眼,退回本陣,雖然他不是一個喜歡打仗和廝殺的人,但是為了莎車戰鬥還是奮不顧身的,而且現在莎車公然受辱,一旁還有川軍旁聽,野克自然氣憤。

野克不喜歡拉提亞擺布毒蟲,但是現在也想看著毒蟲肆掠時,烏孫軍的境況。

悠揚的笛音從無到有,從低到高慢慢響起。

「全軍準備攻擊。」野克聽到笛音,向步兵下達了命令,莎車軍的戰略很明確。

毒蟲做第一波進攻,清理城頭守軍,直到再沒有戰鬥能力,然後步兵發動攻城戰,攻佔城頭打開城門,然後全軍衝進城中。

隨著笛音的響起,不少地方細碎的沙土破開,一個個讓人頭皮發麻的腦袋探出來,然後整個爬出洞穴,無數毒蛇毒蠍,蜘蛛蜈蚣鑽出地面,地面上的黑點有疏到密,響起越來越稠密的悉悉索索聲音。

不到一炷香,精絕城下沙地上黑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