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789章共存亡(求訂閱,求月票

第789章共存亡(求訂閱,求月票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10-02 00:02  字數:3352

..co

高昌守軍裡面很多焉耆人,車師人,和其他西域小國人。

這樣雜混的兵力,本身那些車師將領焉耆將領就沒什麼忠心,還是面對要復國的葉龍,毫無戰力,能夠維持這些人不反叛,就已經花費了杜遠很大功夫。

杜遠無比想為父親杜威報仇,可是他同樣明白自己麾下這些軍隊根本無法與外面的軍隊作戰。

這也就造成了兵少的一方攻兵多的一方,還佔據完全優勢的場景,杜遠控制軍隊就盡了全力,別說是出去圍攻葉龍,要不是高昌的城牆比西域其他國家城牆要高,早就被攻破了。

可是即使這樣,葉龍在外面不斷進攻,聲勢滔天,城內軍隊人心惶惶,士兵叛離之心越來越重,高昌哪怕還有很多兵力,也就快守不住了。

「我倒杜遠能撐到什麼時候。」葉龍看著高昌城牆冷哼一聲:「等平定了杜遠,我們就帶著軍隊南下,與莎車一起進攻那支漢軍孤軍,我看劉璝沒有補給,怎麼戰鬥,等他一死,大漢在西域的影響力就冰消雪融,我看那蜀王劉璋還是安心在國內征戰吧。」

葉龍心裡很清楚,自己這次反叛不但是拿下一個戊己校尉部,也是對漢軍威信的嚴重打擊,此戰之後,漢軍在西域的威信將跌落谷底,莎車必然崛起。

而自己控制這麼大地盤,也必是顯赫一時的人物,權勢豈是當初一個小小的車師軍師能比的。

「陛下,劉璝真的不會回援嗎?」一名將領踟躕著還是問了出來。焉耆車師等國的人可謂對劉璋的軍隊太忌憚了。

一戰滅了車師一萬人。一戰滅了焉耆兩萬人。一戰俘虜了焉耆王室成員,而自己那一萬人卻損失微乎其微,這樣的戰力怎能不讓敵對它的人膽戰心驚。

別看現在葉龍率領叛軍風光,可是麾下的將領都在擔心川軍的回援,他們不怕高昌堅城裡面的一萬人,只害怕川軍的人,哪怕是一千,他們也恐懼。川軍在與車師和焉耆的兩戰中,已經在這些人心裡留下陰影。

葉龍對這名將領的膽怯有些不滿意,可是葉龍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耍主帥脾氣的時候,解釋道:「將軍放心吧,本王在決定反抗漢朝的時候,已經算準了時間。

這個時候恐怕漢軍剛要到且末地界,長途跋涉下,他那些士兵早就體力透支,我看原地作戰都困難,更別說回到車師。就算回到車師,也是一群待宰的死狗了。」

「就是。就是,陛下說的不錯。」異徒高大聲道,說這麼大聲,第一是巴結葉龍,第二是安慰其他將領,第三卻是安慰自己,其實異徒高心中何嘗不怕。

當初熬封讓他帶兵,他就怕,根本不敢與川軍為敵,這個時候也是一樣。

只是因為葉龍告訴了他,他殺了熬封,車師王室餘黨不會放過他,他的日子沒發過,再加上葉龍對他仔細分析了戰局,反叛十拿九穩,川軍不可能回援,異徒高才跟隨葉龍反叛的。

「好,繼續攻擊,爭取晚上到來之前拿下高昌。」葉龍沉聲下令後回到後方休息,眾將再次組織進攻。

叛軍沒能在晚上到來前攻下高昌,但是高昌也只剩下最後一口氣,經過持續五天的攻擊,高昌城內軍隊的戰意已經接近於零,大量將士萌生了逃跑的念頭。

晚上到來,杜遠和煥夢相對而坐,兩人都沉默不語,其餘將領也默默站著,偶爾發出一聲嘆息。

這時一名漢人將領走進來,對杜遠道:「不好了將軍,阿奇尼帶著上百人吊牆而下,投敵了,其餘投敵的不知凡幾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杜遠點點頭,表情沒有太大的波動,因為他已經麻木了,白天與葉龍作戰,有的士兵就該公然投敵,更別說這無邊黑夜的晚上。

這時煥夢道:「陳將軍,城牆照看一下,但是著重防禦的是城門,全部用高昌的漢軍防守,絕對不能讓可疑的人接近,否則城內的軍隊與葉龍裡應外合,後果不堪設想。」

「是。」

將領離去之後,煥夢對杜遠道:「杜將軍,我們應該考慮一下退路了,城池被破之後怎麼辦?或許杜遠將軍要為父報仇,不願撤離高昌,但是……」

「女王陛下不用擔心,杜遠識得大體。」杜遠對煥夢擺了擺手,沉聲道:「雖然我很想為父報仇,但是知道輕重,如果能夠帶著城內的百姓和軍隊轉危為安,杜遠肯定願意做,可是我們如今能去哪?」

「翻越天山。」煥夢毫不猶豫地說道,顯然她一直這樣準備著,「我覺得劉璝將軍是不可能回援了,畢竟再強的軍隊也不能在這麼長的距離來回跋涉,我們的軍隊沒有戰意,打不過葉龍的叛軍,高昌必破無疑。

我們如今的退路只能是翻越天山,進入天山都護府,實話告訴杜將軍,我東夜在天山東南脈處境艱難,隨時有亡國之慮,所以隨時準備著翻越天山,遷徙國祚,在天山山脈探出了許多向北的道路。

這次之所以我組織東夜子民遷移到高昌,而不是直接翻越天山,是因為劉璝將軍對我東夜有救國之恩,所以我煥夢以及東夜子民不願單獨離去,願意與大漢建立的戊己校尉部共存亡。

但是現在我們守不住了,我們必須撤退,杜遠將軍,我們趁夜撤退吧,這樣也能保留一些力量,等漢軍回攻,我們還有回來的時候。」

杜遠沉默著,過了許久,堅定地道:「不行,我們不能撤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煥夢皺眉問道,秀氣的眉頭含著濃重的焦慮。

「高昌的百姓怎麼辦?你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