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786章叢林中的滅國之戰(求明

第786章叢林中的滅國之戰(求明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30 23:54  字數:3394

劉璋想到了葉龍,任命葉龍為車師前國的國主,但是不領王爵,車師降級為侯國。

任命葉龍有幾個好處,第一葉龍熟悉車師,方便接手車師事務。第二車師的人都知道了葉龍告密,車師王室在車師的勢力很深,這樣有助於在車師國內形成對抗,只要有內亂,就更容易被控制。

劉璋已經大半相信葉龍的投靠,但是就算葉龍不是真心投靠,他想背反也得有條件,現在的車師國主不過是一個虛名頭銜,除了管理賦稅,和一個兩百人的王宮衛隊,沒有任何實力。

葉龍就算有不軌,劉璋相信也掀不起風浪。最關鍵的是現在能立即接受車師的,沒有哪個比葉龍這個漢人更合適了。

戊己校尉部的成立,大漢在西域的勢力沿及孔雀河以南,直通且末,這種影響力比以前西域都護府的控制要有效太多,除了不能任意徵集賦稅和任命人來管理各國民事事務,基本已經與領土無異。

長此下去,大漢通過考試對這些國家的同化必定越來越深。

劉璋已經派快馬傳訊長安,來開發高昌國的黑木林,全部運輸回長安,等兀突骨回去後,立刻組建藤甲的高級作坊,生產大批量的藤甲。

特別囑咐杜威守好黑木林後,劉璋率軍向南,現在戊己校尉部影響力延伸,前方已經是一片坦途,劉璋決定直達且末,切斷莎車軍的歸路,等到白龍堆沙塵暴集結結束。兩面夾擊。必可完敗莎車。

……

在龜茲國西南面。精絕國以北,有一個叢林小國,名叫叫香國,最早出現在山海經中,記載是這個國家的山中產出一種樹,樹葉破開後有迷人香氣,可以用來做女人最自然的香水。

但是實際上的叫香國,並沒有這種樹葉。雖然是叢林國家,樹木茂密,但是能賣錢的樹葉卻沒有,也或許是因為山海經成書太久遠,原來的叫香國有這種香料,現在沒有了。

而叫香國賴以生存的,不是香氣的樹葉,而是山中的玉礦,雖然很貧瘠,但是這裡的確有和田玉的玉礦。叫香國人就靠去挖玉賣出去,堪堪養活國人。

叫香國附近一座小山的山頂。像是情侶的一男一女正在卿卿我我。

「白玉,你看這樹葉是不是傳說中我們國家一年產的樹葉?」女子拿著一片綠葉對摟著自己的少年說道,少年名叫白玉。

少年颳了一下少女鼻子:「是啊,這樹葉肯定是傳說中的,你戴在身上吧。」少年知道不是的,這樹葉只是少女用采來的香精塗抹過的。

少女聽了少年的話甜甜一笑,收起樹葉,她喜歡和心愛的人玩這樣的遊戲。

少年從懷中掏出一個餅子遞給少女:「香蘭,吃了吧。」

少女推開,「你吃吧,我不餓。」

其實名叫香蘭的少女很餓,但是她知道少年也沒吃東西,本來叫香國以前用和田玉拿出去換食物,雖不富裕,但是還能溫飽。

但是因為莎車崛起,擊敗了龜茲,龜茲王城還被屠城,龜茲國力大衰,叫香國失去了兌換的對象,和田玉又不能填肚子,現在叫香國過的越來越困難。

叫香國食物越來越少,國王已經準備舉國遷移了,雖然叫香國是小國,但是要論歷史,恐怕比其他西域所有大國還要長久,要離開這片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,叫香國的人捨不得。

白玉和香蘭就是最後來山頂看一眼這裡的一切的,他們不久後要離開故鄉。

少女香蘭推開少年的手,本來以為少年還會堅持給自己吃,然後自己再推開,按照正常順序是兩人分吃,當然香蘭會願意吃小的一塊。

可是香蘭卻詫異地發現,白玉並沒有將餅子推回來,而是拿著餅子一動不動,眼睛定定地看著山外的密林。

香蘭尋眼望去,大吃一驚,這裡人跡罕至,平時路人都很難見到一個,而現在香蘭竟然看到無數的人從山外密林中穿過,身影不斷在樹叢之間閃現。

「這麼多人,天啊。」香蘭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嘴。

「香蘭快走,回去告訴王上。」白玉拉起香蘭的手就跑,不管這些人是不是來滅叫香國的,但是叫國王先做好準備是沒錯的。

少年和少女剛跑下山,後面草叢鑽出來一個人,看到了白玉香蘭,神色一動,立刻向山外跑去。

「稟報王子殿下,山上發現一男一女,可能發現我們了。」帶著草編小帽的哨探向一名二十多歲的領軍青年稟告。

青年正是烏孫國三王子彌天,率領三萬烏孫軍隊南下,欲與莎車爭奪西域霸權,以一己之力使烏孫這個大國真正崛起,不再當一個龐大的任人蹂躪的肉蟲。

「地圖。」彌天冷聲說了一句,手向外一伸,一股王者之氣散發開來,哪裡還有之前外面盛傳的病態,如果是以前在病床上見過彌天的人,包括烏孫國王在內,恐怕都不敢相信這是自己那個即將要死的兒子。

一名將領恭敬將地圖呈上,並加了一句:「殿下,這附近只有一個叢林小國,名叫香國。」

將領對彌天王子的尊敬是發自心底的,烏孫是一個大國,而且是一個有底蘊的大國,很早以前是與大漢接壤的游牧民族,後來才遷徙到了西域之西。

作為一個有底蘊的龐大國家,就算是上層腐朽墮落,下層也有的是有志之士,眼看著周圍無數小國都騎到烏孫頭上,這些人憤怒,憎恨,都無比渴望雪恥,無比渴求烏孫找回尊嚴,成為真正的大國。

而彌天王子滿足了他們的這種渴求。

從十幾歲開始,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