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772章跪在姑娘腳下

第772章跪在姑娘腳下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6 22:16  字數:3305

「就說焉耆圖謀天山山脈東段霸權,試圖與莎車對抗,報當初一戰之仇,莎車女王必然不會允許天山山脈東段出現一個強大國家。

焉耆和那支戰力強悍的軍隊交戰,實力必然大損,而近三個月白龍堆沙塵暴密集,漢軍打不到樓蘭,莎車可以向焉耆施壓,只要莎車施壓,焉耆必然沒有好結果。

到時候我們再進攻東夜,將我們被俘的士兵換回來,就成了這裡最強的國家,我們要回那支抓了熬干王子的軍隊統領處置,可說是輕而易舉,我們還可以利用莎車,成為天山山脈東段的霸主。」

「高,果然軍師智謀高絕,殺人不用動刀兵啊。」葉龍的計策,竟然都不用車師前國出兵,熬封不覺豁然開朗,立刻派人分別前往焉耆和樓蘭,一邊向焉耆請援,一邊向莎車女王拉提亞告狀。

…………

劉璋率軍前往高昌,現在的高昌雖然在西域已經是一個國家的形式存在,但是那是大漢對西域控制越來越薄弱的原因,至少在名義上,現在的高昌還是屬於大漢的地方,不是藩屬,而是直轄地。

可這也僅僅是名義上,劉璋不會天真地以為戊己校尉是大漢封的,自己現在以漢軍的身份過去,人家就手到擒來,說不定聽到自己到來的消息,早在路上設下埋伏。

所以劉璋一路還是很謹慎,不過有木鹿大王的飛鷹探路,游探的工作少了很多,行軍速度並不慢。相反非常快。

可是劉璋越行軍越感覺不對。問一旁的嚮導道:「這裡距離高昌國還有多遠?」

「三十里左右。」東夜國的許多人都會漢語。這名嚮導也會。

「三十里。」劉璋沉默,這個距離已經很短了,在大漢中原作戰,這個距離已經是警戒範圍,就算西域的短一點,這裡還不是全面監控的範圍,但是至少會有高昌的士兵活動。

更何況高昌還是一個漢人勢力,且作為三個大國中唯一沒有依附莎車的國家。難道對車師前國,焉耆國進攻沒有一點警惕?

劉璋現在都有點懷疑前面那飛鷹探路了,心裡對這禽獸不放心,要是有什麼疏漏,自己可是一支孤軍,那一旦戰敗不是開玩笑的,估計全軍死在這兒都沒人知道。

黒木藤沒弄到,還把命搭進去。

雖然劉璋已經將後事交代的很清楚了,就算自己突然失蹤,川軍的過度應該也沒什麼大的問題。可是劉璋也不想這麼莫名其妙的死,死在高昌一個小地方。憋屈。

又行進了十里,竟然還是一樣的寂靜,劉璋終於完全不相信前方空中飛的老鷹,大量派出遊探行進,並且向後方走過的地方派出遊探,不能讓人抄了後路。

此時,高昌城中,兩方勢力劍拔弩張。

「張闊,你到底要幹什麼?你難道想背叛大漢嗎?」。一名五十要到六十歲的老年將軍,指著對面的人憤怒大喊,白色的鬍子隨風飄動,雖然年老,卻看起來精神矍鑠,手中的刀在滴血。

老年將軍身後是數百名士兵,人人警戒地看著四周。

四周被人團團圍住,大約兩千多人,不同於其他西域國家,因為箭矢昂貴很少使用弓箭,這兩千多人有一千多弓箭手,弓箭全部對準了白鬍子將軍和數百隨從。

而白鬍子將軍對面,是一個與他差不多年齡的老將軍,同樣看不出來衰老的樣子,反而闊臉厚面之間有一股雄渾之氣,腰間撇著一把闊刃刀,冷冷看著對面的白鬍子將軍。

闊面將軍身旁兩名士兵押著一個年輕人,年輕人看起來很健壯,但是眼睛赤紅地望著闊面將軍,顯然非常憤怒。

這裡是大漢的戊己校尉部,白鬍子將軍乃是己校尉杜威,闊面將軍是戊校尉張闊,那名押著的年輕人是己校尉杜威的兒子杜遠。

「背叛大漢?杜將軍從何說起。」張闊不屑一顧地朗聲道:「是大漢拋棄了我張闊,不是我張闊背叛了大漢。

我們是先皇靈帝派過來的戊己校尉,可是自從黃巾之亂,朝廷可撥付了我們半兩銀子?董卓進京以後,大漢中央更是忘記了還有一個戊己校尉部。

這麼多年了,戊己校尉部所有屯田,養兵,用高昌壘抵禦車師焉耆滲透,那一項不是我們自力更生?

我們在這樣一個荒漠地區,辛苦維持容易嗎?大漢管過我們什麼?如果大漢稍微對得起我張闊,我張闊何至於反?否則的話憑什麼要我張闊以德報怨,憑什麼我們就要在這以一個校尉身份辛苦維持,卻讓大漢中央那些人得了便宜?」

張闊說著對杜威道:「杜老兄,我們是多年的老兄弟,還是那句話,只要你支持我張闊稱王,你就是第二王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否則,你知道後果的。」

「張闊,你巧詞連篇,還是掩蓋不了你的野心,你使出這等卑鄙手段,不就是想讓我收服自己的子民跟隨你一起叛漢嗎?你休想,你要背叛大漢,要依附莎車國,還妄想我杜威配合你,你做夢嗎?」。

杜威憤怒地看著張闊,在莎車崛起之後,龜茲,車師前國,焉耆,以及其他大國疏勒,鄯善等相繼依附莎車。

高昌作為唯一一個勉強上得了檯面,卻沒有依附莎車的勢力,生存空間越來越萎縮,甚至可以想像,一旦莎車滅了樓蘭,下一個滅亡的必定是高昌。

高昌之所以到現在都沒依附莎車,當然是因為這裡大部分居住的都是漢人,還有當初張闊徵求對莎車的意見時,杜威堅決不肯依附莎車,還要明言對抗莎車,以至於高昌在天山山脈以南獨樹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