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771章就算再強,必然滅亡

第771章就算再強,必然滅亡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6 15:22  字數:3313

熬封已經在王宮為熬干準備好了慶功宴,就是要讓群臣看著,自己的兒子是多麼能幹。

可是無論如何,熬封沒想到熬干竟然會敗了,敗了就算了,竟然敗得這麼徹底,全軍覆沒啊,車師軍元氣重創,還把周圍幾個小國的軍隊搭進去了。

這要是真的,車師前國國力將下降七八成,周圍的小國也會紛紛脫離,那車師前國只能淪落為西域三流國家了。

「是的陛下,熬干王子帶著我們進攻東夜,本來打的好好的,我們都已經殺進東夜城了,東夜女王煥夢也快被王子抓住了,可是就在這時,那支援軍就從我們後背發起攻擊,戰力極其強橫,盔甲刀槍不入,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,最後四面合圍,我們也是好不容易才在縫隙中殺出來的。」

「啊。」熬封拿起茶壺就向說話的士兵砸過去:「混賬,這個時候還撒謊,這世上刀槍不入的盔甲不是沒有,可是整支軍隊的盔甲都刀槍不入,怎麼可能,本王平生最恨就是誇大敵人,來推卸責任的人了。」..

憤怒的熬封說著取下王劍,親手殺了那士兵,一旁一個竹竿狀的瘦子軍師攔住了熬封:「陛下,現在首先要救出熬干王子。」

熬封重重哼了一聲,一巴掌將王劍拍在桌子上,他還是很聽這個軍師話的,軍師名叫葉龍,是一個漢人,祖先是從中原到高昌的移民。

當初大漢平定西域,在高昌建立戊己校尉部,並大量移民屯田。但是後來東漢衰微。戊己校尉有時有。有時沒有,到後來乾脆不管了,跟著戊己校尉部在西域的威信也大跌,那些大漢移民只能和其他西域人一樣生活。

葉龍在高昌不得志,自負才學,到了車師前國,受哦車師國王熬封重用。

當初第一個投靠莎車的主意就是葉龍提出的,當時熬封還擔心會遭到焉耆和高昌的夾擊。可是事實證明葉龍是對的,焉耆被莎車重創,就算沒有莎車控制,也無法威脅車師前國。

高昌國更是日漸式微,車師前國本來打算平定了東夜國以後就和高昌國開戰的,高昌國國力不如車師前國,必敗無疑,到時候車師前國就再也不怕焉耆了,恢復以前的車師大國也不再是夢想。

就這一點看來,葉龍的方針是很正確的。所以熬封一直對葉龍都很尊重。

葉龍走到士兵面前:「你一直說那支援軍,而沒指明。難道不是焉耆援軍嗎?」

士兵看著桌子上的王劍,眼皮抖動幾下,忙回道:「不是的,熬干王子原本也以為是焉耆的援軍,可是他們除了那些刀槍不入的軍隊,面部被頭盔遮住外,兩翼的軍隊都露出面部,根本不是西域人,倒像中原漢人。

後來熬干王子被他們抓去後,我們沒敢立即離開,晚上出來在東夜國打聽消息,才知道他們竟然是漢軍,而且……」

「什麼,漢軍?這怎麼可能?」葉龍驚訝道。

「放屁。」熬封終於忍不住大聲吼道:「大漢軍隊遠在樓蘭白龍堆以東,寸步難行,他們會飛嗎?大漢的戊己校尉部,我給他一年時間也湊不齊一支一萬人的軍隊。」

「會不會是戊己校尉部聯合了其他國家出兵?」一名文官說道,兩方加起來,加上一些壯丁,應該勉強夠得上一萬人,而且高昌是個漢人國家,且不願歸附莎車,有趁機攻打車師軍的動機。

「不會。」葉龍擺擺手道:「我們在高昌到東夜,還有焉耆到東夜的路上都有哨探,現在那些哨探一切正常,說明這兩國根本沒出兵。

就算出兵了,這兩個國家軍隊的戰力我們還不清楚,一萬對一萬,打敗我們的軍隊都是勉強,更別說這樣全軍覆沒,這支軍隊就算不是士兵說的刀槍不入,戰力也應該極其強悍。」

「那是誰?」文官疑惑道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突然熬封露出憤怒的面容,牙關緊咬:「我知道了,我知道是誰了,是車師後國那個王子,叫什麼來著?達哈木,對,達哈木。

我早聽說這個達哈木厲害,說他訓練八百勇士,無人能當其鋒,且其本人武藝高超,且野心勃勃,一直想一統天山南北的車師,本王以前一直不以為然,沒想到今日竟然打到我的家門口了。

沒錯,我一月前得到消息,好像達哈木已經借著氐人入侵,整合了天山以北的所有車師國家,現在看來,達哈木是打敗了氐人,已經翻越天山,準備滅我車師前國了。

哼,那什麼刀槍不入的軍隊,肯定就是達哈木那八百勇士打前鋒,好啊,我熬封一直沒想著去天山以北,沒想到達哈木竟然打到這裡來了,真是逼本王一統車師。」

熬封怒不可遏,葉龍皺了皺眉,顯然不太信是達哈木,不過也沒有反駁的理由,這天山南北消息太閉塞了,天山以北的消息不傳一兩個月根本到不了這裡。

而且川軍到了東夜後,關押車師俘虜,將熬干斬首都是東夜人在做,除了東夜文武,根本沒人知道那是大漢遠征軍。

而所謂東夜文武,不過就相當於大漢一個鄉裡面的鄉老,基本都是煥夢煥瑤的近親,不會被車師買通,何況車師也不屑去買通東夜這樣一個小國的人,以至於就算劉璋沒有刻意隱瞞,漢軍的消息也沒傳出來。

「陛下,不管是不是達哈木,我們如今首要之事,應該是救出王子。」葉龍勸道。

「是,是。」熬封突然回過神來,正要問那士兵情況,那士兵已經開始說他剛才被打斷的話,面容悲切:「陛下,熬干王子他,王子他,已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