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64章你們是大漢人(求訂閱)

第664章你們是大漢人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4 22:07  字數:3355

「八年時間,三王子已經在民間訓練了一萬人,軍中籠絡的將領據說也控制了一萬多軍隊,這些將領多是愛國之人,訓練的軍隊也多是義士。

現在莎車國在南方崛起,大漢也已經向西域出兵,三王子說正是烏孫崛起的天賜良機,所以不再裝病,在御醫的掩護下,離開了王宮,整合訓練的軍隊和軍中義士,已經出國向莎車方向去了。」

御醫說完,全場驚訝莫名,沒人料到那個卧病不起,看著隨時要死的三王子,竟然這麼深厚的心機,御醫這一說出來,所有人都不可置信。

「胡說八道,本王可不是只叫御醫診治,還請了民間的大夫,四處為三王子尋醫,難道這些人也被三王子拉攏了嗎?」烏孫國王怒道。

「因為三王子已經服用了老御醫調配的毒藥。」御醫說道。

「那為什麼你還在這?沒跟著三王子一起走?我看是你們御醫害怕三王子死了,陛下要你們陪葬吧。」一名文官向御醫怒喝道,殿中所有文武都不滿御醫的說話,什麼義士,什麼愛國,好像殿中的人就都是奸逆一樣。

「因為前兩天我正好卧病,無法跟著王子走,要不然我早離開了。」

「拖下去,斬。」國王冷喝一聲,兩名士兵將御醫帶走,御醫臉色平淡,他本來就沒打算繼續活著,之所以說出來,是因為王子已經出了國,烏孫軍隊追出去更好。那樣烏孫向外出的兵就更多了。

這附和三王子讓烏孫顯示強硬的原則。

「你們說,三王子帶兵離境。我烏孫該怎麼辦?是不是該派軍隊將三王子接回來?」

「萬萬不可啊,陛下。」一名文官急忙出列:「三王子沒有王令,私自出兵,已經是叛國之舉,背著陛下私自練兵更是不孝,不忠不孝之徒,我們豈能追三王子回來,陛下威信何在?

屬下知道陛下愛子心切。或許不在乎名聲,但是也要為我烏孫數百年基業為重啊,三王子這次出去,肯定會惹禍,要是惹怒了莎車,莎車那個巫女王會率大軍來我巫師問責的,那後果不堪設想。」

「是啊是啊。請陛下三思。」文官說完,立刻一大批文武附和。

一名更老的文官站出來,朗聲道:「陛下,微臣覺得,我們不但不該追三王子回來,陛下還應該與三王子斷絕關係。這樣三王子做出什麼禍事,也不會連累我烏孫,我烏孫的基業可不是一個人的。」

「老大人說的有理。」眾文武紛紛點頭。

烏孫國王看著滿堂齊刷刷的聲音,再看向自己那七個傻不拉幾的兒子,終於沒再說什麼。想了想還是下了與彌天斷絕關係的詔書。

……

天山山脈,五月天氣。山頂的積雪猶自沒有融化,一些地方的冰川更是常年不融,積雪阻擋了很多道路,川軍不得不繞行。

可是繞來繞去,劉璋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了,幸虧有個羅盤,不然整支軍隊就真迷路了,但是現在就算知道哪裡是南方,也不知該往哪裡去了。

劉璋和軍隊原地休息,順便吃點肉食補充體力,寶兒帶著人從遠處回來,蕭芙蓉立刻上前道:「怎麼樣?」

寶兒搖搖頭,:「那邊也全是雪山,中間的峽谷陡峭異常,根本過不了人,十里外倒是有一片山勢較低的樹林,但是太密集了,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。」

在高原走叢林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,這一點劉璋已經試過了,剛剛就是從一個叢林出來的,裡面的雪陷可以瞬間吞沒士兵,比沼澤還可怕,一些地方方圓幾里全是雪陷,需要士兵用繩索一個連一個,用木棍小心探測繞開。

浪費了川軍五六天時間才走出那片叢林,而直線距離不超過十里,現在川軍再也不敢走積雪的叢林了。

「主公,怎麼辦?」王緒問道。從車師前國帶出來的食物夠兩個月用,而現在已經二十多天了,如果一個月之內不能到達天山南脈,到了南脈還要作戰,川軍凶多吉少。

「不如回去帶了食物再來吧,我們已經探路這麼遠了,下次來就快了,最多半個月就能到達這裡,然後繼續走嘛。」兀突骨說道。

劉璋站起來,皺著眉看著前方的山巒,山峰高聳雲霄,山下鬱鬱蔥蔥,山上卻是白雪皚皚,層次分明的天山景色很美,可是劉璋現在卻被這美景困住了。

「我剛才看了一下那道峽谷,大約一兩里路,如果實在不行,我們只能現修棧道了。」劉璋說道,劉璋是不可能再折返車師的。

眾人沉默,那樣一來又要花十幾天,就超出一個月了,到了天山南脈,如果一舉攻下一個國家還罷了,要是稍稍僵持,就危險了。

可是沒有辦法之下,也只能如此,而就在劉璋準備下令砍伐木材時,遠方峭壁之上,一個黑點緩緩向上移動。

劉璋仔細一看,是個人,的確是個人。

劉璋急忙帶了幾個親兵走了過去,到了近前看了清楚,是一個採藥姑娘,背後還背著一個敞口背簍,正用鐮刀艱難向上攀登。

「姑娘……」

「啊……」

劉璋剛喊了一聲,那採藥姑娘看到這裡突然出現陌生人,嚇了一跳,鐮刀一松就掉了下去,幸好隔一段懸掛一次的保險繩,要不然就真掉下去了。

採藥姑娘被掉在半空,倒是距離劉璋近了許多,劉璋和親兵站在懸崖口,而姑娘掉在懸崖之外,顯然採藥姑娘是從劉璋面前的懸崖爬上來的。

只是劉璋看自己面前懸崖下的峽谷,亂石橫生,荊棘滿地,根本不是人能通行的,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