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63章烏孫國

第663章烏孫國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4 14:34  字數:3405

徐天師心口猛地一涼,無邊的恐懼蔓延全身,渾身顫抖:「陛下饒命,我已經竭盡全力了……要不,陛下再將他們召集起來,我這次,這次一定讓他們信服,不敢冒犯陛下威嚴。」

徐天師低著頭只敢盯著地面,連抬起眼皮看拉提亞都不敢,心裡已經被黑暗籠罩。

拉提亞看著越去越遠的樓蘭百姓,隨口道:「算了。」轉身離開了長廊。

直到拉提亞消失很久,徐天師才輕出一口氣,慶幸自己逃過一劫,可是這時濃濃的委屈又蔓延上來,徐天師只覺一陣想哭,害怕被人看見,衝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「國師。」門口兩名衛兵向徐天師恭敬行禮。

徐天師衝進房中,一把關上門,一下撲到床榻上用被子緊緊捂住自己,隱隱的哭泣聲回蕩在房間,經久不絕。

也不知哭了多久,直到淚水將被子都打濕了,徐天師才把腦袋抽出來,眼睛已經紅腫,秀髮凌亂。

「月英姐姐說得對,西域真的好危險,可是你料錯了,這裡不止有野蠻男人,女人比男人野蠻一萬倍。」

徐天師就是來西域的徐昭雪,她現在是終於體會到當初臨走那一晚,自己對黃月英說的「韶華多折,花期多難。」自己現在是真多難了。

以前在中原,因為徐家影響力太廣,到處是朋友,就算是劉璋統治的荊益,因為徐家根不種地,也不當官,完全沒有利益衝突,也能混得開。

再加上徐昭雪身有些小聰明,所以徐昭雪在中原遊歷。基沒遇上什麼危險,最危險的一次或許就是被樊梨香弄去在小丘上站了一晚吧。

可是現在到了西域,開始那一段時間還好,自己會算命,會吹,在西域大多數信神的國度,徐昭雪還勉強混得開,也有人願意接濟。

可自從遇到拉提亞,被逼當了莎車國師。徐昭雪再也沒過過一天好日子,每天都提醒吊膽。

最開始還有點反抗心思,後來看到拉提亞的殺伐,徐昭雪的反抗心思迅速消退,後來是發自心底的對拉提亞懼怕。甚至看到拉提亞那一張美麗柔嫩的面容,都心底發寒。

再到後來,徐昭雪和所有人一樣,再也不敢直視了。

手腕上的玉鐲變成了脖子上的項圈,每次想起自己脖子上掛著一條可怕的沙漠黑蛇,徐昭雪連覺都睡不著,每晚失眠。每晚做噩夢。

徐昭雪現在真的好想家,好想中原,甚至想那個自己不喜歡的人。

徐昭雪記得臨走那一晚,自己與黃月英的對話。

「你可考慮清楚了。他現在只有一個妾室,還沒立正妻,不過我告訴你,以他現在的地位。正妻不得不立,如果你現在跟了他。以你的家室出身,正妻非你莫屬,如果你從西域逛一圈回來,那黃花菜可都涼了。」

「正妻?月英姐姐,你是他的軍師,你能把他正妻的位子給我留著么?」

「滾。」

……

如果那時候聽了月英姐姐的話該多好,自己就留在中原該多好,可自己偏偏還覺得自己能力通天,在哪裡都吃得開,現在想起來,自己一直還是靠的家族庇護。

如果現在能回去,徐昭雪就算是當妾都認了,徐昭雪是篤定自己的占卜的,其實她來到西域,雖然心裡想,但是也沒在惦記過正妻,做妾的事實徐昭雪早接受了。

可現在連妾都做不了。

感受著脖子上掛的項圈,徐昭雪無數次想要自殺,想試圖去砸碎玉環,雖然知道那樣玉環在破碎以前,蛇就會先把她咬死。

可是徐昭雪覺得自己現在真的生不如死。

今天自己在台上興高采烈給樓蘭人講著,樓蘭人投來仇恨的目光,可是樓蘭人不知道,自己表面上裝天師,心裡害怕的很,看著自己的演講沒效果,徐昭雪一顆心越來越涼。

徐昭雪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到頭,以前自己哪裡受過那些氣,劉璋氣了自己兩次,一次都把自己氣哭了。

現在想起來,與在拉提亞面前受的委屈比較,那根不算什麼。

徐昭雪摸到玉質的項圈,一片冰涼,心裡有很大的衝到拿把鐵錘來敲碎。

「不行,我不能死,我不會死。」徐昭雪突然想到了什麼,放下了項圈:「我算過他會是陪我一生的人,沒見到他,我不會死的,一定不會的。」

徐昭雪掏出那一束枯黃的艾草,已經很久沒用過了,自己當國師基沒用家傳行當,全靠一張嘴皮子了。

「我好怕死,好怕,你在哪?來救我啊死人。」

徐昭雪拿出艾草,閉著眼睛,開始算「你在哪」,可是閉上眼睛之後,聽到了門口兩個護衛議論,好像說漢軍什麼的,徐昭雪眼睛一下睜開了,輕手輕腳挪向門邊。

「可不是嗎?聽說那蜀王劉璋統帥的川軍可厲害了,西羌南蠻不毛之地,都被他蕩平了,這才派兵過來,恐怕麻煩了。」一個侍衛小聲道。

另一個侍衛道:「你說這些我都沒聽過,不過我覺得那劉璋再怎麼厲害,有我們女王厲害?我們女王可是能……」

後面的話徐昭雪沒聽進去,只有一個念頭:「他來了,他真的來了,我就知道艾草不會騙我的。」

嬌俏的徐昭雪癱坐在地上,不由自主流下淚來,臉上卻有喜悅,她堅定地相信劉璋會救下她,帶她走,帶她離開這個無邊的噩夢。

……

烏孫宮殿,烏孫是西域頂級大國,也是最嚴重的大國,尤其是當大漢和貴霜相繼衰落後,烏孫更沒有進取之心,連自保都不用,守著偌大的疆域混吃等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