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61章陛下饒命

第661章陛下饒命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4 03:21  字數:3394

如果想不攻就不攻,也不會讓趙云為難了。

「我讓他們自己說出來。」龐統說完一振衣袍站起來,外面的王位繼承典禮剛剛完成,這還是數百年來樓蘭王第一次在外面繼任。

沒有隆重典禮,沒有宴會,僅僅是一個加冕,湛海藍宣告繼承王位以後,樓蘭人散去,他們還需要組織復國軍,樓蘭人現在剩下的唯一就是訓練了,無論男女,都發了狠的訓練。

「大漢西征軍軍師龐統,恭喜樓蘭湛海藍女王即位。」龐統向湛海藍拱了拱手道。

「謝謝軍師了。」湛海藍向龐統回了一禮,表情落寞。

龐統知道她是哀傷父親之死,卻沒有說出來,而是問道:「女王,我有幾個問題,第一你們為什麼能橫渡白龍堆,不是說白龍堆只進不出嗎?

第二莎車知道你們逃出以後,為什麼遲遲沒有後續部隊追來?最後一點,本軍師打算明日集結軍隊橫渡白龍堆,需要準備什麼?」

湛海藍看著龐統,心裡大為感動,漢軍也沒休整多久,這就要幫他們復國了,可是湛海藍卻知道這是不可能的,如果現在出兵,無論川軍還是樓蘭軍,只有死路一條。

「軍師,萬萬不可明日出兵,甚至近三個月都不能出兵,五月到八月,是白龍堆沙塵暴集中的時間,而且乾燥炎熱異常,就算是一些沙漠人備足一切探險,也有去無回。更別說這麼多軍隊。」

湛海藍雖然想立刻復國,可是也還有理智。要是葬送了樓蘭軍和川軍,那就再也沒有復國希望,樓蘭只有滅亡了,那自己的王室血脈也就斷絕了。

龐統聽了湛海藍的話終於明白了一切,原來樓蘭人是擦著風暴的邊橫渡白龍堆的,在沙塵暴密集來臨之前橫渡,危險係數大大減少。

而橫渡之後,正是沙塵暴來臨的季節。莎車國的人也是和沙漠打交道的,就算不熟悉白龍堆,也可以找本地人逼問,不會不懂這個道理,當然不能追來。

這樣就有三個月的時間供樓蘭喘息,同樣的,三個月內川軍也不用作戰。

雖然龐統不是很了解白龍堆天氣狀況。但是根據莎車沒有繼續追殺的現象,已經猜出一些端倪,所以才有把握讓湛海藍將「不出兵」的話,自己說出口,這樣大漢威望就可以完整保存了。

「豈有此理,讓莎車那些宵小又多活三個月。算了,算他們運氣,來人。」龐統氣憤地下令。

「在。」一名將領出列。

「立刻在白龍堆東部,大量收購駱駝,將我們從涼州帶來的駱駝集中。準備組建駱駝隊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此去東五十里,有青山綠澤。派專人取水,順便尋找冷泉水,保護起來但不要動。」

此去往東,已經是青藏高原地界,在青藏高原下行線樹木叢林茂盛,而冷泉水不但比一般水解渴,因為裡面的礦物質,還能提供力量,比食鹽水好得多,龐統準備留到橫渡沙漠時用。

「另外傳話涼州刺史王異,送來的補給盡量多封存的動物血。」動物血能夠提供腦能量,在沙漠中最容易暈眩,動物血能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「稟報軍師,王刺史的第一批物資裡面,有兩成都是密封的冰凍血塊。」

龐統點點頭,看起來這王異一個女人,還真是個人才,主公眼光獨到啊。

輕出一口氣,要準備也就這些,剩下的就是找人培訓士兵沙漠生存技能,這些士兵基本是涼州半沙漠地區來的,相對容易很多。

要不是有三個月緩衝時間,龐統自己知道,就算自己是天縱奇才,也沒辦法隔著沙漠將莎車打敗。

而龐統同樣清楚自己的任務,並不是一定要打敗莎車軍,而是要牽制住莎車軍,讓主公能切斷莎車歸路,當莎車歸路斷絕時,自己必須出現在樓蘭城,只有這樣才能完全斷了莎車生機。

龐統計議已定,三個月後,待白龍堆沙塵季節結束,發兵樓蘭。

而湛海藍站在城樓上看著西面的黃沙蒼涼,心中也蒼涼無比,此時湛海藍心中想的,當然是復國。

可是湛海藍內心深處告訴她,復國其實也沒什麼用了,這片國度已經不是幾百年前的國度,那時候風景優美,白楊遍地,林海與蒲昌海連成一片。

現在越來越乾旱,植被越來越稀少,蒲昌海的水在下落,沙漠已經開始侵蝕海岸和城郭,就算復國成功,要不要多久,這裡還是一片沙海,樓蘭將被上天打敗。

樓蘭人有尋找古城的責任,可是現在樓蘭嚴重缺水,原本富裕的樓蘭國因為缺水變得貧窮不已,子民飯都吃不飽,忍飢挨渴,怎麼去尋找古城?

一廂情願罷了。

「古城,你到底在何方?」湛海藍向著蒼涼的沙漠喊了一句,世世代代,都被這個使命束縛,有時候,湛海藍真想帶著子民離開這片死亡之地。

可是又害怕,古城就在白龍堆的沙海之中。

……

樓蘭城,莎車國國師徐天師正在高台對樓蘭子民不遺餘力地宣傳,大講莎車女王拉提亞是巫神下凡,奉天命統領西域,成就莎車帝國。

還用了許多易經理論,說的有板有眼,可是下面那些樓蘭人興趣寥寥,這些人都是沒走掉的樓蘭人。

樓蘭是西域少有的文明之邦,文明程度接近大漢,可不像龜茲等國子民那麼容易蠱惑,他們有自己的信仰,要不是被莎車兵強制來聽徐天師演說,根本沒人願意來。

高台後方,莎車女王拉提亞冷冷看了那些麻木的樓蘭子民一眼,她知道就算是她現在使出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