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59章樓蘭國

第659章樓蘭國 (1/3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3 18:08  字數:4442

就像這次阿科率五千軍隊前來,如果不是達哈木整合了所有車師軍隊,能擋住嗎?

現在被天山都護府保護,那車師就是一個整體,氐人應該不敢犯境了吧?就算天山都護府打不過敵人,不是漢軍還會出兵嗎?

車師人不會相信有人能戰勝漢軍,以前強大的匈奴人都滅了,更別說其他。

沒有一個國王不希望軍權自治,握有軍隊就是握有一切,可是現在的情況是握有軍隊會有很多麻煩,大漢也不允許自己握有軍隊。

弱者無尊嚴,哪怕再捨不得,這時也只能交出軍權,而有了那些失去軍權後得到的好處安慰,這些人發現也沒那麼心痛。

何況六條恩政,對他們還是很有吸引力的,這樣一想,心裡平衡了不少。

可是這些王室被達哈木欺壓怕了,失去軍權更怕,一名將領憋了很久,鼓起勇氣喊道:「王令說,天山都護府軍隊由各國供養,要是天山都護府藉此盤剝我們各國怎麼辦?」

「是啊,是啊。」武將一說,立刻有人小聲附和,這也是他們擔心的,說到底,除了軍隊控制命脈,剩下的就是這個軍費盤剝。

念讀詔令的武將正要解釋,劉璋攔住了,親自上前道:「這位將軍問的好,但是詔令已經說了,是按照各國財政收入水平抽取軍費。

為了保證公平,天山都護府會到各國核實財政,然後按比例抽取。這個比例會由我大漢制定,天山都護府無權自定。

凡是誇大或縮小各國財政收入。擅自增加抽取比例,我們大漢都會對天山都護府懲處,不但要賠償多抽取國損失,還會向各國道歉。任何人可以向我大漢告發天山都護府不法行為。

但是各國如果哪個王室敢瞞報財政,或者向天山都護府行賄避過抽取軍費,將會遭到嚴重懲處,可懲罰王室成員,也可取締王室。嚴重者可滅國,任何國家任何人可以向我大漢告發舞弊王室。」

車師眾人倒吸一口涼氣,同時也放下心來,這樣的條件之下,被盤剝的可能性就小得多了。

在川軍滅掉達哈木強大的威勢下,在六道恩政下,各國王室讓出了軍權。實際上他們不讓出也不可能,因為各國因為達哈木的戰敗,以及沒有軍隊在手上,反而軍隊都被川軍俘虜了,這也是他們能讓出軍權的一個原因。

當卑陸後國的人知道他們還有瑤兀自的一千多人沒死,卑陸後國男丁沒有死絕。甚至是現在各國壯丁最多的國家,卑陸後國的人都是大喜。

劉璋整合了卑陸後國一千人,以及車師後國之戰,卑陸之戰,蒲類之戰。望夫山之戰的俘虜,共八千多人。全部混編成了天山都護府的骨幹軍隊。

留下親兵隊的一個將領和一百名將士,分別擔任這八千軍隊的將佐,組建臨時天山都護府,負責天山都護府的成型。

其中三道詔令,六道恩政的細則都要天山都護府來完成,劉璋已經傳令西涼刺史王異調派文官過來。

整合了軍隊,等到天山都護府在車師後國王宮安家,劉璋立刻率軍南下,準備翻越天山山脈。

實際上所有人沒看出來,天山都護府真正的作用在於同化車師,天山都護府的文職武職都是向車師人開放的,但是卻都是要經過四科舉仕。

而對於少數民族的四科舉仕,當然要加一個科目,那就是漢語,雖然沒有明著加,但是你要考試,不會漢語就不信你看得懂試卷。

自從漢武帝開通西域,幾百年下來,西域大國的貴族基本都會漢語了,所以對於他們參加四科舉仕進入天山都護府,甚至是去漢地參加四科舉仕成為漢官,都沒什麼問題。

第一批天山都護府的官員,除了漢人,劉璋可以肯定基本是車師各國貴族,這也適合天山都護府儘快掌控車師諸國。

但是久而久之,當發現這些職位並不限制身份,任何人可以考以後,再加上天山都護府凌駕於王室的權力,車師諸國國民能不動心嗎?

歷史上自從科舉之後,多少貧窮子弟十年寒窗苦讀,不就是為了躋身上層嗎?這種誘惑絕對是致命的,古代當官幾乎是唯一出人頭地的路線,任何一個有志向的人都會走上這條路。

車師諸國以及西域其他國家,幾百上千年都是被王室把持,現在竟然出現一個高於王室的存在,還對貧賤子民開放,劉璋敢肯定這些車師子民會打破腦袋想就職天山都護府。

而這樣一來,第一,天山都護府吸收了車師的全部人才,凡事有志向的,都在天山都護府掌控之中,至於那些身堅志殘的,也用不著網路。

第二,大漢籠絡了車師民心,歷史上自從科舉制形成以後,就再也不能推翻,清末廢除科舉遭受了多大的阻力,為什麼,就是因為科舉是大量學子的希望,沒了科舉,他們的半輩子苦讀就付諸流水。

只要形成了一批為了考試努力的人,那不但四科舉仕不能被推翻,就是開展四科舉仕的天山都護府和川軍同樣是學子捍衛的對象。

第三點就是劉璋的最終目的,同化,要參加考試就要會漢語,漢語的學習,必然讓車師的人購買各種漢家經典,了解漢家文化,慢慢就會被同化。

至少讓漢語完全成為車師諸國的官方語言沒問題,而那些車師學子更承擔了漢語向民間傳播的重任,劉璋相信只要大漢能持續控制車師,最後車師的語言肯定只能和現代許多少數民族語言一樣,成為方言。百年過後,再有人說這些語言。許多本族人都聽不懂。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