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58章征服車師

第658章征服車師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3 04:35  字數:4483

可是就在達哈木被綁著遊行街道的這一刻,不但解放壓迫了,而且這個惡魔終於到頭了,當卑陸後國百姓反應過來,所有百姓都瘋狂了。

「殺了他,將達哈木碎屍萬段。」

「魔鬼,你還我兒子。」

「奶奶啊,你在天有靈看見了嗎?達哈木那個惡魔終於得到報應了。」

無數的石塊瓦片砸向達哈木,要不是藤甲軍藤甲厲害,肯定被砸死了,達哈木嘴裡不斷噴著血,一句話說不出來,還沒出卑陸後國都城,就死透了。

川軍經過蒲類後國,劉璋發出命令,天山北脈所有車師分國文武,左右都尉,左右將,護國侯,安國候,破胡侯,全部趕往車師後國都城,敢有不去的,全部視為天軍敵人,屠城剿滅。

一支完敗達哈木的軍隊,早已是車師各國畏懼的存在,劉璋的命令發出,卑陸後國,卑陸國,蒲類前國,蒲類後國,以及各小國紛紛趕向車師後國。

劉璋在車師後國廣場主持大典,並頒布命令,這次沒有再說自己是烏孫軍隊,而是直接說是大漢軍隊,劉璋沒有打算把身份瞞多久,只要跨過了天山山脈,在西域有一個基點,劉璋就沒有什麼顧忌。

何況天山山脈就是一道牆,兩邊互通極少,車師國就是這樣在分裂後,天山北脈和南脈基本不通,達哈木的威勢也僅僅在天山北脈而已。

當車師各國文武聽說是大漢軍隊後,震驚的同時卻好像一顆懸著的心落了地。

烏孫攻取國家。和大漢攻取國家完全不一樣,如果是烏孫攻取。那就是敵對國的戰敗,是被統治,被奴役,是恥辱。

可是大漢攻取了車師,雖然本質與烏孫攻取並沒什麼兩樣,但是在車師文武和所有車師百姓心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。

因為大漢是大國,超級大帝國,還是不可企及的文明之邦。被這樣的大帝國統治,在車師百姓看來那是理所當然的,何況大漢又不是沒統治過車師。

當年沒分裂的車師,都是被大漢設立的戊己校尉部轄制。

現在大漢回來,而且擊敗了惡魔達哈木,那就是理所當然的統治者,而且算是王者歸來。

當劉璋宣布自己的軍隊是大漢軍隊以後。所有車師百姓都知道大漢回來了,要找回他們在內亂前的影響力,甚至是班超時代,漢武時代的影響力。

大漢從來沒打算過放棄這塊領土。

而這支漢軍的戰力,刀槍不入的藤甲軍,強悍的騎兵。幽靈般的弓騎兵,都是幾個國家的百姓親眼見到的。

而望夫山一戰,那些蛇蟲蛛蠍,還有神出鬼沒的山地部隊,在車師降兵和那些卑陸嚮導的述說下。迅速傳遍天山北脈的車師國家,至少這些參加大典的文武是知道的。

而這種傳播。一遍又一遍後,已經變成了神話,在閑談的唾沫橫飛中,望夫山是漫山遍野的毒物,黑壓壓一片飛禽……

更何況現在那些毒物和飛禽,就在典禮之上,在王宮廣場里爬來爬去,讓車師文武人人心驚。

拉提亞能利用異能和國師,坐實自己的巫神身份,而現在車師的人都已經將漢軍當成了天兵,漢軍還是和以前一樣,完全不可戰勝,哪怕是車師百年不出一個的梟雄達哈木,面對漢軍也只能覆滅。

劉璋沒有說明自己是蜀王,以一個大漢將軍身份下令將早已死掉的達哈木,以及車師後國全部王室成員押入刑場處死,當看到達哈木被車裂時,漢軍在車師人心中的威望達到頂峰。

「將軍,將軍,放了我,我願意侍奉你,我什麼都願意。」魚瑤公主對著劉璋凄聲大喊,梨花帶雨的面龐一片白色,髮絲被淚水沾濕在臉頰上,一些掉在了嘴中,看起來嬌弱的無能無力,任何一個男人都忍不住生起保護她的衝動。

魚瑤公主從小頤指氣使,喜歡的東西一定要得到,看不慣的人一定要殺掉,最開始在車師後國國內囂張,後來有了達哈木,天山北脈所有國家都是她囂張的地盤。

魚瑤公主從來沒想過有一條自己的性命會被威脅,只有她殺人,沒人敢惹她,還要討好她,一切都因為他有一個哥哥。

可是當達哈木被車裂時,魚瑤公主再也沒有了任何依憑,這時才知道離開了車師後國,沒有了達哈木,她就是任人魚肉的存在,毫無反抗之力。

可是,魚瑤公主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美貌,自己以前因為車師後國的強大和哥哥的威勢,不可能用這種美貌,可是魚瑤公主知道,自己絕對是天山北脈第一美女,自己的美是任何人都無法拒絕的。

以前魚瑤公主從來不屑任何男人,可是現在為了活命,已經什麼都顧不得了,大聲向劉璋喊出自己的請求,若不是被綁著,就算當眾寬衣解帶,魚瑤公主也不會有任何阻礙。

所有人車師人都看著劉璋,就算魚瑤公主性格再惡劣,車師的人都無法否定她的美貌,是當之無愧的天山北脈第一美女,突兀有致的身材堪稱天生尤物。

只是因為以前的達哈木和車師後國,沒人敢對這個殘忍美女有半分覬覦,甚至抬頭正面看一眼都不敢。

現在魚瑤公主沒有了任何依仗,為了活命願意付出一切,沒人會拒絕,他們也相信劉璋不會拒絕。

劉璋看了魚瑤公主一眼,向一名藤甲士兵做了個手勢,藤甲士兵提著斧頭走向魚瑤,魚瑤公主大駭,急忙再次大喊,無論如何不相信劉璋還要殺她,在萬分緊張的時刻,還勉強對劉璋做了一個惑媚的表情。飽含萬種風情,在緊張的面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