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49章卑陸國大戰(求訂閱)

第649章卑陸國大戰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20 05:05  字數:3365

「先殺你,再殺彌天。◎◎」達哈木提著鐵棒沖向好厲害,聚集全身力氣向好厲害狠砸過去,好厲害不但沒必讓,竟然用雙錘硬抗。

達哈木自成名後,還沒人敢以力抗力,而面前這矮光頭竟不知天高地厚,要與自己對拼,達哈木眼中閃過輕蔑,就要一棒擊飛好厲害,殺入川軍陣中。

可是下一刻,達哈木輕蔑的神色僵持在臉色,驚駭浮出,只感覺一股千斤巨力傳來,鐵棒好像被鐵柱撞了一般,幾乎脫手而出。

「咦。」

兩馬錯馬而過,一聲驚異,卻不是達哈木發出的,好厲害愣愣地看著達哈木,和自己交手的人,兵器沒丟沒吐血的,達哈木還是第一個,這小王子果然不簡單。

可是達哈木心中的驚駭甚過好厲害千百倍,一口鮮血就包在嘴裡,生生咽下去,心中巨震,達哈木看向好厲害,實在想不通這世上怎麼可能有力氣這麼大的人,這些年自己挑戰的猛士也足夠多了,那些人和面前這矮光頭比,簡直是螻蟻。

好厲害不知道,達哈木已經吐血了,而且是靠著全身意志才能留在馬上,拿著鐵棒的手已經完全沒有知覺,好像骨頭連著經脈斷了一樣,只是本能地握著。

達哈木知道,只要自己倒下,整個車師就會崩潰,所以他絕對不能倒下,絕對不能落下戰馬,也不能吐血,一口鮮血下肚,氣血翻湧。

「哇啊。」好厲害沒有完成劉璋的秒殺命令,對方竟然還在馬背上,大怒,提著大錘就要再沖向達哈木。

達哈木畏懼了,本能地勒馬到了一邊。而指揮身邊親兵迎上,好厲害大錘廢物血肉腦袋橫飛,什麼是殺神,這才是殺神,車師騎兵還沒反應過來,東州一千騎兵已經飛馳過來。

達哈木的八百騎兵雖然精銳,可是最多戰力相當於西涼軍,哪是劉璋這些被精心訓練的親兵對手,更何況自己的騎兵還有馬鐙馬鞍。對方現在才三百精銳。

戰力完全不對等,何況達哈木已經失去戰力,好厲害一個人如殺神一般騎著的盧馬衝殺,擋者披靡,一千東州騎剛一殺入。立刻貫穿了對方騎兵陣,隨著好厲害掩殺過去。

後面的那些臨時武裝騎兵,更不是對手,一舉擊潰,川軍騎兵沖入車師步兵陣中,車師兵驚懼了,人人萎縮著想要後退。

達哈木內傷嚴重。可是看到這種場景,也顧不得內傷,大聲喊道:「後退者,殺無赦。」

只吼出六個字。體內再次翻湧倒騰,鮮血沖了上來,達哈木趕緊捂嘴,感覺到絲絲粘稠的液體粘在手心。

「王子。你沒事吧。」旁邊一名將領見達哈木第一次沒有帶頭衝殺有些奇怪,而且這時表情也很不自然。問了一句,達哈木立刻憤怒地看向他,將領嚇的脖子一縮,再也不敢看達哈木。

要在平時,達哈木已經隨手殺了這將領,可是現在連握著鐵棒都困難了。

「立刻傳令追出去的騎兵回援。」

達哈木一直戰無不勝,這次面對烏孫軍隊,還是兩倍於敵,怎麼可能輕易認輸,此時他更想殺了劉璋,將劉璋踩在腳底,否則不足以發泄此時達哈木心中的憤怒。

可是下一刻,達哈木再次驚懼了,除了那些縱橫無敵的騎兵,後方藤甲兵殺上來,竟然刀槍不入,拿著斧頭對車師步兵屠殺,車師步兵不能動藤甲兵分毫。

自藤甲兵出道,損失最慘重的是面對許褚的虎衛軍,可是虎衛軍什麼軍隊?人人都是壯漢大漢,力大無比,又拿著幾十斤重的巨錘,在這樣的打擊下,就算再厲害的盔甲也擋不住攻擊。

可是車師這些步兵連大漢郡兵都不如,怎麼可能是藤甲兵對手,被一面倒屠殺,根本沒有還手之力。

藤甲兵到來,川軍騎兵反而撤退了,在一旁列陣,劉璋可不想輕易動用騎兵,要不是騎兵的衝擊力對藤甲兵有一定的殺傷力,劉璋連騎兵都懶得派出去。

兀突骨的綜合武力沒好厲害強,但是戰場殺傷力比好厲害恐怖得多,那簸箕大的巨斧,幾乎把周圍兩丈內劈成了真空,在這樣的殺神帶領下,藤甲兵簡直就是無敵的天兵。

這不是戰爭,這是屠殺,這是閻王來收割性命,達哈木看著自己恢復車師的本錢,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一支不知哪來的烏孫軍隊絞殺,心中滴血。

本來畏懼達哈木的威勢,不敢撤退和投降的車師士兵,看到這種殺陣,終於恐懼了,崩潰,撤退,逃跑,士兵不斷奔逃出戰場。

這次達哈木沒有攔阻了,他知道攔也沒用,而且就這樣把這些軍隊撂在這裡,達哈木絕對捨不得。

「瑤兀自,你率卑陸後國的士兵殿後。」達哈木對一名將領冷聲喝道。

那名叫瑤兀自的將領臉色煞白,他是卑陸後國的護國侯,位在左右將軍,左右都尉之上,是卑陸後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,這次是率領卑陸後國全部軍隊來助戰達哈木的。

卑陸後國算是天山北脈中等國家,兵力有兩千,可是面對這些刀槍不入的烏孫軍,和兩千頭豬有什麼區別?

看到瑤兀自猶豫,達哈木冷聲道:「我是車師聯盟總長,你難道想抗命投敵嗎?信不信我將卑陸後國夷為平地。」

達哈木說完,不再廢話,大呼一聲,帶著車師兵向北潰敗,繞城逃跑。

瑤兀自留在原地,緊緊捏著手上的長矛,臉漲的通紅,幾乎憤怒就要爆發,達哈木把他們留在這裡,不就是送死嗎?

可是瑤兀自不敢抗命,先不說達哈木這些年形成的積威,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