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47章魚瑤公主

第647章魚瑤公主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9 22:53  字數:4390

可是不管他怎麼想,都要面對川軍的進攻。

來以為因為小王子,面前的軍隊不敢攻城,所以車師士兵有恃無恐,可是這時真的面對攻城,個個嚇的篩糠。

更讓他們驚駭的還在後面,這些士兵哪怕害怕,因為達哈木的殘忍也不敢投降,可是顫抖著射出的箭射在藤甲兵身上,竟然全部掉了下去,根就是刀槍不入。

車師士兵魂飛魄散,一邊是恐怖的達哈木,一邊是刀槍不入的天兵,個個嚇的面無人色,卻不知道該不該撤退。

而這時兀突骨已經殺上來了,丈二的身軀,兩柄簸箕大的開山巨斧,那氣勢,簡直比幾千騎兵還嚇人,兀突骨一斧頭腰斬一個車師士兵,斧頭的勁風將兩個士兵掀翻。

就這一招,車師士兵再無抵抗的念頭,紛紛逃跑,兀突骨踏著沉悶的步子到了那車師武將前面。

「你,你,你,你不能殺我,小王子已經整合天山以北車師諸國,數萬人很快就……啊……」

武將慘叫一聲,兀突骨根沒等他說完,一斧頭就劈在了武將腦袋上,從當中劈成了兩半。

淡定的車師士兵沒要一炷香功夫就潰敗,川軍輕而易舉拿下車師城頭,一個人沒死,只有兩個士兵身上著火,被隨身帶的砂布滅了。

藤甲兵弱點是易著火,可也不是那麼容易燒的,必須特定的地勢才行,何況劉璋還為藤甲軍另外配備了滅火砂布

還打算給藤甲兵外面穿一層砂布,可是那樣就太重了,估計藤甲兵就是和重騎兵一樣的步兵了,打不了多久就得體力耗盡。

劉璋率軍進城,車師敗兵向王宮逃竄。一名富態的男子正與一名年輕女子對坐,中間放了兩個精美的亮晶色瓷碗,瓷碗裡面是甜水泡的雪梨。

男子大約四五十歲,正是車師後國國王,達哈木的父親,女子用小勺吃了一小口梨,皺了皺眉,明顯是膩了,扔了出去。一旁侍女急忙用布帕凌空接住,一看就熟練無比。

女子皮膚白皙,五官精美,眉毛呈現高傲的上翹,一看就是那種嬌慣的氣質。乃是達哈木的妹妹魚瑤公主,也是天山第一美女。

「這些東西吃啊吃,我都吃膩了,王兄也真是的,明明我們有那麼多庫存,從蒲類幾國和烏孫都奪來不少,為什麼不換點稀罕東西。大漢那麼多好吃的,還有上好綢緞,聽說蜀錦精美無比,為什麼不都買點回來。」

女子磨著身上華貴衣服的衣角。明顯不滿意,雖然這件衣服也是精品了,在天山南北的國家裡面應該是最好的料子,可是比起蜀錦來還是差些。

「唉。魚瑤,你哥哥是要做大事。你就再忍忍,等你哥哥真的統一了北車師,我去給他說,一定給你帶點好東西。」

魚瑤公主聽了父王的話,還是一臉不高興,聽說烏孫那邊貴族都穿絲綢,憑什麼自己不能穿,就要穿天山土做的衣服,就算做的再好,魚瑤也覺得土裡土氣的。

車師國王寵溺女兒,要是自己完全掌權,說不定就真的會去購買蜀錦和絲綢來給女兒,可是達哈木在車師後國的地位明顯超過了自己。

而達哈木一心要做大事,不但不準車師後國鋪張浪費,還把以前的奢侈全部取消了,所有自產的物資,掠奪的物資,還有其他國家朝貢的物資,都囤積了起來,就是為了統一車師後有一番大作為。

可是車師國王心裡是不想做什麼大事的,他覺得有個車師後國挺好,就這樣逍遙自在的,只是不好違背兒子的意思。

實際上車師國王也根違背不了兒子的意思,連剛才答應替魚瑤向達哈木說買蜀錦,都有些忐忑,害怕兒子不同意。

就在這時,一名車師小將匆忙闖進王宮:「陛下,陛下,不好了。」

「慌什麼。」國王不滿地看了小將一眼,這小將遇到他倒還好說,要是這麼狼狽來拜見達哈木,肯定被達哈木殺了。

「陛下,烏孫軍隊殺進城了,殺進城了,我們快走吧。」

「什麼?」國王一下子站起來,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知道烏孫軍隊就在外面,可是和守城將領想的一樣,不是跑錯路了就是來作作樣子。

在達哈木勵精圖治後,車師後國也派出了一些人調查周圍勢力的情況。烏孫的情況國王太清楚了,怎麼可能是要真打。

而且就算真要打車師,以烏孫的情況,要說服那些貴族出兵,不鬧出一番大動靜才怪,可是現在竟然什麼消息也沒有,就出動了一萬軍隊,烏孫雖然是大國,一萬軍隊也不是隨隨便便能出的。

「進城了,怎麼可能。」國王猶自不相信,一旁魚瑤公主一拍桌子站起來,粉臉薄怒:「豈有此理,烏孫好大的膽子,你們告訴他們這是達哈木的國家了嗎?」

魚瑤公主一身氣勢,美瞳收縮,現在她只想著自己的哥哥回來,將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剁成肉醬。

「告訴了,告訴了,可是他們還是……」

小將還沒說完,外面的喊殺聲就響了起來,大量敗兵湧入王宮,外面川軍向裡面迅猛進攻,藤甲軍刀槍不入所向無敵,嚇的車師士兵魂飛魄散,不是投降就是逃跑,根不敢接戰。

川軍衝進王宮,這國王顯然沒經歷過什麼戰爭,竟然來不及做反應,實際上他作反應也沒用,車師後國背靠天山,除了卑陸方向,根無處可去,除非他們遁入雪山,世襲王宮生活的他們,肯定不能在短時間下這個決心。

何況他們還指望著達哈木。

川軍包圍王宮,王宮衛士不敢接戰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