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45章車師國之風雲

第645章車師國之風雲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9 01:22  字數:3362

「嘭。」只一招,和達哈木硬拼力氣的牛敢當就被撞飛出去,吐出一口鮮血。

這時阿科和跑跑以及一石定殺到,可是心中都充滿驚駭。

阿科的長刀與達哈木的鐵棒一撞,立刻吐出鮮血,勉強穩住身形,之所以沒被撞下馬,第一是因為達哈木被牛敢當擋了一下,戰馬的沖勢已經消耗大半,而且是一石定扔了一個鐵球過來,達哈木被鐵球砸的偏了。

達哈木應付阿科和跑跑,沒有完全避開鐵球,鐵球插著額頭過去,帶起一片皮肉,達哈木大怒,一招擊敗阿科,讓過跑跑,一鐵棒砸向一石定,一石定已經知道達哈木力量無匹,急忙後仰,可是達哈木已經殺意外露,立刻變換鐵棒砸向一石定戰馬。

那迅速的招式,很明顯達哈木不止力氣大,招式也很凌厲,一鐵棒就砸在了一石定的戰馬上,戰馬悲嘶一聲,頭頂被砸的稀爛,將一石定掀下戰馬。

短短時間,阿科和四名護衛兩人重傷,一人被掀下馬,一人生死不知,只有跑跑一個人勉強穩住心神。

「我們不是他對手,撤。」

就在交手這麼一會,阿科已經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達哈木對手,立刻就要逃跑,達哈木冷哼一聲:「我車師國是你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的嗎?」

達哈木一心恢復車師,這個時候達哈木已經將自己當成了車師的王,而不是什麼車師後國。

騎兵流已經卷了過來,阿科勒馬逃走,達哈木追上去,已經滾在地上的牛敢當突然爬起,一下子抱住馬腿扯了過去。

牛敢當的力氣雖不如達哈木,可是畢竟叫牛敢當,可以抱起馬腿,更何況現在戰馬還沒賓士。牛敢當一下就將達哈木扯下馬來。

達哈木大怒,一棒打在牛敢當身上,牛敢當眼前一黑,一下就撲倒在地,此時戰馬還沒摔在地上,達哈木踏著馬背一躍而起,一把扯飛一個車師士兵。佔了馬匹追出去。

前方就是峽谷,達哈木冷冷看著氐人軍隊,現在天剛亮不久,埋伏的人應該已經潑水了,這些水在這個寒月,第二日必定凍結成冰。

達哈木可不是純粹的武夫。是一個狡詐的人,他不是要勝阿科,而是要完敗阿科,藉此豎立自己的威望,讓天山北脈其他車師國家不敢反抗。

只要有幾百人守在冰面的另一端,氐人軍隊絕對通不過那狹道,何況還有兩千人。必然全軍覆沒。

可是下一刻達哈木愣了一下,眼中閃過濃重的疑惑光芒,氐人的軍隊竟然就這樣通過了,完全沒有打滑了現象。

達哈木瞳孔收縮,他知道出意外了,他想不到什麼意外,因為布置在折蘭英那裡的眼線說的只有五千人入侵,這五千人的確都在這裡。

可是達哈木已經不打算想那麼多。無論如何要留下這支氐人軍隊,帶著八百騎兵繼續追殺過去。

阿科看了一眼狹道地勢,再看達哈木的騎兵,自己這些下馬的騎兵絕對不是車師騎兵的對手,何況達哈木的武力還那麼變態。更何況達哈木後方還有大量車師步兵。

阿科知道跑不出去了,如果繼續潰逃,只會被追殺致死。

阿科立刻要組織殿後的士兵。可是達哈木已經殺到,這時阿科才見識到了達哈木八百勇士的實力,昨夜夜戰沒看清楚,這些人除了騎射。騎戰根本不在氐人之下,甚至堪比西涼騎的精銳,原本想利用車師軍不習騎戰的特點阻擋追兵。

可是殿後的士兵只一個回合,就被達哈木沖開,阿科再次潰敗。

「左帥,看,這裡有一個布褂,好像是蜀王留下來的。」一名將領急匆匆只看見狹道上豎立一個布褂,非常顯眼。

阿科一看,大驚,「這裡竟然有伏兵要用水結冰阻擋我軍,好險惡。」

阿科只覺得後背發涼,要是這個狹道真的結了冰,還有伏兵,自己的軍隊一定會全軍覆沒。

「蜀王的軍隊解決了伏兵,為什麼不救援我們?」那名將領邊跑邊道,後方士兵不斷被追兵絞殺。

阿科聽到這裡,只覺得無比汗顏,自己落到這個下場,能怪川軍嗎?恐怕說出去給任何人聽,任何人都要笑掉大牙吧。

自己率領氐人五千精兵,進攻一個小小的蒲類前國,竟然被打成這樣,要不是川軍,自己還差點全軍覆沒,就算是天山北脈的車師全部聯合起來了,自己這五千精銳也有一戰的實力。

可是現在呢?五千人被一群小國的垃圾追殺,戰馬還全丟給別人了,作為一個武將,自己早該自殺謝罪了。

「蜀王的川軍不是不救,是根本沒想到我們這麼沒用。」

阿科悲涼的說了一聲,他是知道川軍的計劃的,雖然不知道劉璋要走哪條路,但是一定是去偷襲某一個城郭去了。

誰也不會想到自己五千騎兵竟然敗給這些不入流的國家,就算是自己來之前,自己也沒想到,自己最多是不能突襲得手,敗?阿科就沒想過會敗。

「狹道外面是遼闊草原,我們肯定會被追殺的全軍覆沒,必須斷後了。」

「我斷後。」

「我斷後。」

氐人將領紛紛請命,阿科道:「一石定和我留下,跑跑立刻率軍離開。」

「左帥,你和一石定受傷了嗎,該你們走,我留下。」跑跑大聲道。

「就是因為我們受傷了,才要斷後,否則我們根本走不掉,而且你跑得快,一定跑出去,讓折蘭首領和蜀王為我們報仇。」

阿科說完已經拿出長刀轉身,一石定帶血跟上,跑跑狠狠一甩手,率著其餘士兵跑出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