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43章車師小王子

第643章車師小王子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8 00:15  字數:3321

只見伏兵前排的士兵每個人都抱著一個水桶,劉璋隱隱能看到裡面水的反光。

劉璋肯定那是水,如果是油,這麼多敞開的桶,會有氣味傳出。

劉璋徹底納悶了,見過用弓箭偷襲的,見過用石頭偷襲的,見過用桐油偷襲的,就是沒見過用水偷襲的,那是濃硫酸還差不多。

天漸漸黑下來,哪怕已經四月,草原的風依然像刀子一樣刮過。

「好冷啊。」蘇藍說了一句,顯然安息帝國沒有這裡這麼冷,蘇藍不太適應,兀突骨連忙將鋪蓋一樣的外衣搭在了蘇藍身上。

「夫君,要不先回去吧,看看怎麼把這支夫君一網打盡。」蕭芙蓉說道。

劉璋遲疑地點點頭,也想先回去籌劃,然後紮營,明日再繞過戈壁灘,可是劉璋站起來冷風一吹,立刻心中一亮。

「我明白了,好狡猾的西域人。」

劉璋終於明白這些蒲類人為什麼用水偷襲了,可能這裡用水偷襲比用濃硫酸效果還好,這麼嚴寒的天氣,如果晚上把水澆在下面的寬道上,第二天還不全部結成冰?

阿科的軍隊如果從這裡通過,騎兵根本走不了,那好不全軍覆沒,劉璋這時才看到土山那些雜草中間還堆放有柴草,很顯然是等阿科的騎兵過不了寬道,就將柴草扔下去。

這些西域人沒火箭等利器,這些土辦法還真不錯,如果不是自己發現了,阿科這支五千人的軍隊怎麼死都不知道。

可是。兩千人趴在那土包上。阿科因為是突襲來不及檢查。被自己發現了,要解決這兩千人還不是分分鐘的事。

…………

阿科率軍到了蒲類城,看見城頭守軍慵懶,果然毫無防備,立刻率領氐人騎兵攻城,蒲類國的城牆只有不到兩丈,騎射都可以壓製得對方抬不起頭,再加上對方猝不及防。組織不起來防禦,蒲類被迅速攻下。

阿科率軍進入了蒲類城,還沒到王宮,就看見蒲類前國的國王率著文武大臣來迎接,每個人臉上都誠惶誠恐。

「不知折蘭首領神兵到達,求左帥恕罪。」國王帶著幾十個文武參拜阿科,折蘭英取得河套後威望大漲,阿科作為二號人物,同樣水漲船高,左帥阿科在這些小國還是很有名的。一看到打出的旗幟,國王就知道誰來了。

「哼。」阿科冷哼一聲。俯視國王道:「我折蘭首領乃草原梟雄,取得河套之後,草原之人莫不心服口服,聽說你膽敢糾集其他國家,蠱惑諸國民眾,要與折蘭首領作對,不想活了嗎?」。

「沒有,沒有。」國王連忙低頭否認,聲音顫抖,肥胖的身軀嚇的如篩糠一般,但是阿科沒看見,低著頭的國王眼睛中閃過一抹冷笑。

「還敢說沒有,你真當我不敢滅了你小小蒲類嗎?」。阿科厲聲道,蒲類是個小國,總人口也只有幾千人,還真擋不住阿科的五千人,如果攻城,蒲類壯丁還可以扔石頭,只要進了城,那些民夫軍隊就跟普通百姓沒區別了。

但是滅一個蒲類容易,要鎮服其他國家卻難,要是滅了蒲類國而找不到代理,蒲類不會穩定,要是屠城也不是辦不到,但是其他車師國家必然心寒,那肯定要聯合起來對抗氐人了。

阿科知道不能這麼做,只是威脅一下這國王而已。

「那都是我的一個都尉糊塗,我是極力反對的,現在鑄成這等大錯,小王后悔不已,只要左帥和折蘭首領原諒,小王終生不敢背叛折蘭首領,同時願意對摺蘭首領賠償。」

肥胖國王向後面的人招招手,幾輛大車運了過來,阿科沒有說話,實際上這也是最好的效果了,快速突襲成功,必然能夠威懾車師諸國,一味殺戮是不行的,現在蒲類國這麼快被攻破,相信其他國家必然忌憚。

而作為冒犯氐人的蒲類前國,當然要做出賠償,不過蒲類是個小國,阿科也沒打算要多少賠償。

可是當看到蒲類的賠償時,阿科還是嚇了一跳,只見蒲類弄來了五車禮物,一車是金銀珠寶玉石等,還有許多原礦銅塊,鐵塊,另外還有一車黒木。

金銀珠寶不用說,而在草原的鐵塊和銅塊可不比中原,那是很珍貴的,而這些銅塊鐵塊顯然是提煉過的,只需要簡單的冶煉就可以變成兵器,草原非常缺少兵器,幾乎都是從中原買的,價格昂貴。

許多時候草原為了得到鐵器,以買鐵鍋為名買來鐵器,然後鑄造成兵器,可以想像草原要得到鐵器的艱難。

川軍對西羌的鐵器管控,也是威懾西羌的一個重要法寶。

這麼多的鐵器銅器,雖然對於整個氐人軍來說也不算很大財富,但是絕對是蒲類的全部,再加上金銀珠寶,估計是這個國家全部的國庫,而那黒木用處也很大。

黒木是天山一帶的針葉木,非常堅韌,一般來說中原購買黒木是為了建築,黒木做的建築不但堅固,不蟲腐,而且冬暖夏涼。

單是草原人得到黒木,一般來說是做兵器的木杆,這樣的兵器,木杆和金屬差不多,戰鬥力和兵器折損率會大大降低。

所以這黒木與銅塊鐵塊一樣,也是做兵器的。

這麼多優厚而且實用的東西,竟然都被獻出來了,估計掏空了蒲類全部積蓄,阿科也不好再說什麼,接受了禮物。

眼看天就要黑了,阿科就在城裡過夜,為了保險,連國王送來的食物都沒吃,全部吃的乾糧,這一仗贏的輕鬆,收穫卻很大,不但震懾了蒲類,還獲得了很多戰利品。

阿科想著,可是突然皺眉,發覺有點不對,這蒲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