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41章塞外接頭

第641章塞外接頭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7 23:47  字數:4438

諸葛亮這時才安心下來,就害怕曹羨幫助曹操,至於川軍,除非諸葛亮真是妖怪,一個被逼嫁的對象,還是殺死曹羨未婚夫婿的人,諸葛亮無論如何想不到曹羨會幫助川軍。

以曹羨性格,有這麼多過節與川軍水火不容絕不為過。對這一點,諸葛亮並沒有懷疑。

曹羨看著驚訝之後慢慢鎮定的氐人將領,凝重道:「這次我逃婚一次,卻被川軍抓了回去,我對劉璋虛以委蛇,趁著長安吸納流民城內混亂,晚上再喬裝逃走,可是卻意外聽到一個驚人秘密,乃是川軍的絕密軍事計劃。」

「絕密軍事計劃?」眾將都凝重起來,諸葛亮也仔細聽著,心裡想到是不是川軍還是要對曹操孫權採取軍事進攻,川軍這麼大動作收縮防禦,難道是欲進卻退?那這代價也太大了吧?

卻聽曹羨道:「具體的計劃我沒聽到,只聽說了川軍要對我們氐人動手,而且這次出兵規模會很大,應該是要將我們一舉拔出。」

眾人聽到曹羨的話都驚愕不已,川軍竟然是要對氐人動兵,而且是大規模出動,如今氐人雖然控制了河套地區,可是遠遠沒有紮下根基,還面臨東部鮮卑的強大壓力,如果這時候川軍對氐人動手,氐人真的招架不住。

諸葛亮仔細想了一下,還真的覺得大有可能,川軍收縮防禦以後,與曹操隔出一個中原,根本就不會見到兵鋒,江東孫權更是一蹶不振,整個江東實力還不及荊州十分之一。

可以說川軍現在根本不受威脅,而現在川軍要休養生息面臨的唯一隱患就是北方的氐人,因為誰都知道折蘭英與劉璋是生死大仇。

川軍現在進攻氐人肯定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哪怕氐人的根基不穩,哪怕有鮮卑人牽制,川軍要想出長城與氐人大戰。不出動大軍是不可能的,而且根本不可能完全滅了氐人。

而最重要的是,諸葛亮知道川軍糧草較少,這時候進攻很不明智。

按照常理這個時候川軍不該進攻氐人,可是諸葛亮想到了南蠻和西羌,這兩場戰爭何嘗不是川軍在很疲弱的時候出兵,並且徹底蕩平的。而這兩場戰爭同樣是為了休養生息。

也就是說以劉璋的性格,為了讓川軍休養生息,真的很可能先滅了氐人,曹羨說的話絕非沒有道理。

「哼,川軍就算再強,要滅了我們氐人劉璋還缺一副好牙口。」一名氐人將領恨聲道。

所有將領都知道這將領說的是氣話。川軍要滅氐人是很難,可是只要川軍與氐人開戰,東部鮮卑一定會趁火打劫,那個時候氐人面臨兩面夾擊,就算不滅,也完全不能恢復。

很可能氐人回到折蘭英以前的氐人時代,散落各處。再也無法崛起。

「首領,我聽說川軍要率軍西征崛起的莎車,難道這是川軍放出的煙霧嗎?」諸葛亮問道,雖然諸葛亮出口問了,但是諸葛亮是不相信川軍虛張聲勢的。

川軍可以假裝去西域,然後假途滅虢,滅了氐人,也算是一個奇襲計策。

可是這個計策一旦施行。就算滅了氐人又怎樣?川軍的威信將完全掃地,因為川軍做出這麼大聲勢去進攻西域,還說是為蜀商出頭,還說是援助大漢的藩屬國,還說是捍衛大漢天威。

如果後來證明這是一場烏龍,劉璋根本不去西域,是要滅氐人。那川軍就什麼都不是了,要知道就算是現在的川軍地盤,雖然世族的觀念淡化,對大漢天子的忠誠沒那麼高。基本都是忠於劉璋個人的。

但是大漢不管世族,百姓,還是商人官員,都是以大漢為祖國的,大漢這兩個字足夠讓他們驕傲,劉璋要是拿「大漢」這兩個字開玩笑,那開的就有點大了。

這比川軍西征西域失敗還要嚴重太多。諸葛亮相信劉璋還不可能這麼蠢,要是這麼蠢,那今天的天下就沒有劉璋這個人了,更別說什麼天下第一大諸侯。

而諸葛亮之所以明知道劉璋不會虛張聲勢還要問,不是懷疑曹羨說的話,曹羨說的逃出長安,以及川軍要對氐人下手,諸葛亮都沒懷疑,因為有足夠理由支持。

但是諸葛亮還是懷疑,就是因為曹羨說這麼多合理的事情扎堆了,這很蹊蹺,要不是肯定曹羨不會幫劉璋,曹羨與川軍是死敵,諸葛亮甚至會懷疑曹羨要出賣氐人,可是曹羨是氐人首領,這很荒謬。

諸葛亮只有一點點疑惑,所以問了這句試探的話,如果曹羨回答川軍的確是虛張聲勢,諸葛亮還是不會懷疑曹羨,但是一定會想劉璋是故意把消息放給曹羨的,然後故意讓曹羨逃婚的。

「應該不是煙霧。」曹羨肯定地道:「據我所知,在我離開長安的當天,川軍大將趙雲在長安挑選精兵準備西征樓蘭,而真正要進攻我氐人的統帥是周不疑。」

諸葛亮聽了曹羨的話,終於凝重起來,看來川軍是真的要對氐人下手了,「周不疑」,諸葛亮沉吟一下,才想起是當初第一屆四科舉仕辯倒大儒許靖的人,後來成都平叛也有此人的影子。

諸葛亮隱隱感覺這個周不疑是個有本事的人,但是因為周不疑從來沒出現在川軍檯面上,所以也拿不準。

而一個將領先問了出來:「周不疑是誰啊?」

「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,一直跟隨在劉循身邊,現在劉循管理長安,這人一直出謀劃策。」曹羨說道。

「十五歲?剛成年?」眾人都疑惑,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想這麼年輕一個人有什麼能耐。

「好了。」氐人大將阿科站起來,對曹羨行了一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