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35章仇深似海

第635章仇深似海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6 03:13  字數:3355

「香香,有時候看到的壞人不一定壞

「恩?什麼意思?」孫尚香一頭霧水。

「安心去長安吧,比待在建業好。」

「長安比建業好?」這下孫尚香更不懂了。

過了許久,喬無霜突然覺得,既然都去長安了,有些事情告訴孫尚香也沒什麼,反正不管孫尚香願不願意,她也要成為川軍的人了。

「香香,你知道你大哥怎麼死的嗎?」喬無霜問孫尚香道。

「不就是在出征劉璋前夕,被許貢豢養的死士殺死的嗎?大哥英雄蓋世,如果大哥在,江東絕不會今天這樣。」

孫尚香說著捏緊拳頭,現在許貢的死士沒了,而要不是劉璋殺了自己三哥,偷襲柴桑,讓大哥覺得恥辱,大哥不會要出征荊州,也不會死。

殺死三哥,間接害死大哥,給屈辱二哥,讓自己被迫出嫁,新仇舊恨,孫尚香恨透了劉璋。

喬無霜搖搖頭:「不是劉璋害死夫君的,也不是許貢死士害死夫君的,望江樓是江東世族一手策劃的,是現在江東那些道貌岸然的文官害死夫君的。」

「什麼?」孫尚香只覺得腦袋「轟」的一聲,完全被喬無霜的話怔住了,定定地看著喬無霜,彷彿聽錯了。

「不管你信不信,夫君臨死前就告訴我了,是江東世族害死他的,因為當時川軍對江東還不能形成威脅,他們不想打仗。

當時曹操與袁紹對峙官渡。夫君就像偷襲許昌。我聽夫君說過。許昌防守薄弱無比,偷襲易如反掌,可是就是江東世族不斷用各種借口阻撓,才不能偷襲。

而就在這個時候川軍偷襲柴桑,殺了三弟,還有江東第一大將太史慈,夫君才決定征伐荊州。

世族當然還是不希望夫君動兵,但是這次三弟死了。太史慈死了,川軍又在柴桑擄掠了一番,夫君要征伐荊州,張昭等人根本找不到理由反駁。

所以他們正面諫言不行,就策划了望江樓之事,害死了夫君,夫君臨死說『江東沒有恨』,我知道夫君將江東看得比他生命還重,如果江東沒了,夫君一定死不瞑目。

所以我害怕江東分裂。一直沒有說這件事,就是希望那些世族能好好保著江東。可是沒想到,弄成了今天這個結果。」

喬無霜說著心中悲涼,也早已麻木,江東世族現在算是自食惡果嗎?如果當初支持夫君征伐荊州,還會這樣嗎?

可是喬無霜知道,以那些人的本性,就算再來一次,他們還是會選擇害死夫君,一個想征戰天下的主公不是他們想要的。

看著孫尚香半響反應不過來的神情,喬無霜淡淡地道:「香香,我心中恨透了那些文官,可是因為夫君的話,才沒有說什麼,只要江東永遠在孫家手中,我也永遠不會說。

可是現在二弟的權力明顯被魯肅張紘架空了,如果他們真敢另立主公,我一定會將望江樓之事告知天下人,我相信總有忠義的將領,如程普黃蓋會出來,到時候就算江東沒了,我也在所不惜。

所以香香去長安真的沒什麼,江東已經是那些文官的天下了,在江東生不如死,其實我有時候還感謝劉璋,可以讓我換個地方透透氣。」

喬無霜說著苦笑了一下,她當然知道去長安是當人質,可是她感覺在江東,面對仇人卻不能說出來,只能在那個幽深小院深居簡出,比人質還不如。

可是孫尚香聽著喬無霜的話卻徹底震驚了,對於大哥的死,她最恨的是許貢,可是許貢已經死了,她就只能將仇恨轉移到劉璋身上。

可是現在才知道大哥是世族害死的,如果這是真的,那世族就不止是害的大哥,也是害的整個江東。

想起大哥死後,江東蒙受的一次又一次屈辱,一次次錯過攻擊川軍的機會,而自己竟然被迫兩次出嫁。

當仇恨的源頭改變,孫尚香的仇恨全部轉嫁到了那些文官身上,那不止是仇,還是欺騙,被欺騙了這麼久才知道殺害大哥的真兇,孫尚香只感覺對世族的恨如泄堤洪流,比對劉璋的恨還要多千萬倍。

孫尚香突然想起當初在許昌,想起魔鬼一般的劉璋,屠殺十幾萬世族眼睛都不眨一下,表情淡的讓人害怕,而當時的孫尚香覺得劉璋毫無人性。

可是孫尚香現在想起來,竟然湧出一股「殺得好」的感覺,甚至孫尚香也好想將江東那些世族圍起來全部推入萬人坑中。

孫尚香脾氣火爆,敢愛敢恨,以前對劉璋的恨毫無保留,現在對江東世族的恨也一樣。

這時對世族觀念急轉的孫尚香,才終於對一些事情理智分析,川軍的名聲雖然被世族的筆刻意醜化,但是那也是麻痹下面的普通百姓,那些百姓生活的地方不過方圓十里,當然只能聽那些財主老爺的。

可是具體川軍怎麼樣怎麼會瞞過孫尚香,只是以前孫尚香和許多名士不願意承認罷了,雖然川軍對世族是斬盡殺絕,可是對百姓是沒得說。

不止是土地令讓百姓有土地耕種,少了租稅而只用上繳更低廉的賦稅,四科舉仕讓普通人,只要有才,就可以做官,而不用看世族臉色,更不用遵循世族那一套潛規則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占城稻,雙季稻,改良後的種植方法,官府出租的農具等等,都讓荊益百姓過上了好生活。

而上次在川營中雖然時間不長,可是孫尚香感覺得出來,川軍將士都對劉璋忠心耿耿,就是自己大罵劉璋時,那些將士表現出對自己的憤怒並不是裝的,不是用來討好的主上的。

當得知江東世族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