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32章荊州龐統

第632章荊州龐統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5 02:15  字數:4461

「發兵西域?」張任等將領都是一驚,西域數千里之遙,那可不是說打就能打的,這牽一髮動全身,而且現在川軍正是休整期。

張任很想立刻就勸休兵,可是劉璋的話明顯沒給出商量的語氣,張任有些疑惑,這麼重大的決定,劉璋就算再獨斷,也會留下一些商量空間,現在卻似乎把話說死了。

但是張任不是一個察言觀色的人,雖然他會察言觀色,但是他不會根據察言觀色的結果決定自己的言行,該諫的還是要諫。

「主公,征討西域事關重大,聽說莎車國女王拉提亞擁有精銳騎兵五千,而且還有一些詭異的巫術,另有步兵,駱駝兵等兵馬五萬,並且依然在擴充之中。

如果我們要征討莎車,萬里之遙不但曠日持久,我們最少要出動莎車國一半的兵馬,末將看來需要精銳騎兵一萬,步兵兩萬以上。

這已經相當於當年孝武皇帝征伐大宛,但是我們的府庫卻遠遠不如當年的大漢,面對的對手卻強於大宛,對我們十分不利。」

當年貳師將軍李廣利徵調屬國騎兵六千,步兵幾萬,還在一些西域國家幫助下,才拿下大宛,而且此舉是漢武帝耗盡國庫的重要一環之一。

班超當年平定莎車,也是糾集的西域國家兵馬,就近取人,根本不敢從大漢內部發兵。

平定西域那不是燒錢,那是直接將府庫點了。

「那以張將軍的意思,我們如何處理?」劉璋問張任道。

張任一下回答不出來了,本來想說用外交手段的,可是那無疑是幼稚的行為,莎車國的女王野心這麼大,豈是使者能解決的。

而且使者去了,不但代表軟弱,而且根本毫無作用。去議和,莎車國肯定議和,人家要的就是西域,等拿下樓蘭和其餘頑抗的小國,直接與大漢接壤,人家要怎麼樣,就隨意了。

「好了。」劉璋擺擺手:「實話告訴大家。莎車國不但關係維護我商人的利益,關係我們大漢在附屬國的權威,關係我們大漢的威望,更關係我們川軍的切身安危。

大家試想一下,如果莎車國真的在西域建立起了帝國,與我們大漢接壤。我們要在玉門關駐守多少兵馬?如果莎車國騷擾,我們每年要向玉門關運送多少糧食輜重,要養多少邊疆軍隊?

所以,莎車帝國決不能形成,這關係我們川軍的後背,當斷不斷反受其亂,現在不把拉提亞勢力剪切在萌芽。他日就是我川軍心腹大患。所以本王已經決定發兵。」

劉璋說完緩了一口氣,緩聲道:「當然,張將軍說得也有道理,打,不能蠻打,不然我們川軍府庫就算翻過來也不夠我們打一場的,我的計劃是……」劉璋突然頓住,看向一旁的周不疑。

「不疑。你覺得怎麼打好?」

周不疑似乎猜到劉璋會問他,「那要看殿下需要什麼結果,如果只是要扼殺莎車帝國於萌芽就簡單多了。

據我們的消息,莎車國這次得罪的可不止大漢,還有月氏國和大秦國,大秦國萬里之遙就不考慮了,還有個月氏國。

月氏國號稱帝國。實力應該很強,他們既然已經要與莎車動兵,那我們動兵完全可以不出全力,我們只需要派出援軍到樓蘭。與莎車國形成僵持,戰事拖延。

等月氏國打到莎車,我就不信莎車國那女王能無動於衷。」

周不疑說完,立刻引起一片稱讚的聲音,周不疑說的計策當真可行,大漢又不是真的要消滅莎車,西域國家眾多,只要不冒頭,滅不滅莎車沒多大關係。

而只是牽制住莎車,樓蘭又距離玉門關較近,那麼消耗的糧草必然大大減少,可以說此策既達到了目的,又減少了消耗,實在是萬全。

眾人都很佩服周不疑,周不疑今年才十五歲,剛剛成年,以前知道周不疑才華的除了劉璋,實在不多,因為周不疑每次說話,都是對劉璋說的。

眾人基本都停留在當初第一屆四科舉仕,周不疑舌戰大儒的印象,而這次關中恢復,見識到了周不疑內政的力量。

沒想到現在周不疑對軍事和戰局總體把握也這麼到位,這才真正刮目相看。

可是劉璋卻皺著眉,他知道周不疑說的是正確的,也不知道那拉提亞女王怎麼想的,放著調兵的貴霜帝國不管,非要和一個樓蘭死磕。

可以說如果漢軍真的牽制住莎車軍隊,那以貴霜帝國的強大,必定對莎車狠狠地打擊。

可是這樣的結果是什麼?貴霜擊敗莎車,就佔領了西域西部,本來大宛國等小國,已經被貴霜從大漢手裡劃為自己的勢力範圍,再擊敗莎車,貴霜威望大漲,那西域就成了貴霜的後花園了。

現在大漢的人還沒把西域當成大漢的領土,所以周不疑這樣獻策沒有任何錯誤。

可是劉璋作為一個後世人卻不能這樣想,在劉璋心裡,西域就是大漢的領土,雖然暫時收不回來,也不能被別人奪走。

川軍和莎車在樓蘭死磕,不是白白便宜了貴霜嗎?

莎車突然快速崛起,根基淺薄,還長久不了,要是被貴霜懾服了,貴霜勢力就真的拓展到東亞了,這樣的生意絕對划不來。

「好,不疑的策略可行,這次我們從長安出動一萬精銳,騎兵六千,步兵四千,由趙雲率領,再傳令涼州刺史王異,以僱傭形式從西涼和羌地徵調兩萬兵馬,發兵樓蘭,牽制莎車軍隊。」

劉璋估計了一下,這已經是川軍能出動的兵馬極限,如果再多,絕對會大量損耗府庫,而且就算是這樣,這樣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