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30章是不是主公大限到了?

第630章是不是主公大限到了?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4 09:23  字數:3885

曹羨只感覺自己聲音發顫,她不相信北宮止還活著,她親自見到了北宮止的魂,可是面前如夢幻的場景,迫切讓她如要醒的美夢用力抓住。

「是我,折蘭,氐人山谷里,北地氐營。」

聽著劉璋說話,曹羨怔怔地看著劉璋,還是不相信劉璋就是北宮止,北宮止小墳包彷彿就在眼前,面前的人卻穿著王服。

可是淚水卻不由自主流出來,哪怕一萬個疑惑,可是曹羨肯定面前的人就是自己心中北宮止,只要聽他的聲音,看著他的臉龐,感受他的神態,無論多麼細緻的特徵,曹羨都一直保存在腦海中。

無論多少疑惑,無論多少不合理,曹羨都肯定面前的人就是她的北宮大哥。

劉璋看著曹羨的神態下了戰馬,他同樣心中無盡的疑惑,可是面前的人是折蘭英無疑。

折蘭英一下子跳下戰馬,衝進了劉璋的懷抱,死死將劉璋抱住,淚水嘩啦啦地流出來,哭的傷心欲絕。

「蕭夫人,你就不介意?」好厲害看到這個場景,知道沒什麼事了,跟蕭芙蓉開玩笑。

蕭芙蓉淡淡道:「難怪你不敢同時娶了兩個,原來是害怕寶兒姑娘介意啊。」

好厲害一下討了個沒趣,他一直為這事頭疼,寶兒自從征伐雍涼後,就不止一次勸好厲害也娶了燕宮雀兒,而且還和燕宮雀兒成了好朋友,這讓夯粗的好厲害無法處理。

只是最近因為主公身體,好厲害再也沒考慮過這事。

劉璋和曹羨什麼也沒說,上了同一匹戰馬回到長安,劉璋來不想這樣的,但是剛剛哭過的曹羨。好像生怕離開劉璋一樣,不願意自己乘馬了。

經過城門時,百姓和川軍將士都是大奇,一頭霧水,不明白開始還哭著鬧著要離開長安的曹羨,怎麼這時和蜀王騎同一匹馬回來了,臉上還帶著一絲絲甜蜜。

旋即所有人都恍然大悟,看來這曹操的女兒是因為昨夜劉璋沒理她賭氣,所以要出城。這時候蜀王親自追出去,作為女人,當然甜蜜了。

眼看曹羨這麼漂亮一個姑娘,與蜀王坐在同一匹馬上千依百順,感受到城門周圍人的眼光。臉上帶著一絲暈紅,都不禁羨慕,城門校尉更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。

「好啊你,竟然利用了我那麼多次,還,還害得我將氐人帶出草原,差點就全軍覆沒了。」

回到王府。劉璋和曹羨終於第一次坦誠地說話,將以前那些誤會全部澄清了,曹羨終於知道,原來自己的北宮大哥。就是自己的仇人劉璋。

當曹羨得知北宮止竟然是劉璋扮的,自己最開始就被騙了,心裡就不舒服。

可憐自己還去北宮止墳前哭了好久,還一直想著為他報仇。原來根就是一個陌生人。

可是除了心裡那小小的一點怨懟,曹羨此刻心裡還是被甜蜜包圍。自己原以為自己的未婚夫婿死了,自己愛的人死了,從此以後或者就是一輩子的報仇,活在仇恨的陰影中,甚至是在長安過一輩子的清冷屈辱生活。

可是現在未婚夫婿活過來,曹羨頃刻感覺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從無邊的黑夜,變得一片陽光,彷彿以前受過的苦都再也不存在一般。

曹羨偎依在劉璋懷裡,輕輕捶打了劉璋幾下,卻感覺劉璋輕輕推開了她,曹羨一怔,睜著剛哭過的眼睛看著劉璋。

「折蘭,我之所以一直騙你,還不就是因為你說你仇恨我仇恨川軍嘛,我都還沒問你為什麼恨我呢,難道就是因為你是曹操的女兒,我是你父親的對手嗎?」

劉璋問了出來,曹羨卻愣了一下,自己為什麼仇恨劉璋?搜索了好久曹羨才記得以前恨劉璋,是因為劉璋逼迫父親將自己嫁出去。

可是這個小小的仇恨,從得知北宮止死那一刻,就已經完全被遺忘,曹羨對劉璋的恨意滔天都是因為那座青墳。

可是現在知道那座墳里埋的根就是個陌生人,所有仇恨都消失不見,曹羨幾乎想不起來為什麼恨劉璋了。

曹羨說了答案以後,劉璋表情僵了一下,感情是這樣,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曹羨,和曹羨那一段對話。

「我爹逼著我嫁給一個壞蛋。」

「多壞?」

「隔壁王二麻子。」

「不認識。」

「你想像一下嘛。」

「總之,隔壁王二麻子,長的又丑,德行又壞,動不動打人殺人,鄰居和家裡人都看不慣他,總之就是缺點無數,一無是處,可是我爹因為一畝地,硬生生要把我送給他,你說,我能待在家裡嗎?我出嫁那天就跑出來了。」

原來自己就是那個長的又丑,德行又壞,動不動打人殺人,鄰居和家裡人都看不慣,缺點無數,一無是處的王二麻子。

現在回想才知道曹羨說的什麼意思,當初樊城之戰逼得曹操割地求和,還把曹羨嫁給自己,在曹羨心裡自己是個濫殺的屠夫,就不願嫁,何況還是被逼。

曹羨生出恨意,不能恨自己父親,當然就只能恨劉璋了。

「原來我就是那個王二麻子呢。」劉璋打趣地說道。

「不要以為你比麻子好到哪裡去。」曹羨又埋在了劉璋懷中,當聽到劉璋就是北宮止的時候,曹羨心中的確驚濤駭浪,可是現在平息下來了。

劉璋的身份曹羨已經不在乎了,只知道抱著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北宮大哥,是自己的未婚夫婿。

可是劉璋卻再次推開了曹羨,這次劉璋表情變得鄭重了許多,曹羨突然沒來由的砰砰亂跳起來,不知道自己在為什麼緊張。

「折蘭,你還是回你父親那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