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25章最孤獨的新娘

第625章最孤獨的新娘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2 10:33  字數:3404

而最讓周泰心痛的不是自己輸了,而是心上人最終沒有得到幸福。

「哪怕我什麼都不是,武力不如你,智慧不如你,也不可能得到你,但是我會永遠在你身後,照顧你一輩子。」

…………

劉璋率軍回到長安,劉循帶了十幾個隨從來迎接,周不疑蔣琬都不在,看起來有些冷清,不過劉璋知道,現在長安百廢待興,大量遷移人口湧入,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,要是文武百官都來迎接自己,那才不正常。

果然,劉循迎了自己後,自己進入長安城,劉循不得不去處理事情了。

劉循看到自己的時候,雖然努力剋制,但還是流淚了,劉璋心中有些嘆息劉循不爭氣,可是看著一個十歲的孩子,帶著一群人東奔西走,也的確苦了他了,劉璋沒有再說什麼。

如今川軍鼎盛,孫權曹操加起來的實力也不如川軍,而且川軍佔據絕對地利,在周不疑法正黃月英輔佐下,如果劉循還不能一統天下,那真的是阿鬥了。

至少劉循雖然仁慈一點不適合亂世,智商也不高絕,但是基本的能力還是有的,應該比阿斗強。

劉璋帶著軍隊踏入城門,看到長安城來來往往都是行人,秩序有些混亂,應該是家還沒有安的穩定,為了防止發生意外,劉璋命令全軍下馬。

帶著一點冷氣的太陽光射下來,劉璋微微有些頭暈,其實在離開江夏之後。劉璋就是不是感覺頭暈。好像中暑一樣。

但是這種頭痛。比三個月來那隱隱的頭痛劇烈了太多。

劉璋知道這是華佗用針灸壓制病情快要到極限了,或許就在這幾天吧。

可是下一刻,原本還頭痛的劉璋突然一陣驚喜,在來往百姓的空隙中,劉璋看到一個白衣的窈窕纖影站在長安大街中央,彷彿突然降落凡塵的仙女,手中一根紅菱鮮艷欲滴。

曲凌塵看到劉璋那一刻,什麼也沒想。撲進了劉璋懷裡,劉璋感覺被抱的很久,曲凌塵好像要將身體融化在自己身體一樣,同時,劉璋感到肩膀一陣濕潤。

「嫣兒,這些年你去哪裡了。」劉璋也抱住曲凌塵,他還是習慣叫曲凌塵「嫣兒」,或許代表他們的相識吧。

「夫君,我後悔了,當初不該離開你的。從今以後,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。」

許多百姓並不知道劉璋身份。而現在長安到處都是川軍大員,帶著很多親兵安撫流民,維持秩序的將軍到處都是,所以劉璋進城並沒有人圍觀。

可是這時見到曲凌塵這麼漂亮的女子和來的將軍抱在一起,立刻引起了周圍百姓側目,如果單從相貌上,劉璋雖然不醜,但是還是配不上曲凌塵,可是當兩個人抱在一起,所有人都覺得很般配,甚至融合在了一起。

曲凌塵旁若無人地對劉璋說著,淚水如斷線的珠子滴落在劉璋肩膀上。

劉璋聽著曲凌塵的話,只是默默點頭,「從今以後」,還有多少以後?

…………

當曹羨被曹操的使者送來長安時,長安正舉行蜀王登位大殿,而因為長安事情實在太多,劉璋讓劉循將登位大典,和迎娶曹操的女兒定在同一天。

為了一個曹羨耗費人力時間,荒廢長安建設,劉璋可不會幹。

如此一來,登位大典的光芒就完全掩蓋了所謂的婚禮,甚至曹羨這個新娘根本就沒人注意到,再聯想到來的路上,這次禮樂隊沒有像上次一樣吹吹打打,而基本都是一些為了防止自己逃走的曹軍士兵。

曹羨只覺得自己命運無比悲涼,比那兩個守寡的姐姐還要苦。

被父親當做政治犧牲品賣出去,還賣了兩次,要嫁給一個人人憎惡的屠夫,還是用這種屈辱的方式嫁過來,而現在看來,那個憎惡的屠夫竟然一點沒把自己放在眼裡。

這些不是讓曹羨悲傷的真正原因,曹羨想起了玉門關的北宮止,想到了小盤山北宮止那一座土墳。

自己竟然沒法為心上人報仇,還要嫁作他人婦。

登王大典並不隆重,甚至文武官員的重要人物都沒到齊,但是進行的有條不紊,這時劉璋的心境,有些討厭熱鬧了。

「蜀候劉璋,秉持社稷,心懷漢室,剿滅西川叛亂,清除漢中米賊,征劉表,誅劉備,橫掃關中,威震江東,中興漢業於既倒,開中興於稚萌。

本宮以天告恩,寄歷代先皇恩德,加封蜀候劉璋為蜀王,率大漢虎賁義勇之士,蕩滌山河,再造大漢。」

「皇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,蜀王千歲千歲千千歲。」

隨著皇太后伏壽為劉璋加王冠,劉璋正式冊封蜀王,在伏壽加王冠的那一刻,劉璋看向伏壽,伏壽卻面無表情,只是在座位上等著劉璋謝恩。

「劉璋,謝恩。」

劉璋提劍走出,站於高台,台下雷動。

「蜀王神武,川軍無敵。」

聽著外面的喧鬧,一個人孤獨待在房間里的新娘曹羨,心中無比安靜,在根本沒人注意到的地方,曹羨摸了一下頭上發簪。

「北宮大哥,你是折蘭的未婚夫婿,也是折蘭一輩子的夫君,折蘭不會嫁給任何人,今晚我就為你報仇,如果報不了仇,我就來下面陪你。」

外面的喧鬧漸漸停止,典禮之後甚至什麼節目都沒有,眾人就紛紛散去,各做各的事,曹羨聽著,倒是覺得劉璋還真的很節約,難怪川軍能天下無敵。

可是這些對於曹羨來說都不重要。

劉璋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自己討厭的人,一個憎惡的屠夫形象,而是自己的仇人,不共戴天的仇人,在北宮止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