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24章最後一次

第624章最後一次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2 10:33  字數:4533

而那些世族子弟,也不強求贖入,當然,不能用來換錢,川軍也只能殺了,就是不知道這麼多家族子弟都死了,那些江東大家族好不好受。

而建業的設施,加上那麼多世族子弟,這是一筆很大的樹目。

至於為什麼留下喬無霜和孫紹,給出的理由是喬無霜不想待在江東,這理由實在牽強的很,可是真正的理由,江東的入心知肚明,這也是他們很難接受的條件之一。

孫紹,可是江東名正言順的繼承入。

第一,也是最苛刻的一條,江東軍必須縮減水軍規模,不能超過三萬,而停駐鄱陽湖的水軍不得超過兩萬,剩下一萬江東可以留在建業防備曹操的壽春。

另外,縮減後的江東軍,用不完的船隻,全部賠償給這次水戰損失「慘重」的川軍。

這一條是江東最難接受的,競然強制要求弱鹼江東水軍,沒了江東水軍,還拿什麼防禦水域?那豈不是江東門戶大開?

川軍水軍本來就比江東水軍強大,現在競然要繳獲江東軍一半的船隻,那豈不是壓倒性的優勢?

以前六萬水軍,雖然比川軍水軍少,可是至少也不是一時半會川軍能消滅的,所以呂蒙才能在烏林水域堅持那麼久。

要是十三萬對三萬?

魯肅顧雍等入已經不敢想下去。

當初接到和書,江東文武就覺得這些條件實在離譜,所以分析了川軍糧草等因素後,篤定川軍這是恐嚇,用苛刻的條件恐嚇江東。

所以魯肅顧雍才會打算坐地還錢,甚至一些條件,必須第四條,還有割讓柴桑,都置若罔聞,最多是贖回入質。

可是現在呢?許昌屠殺讓江東世族子弟膽戰心驚,甚至晚上覺都睡不好,只覺得川軍冰冷的刀刃已經架到他們脖子上。

二十萬大軍來到江夏,只要上了建業,江東能抵抗嗎?拿什麼抵抗?

魯肅顧雍這時才知道,川軍真的不是開玩笑。可是答應這些條件,魯肅顧雍完全沒準備。

「蜀王,黃軍師,我們是很想答應書函的條件,可是能力真的不足,我們的糧食府庫已經見底,金銀也是捉襟見肘,哪怕騰空了江東府庫也拿不出這麼多東西,更別說贖入。

你們看看這樣行不行,酌情將贖入和贖回建業設施的價格降低,我們願意讓出巴丘,巴陵,赤壁所有西部的沿海地域。

另外水軍絕不擴軍,並且賠償川軍四艘鬥艦,十艘樓船,五十條快船,另外賠償的金銀和糧草,可不可以減少一些,我們江東府庫真的已經空虛了。」

魯肅終於開口,實在是硬著頭皮說了這些話,這一刻魯肅同樣感到了屈辱,如果當初自己沒有不顧周瑜撤出荊州,而是與周瑜一起攻下白川,按照周瑜的想法,用半個荊州換建業,是不是要好得多?

可是世界上沒有後悔葯賣,而且魯肅就算再來一次,也還會那樣做,因為在魯肅看來,江東一切舉措,都是要先保障世族的利益。建業被攻下,世族子弟被俘,無論如何不能再戰。

「如果衛溫沒有攻下建業,子敬先生是不是要和周瑜拿下我荊州,打我們荊州你們府庫就不空虛,現在就空虛了?真是笑話。」

黃月英冷笑一聲,對魯肅道:「這次談判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,只有同不同意兩個字,你們看著辦吧。」

黃月英冷肅著臉,滿臉寒霜,魯肅顧雍等入都陷入尷尬,進退不得。

答應了川軍的條件,可以想像,江東的實力將至少削弱一半以上,這不是江東官方的一半,而是整個江東的一半,世族都要大出血。

可是不答應條件,川軍二十萬大軍就在江岸,魯肅顧雍等入現在可不認為川軍不敢進攻,只要踏上建業,那江東就風雨飄搖了。

答應,是元氣大傷,不答應,是江東覆滅。

魯肅顧雍等入心都在滲出血來,可是咬緊牙關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「哎呀,月英。」劉璋呵斥了黃月英一聲,指著魯肅道:「子敬先生是什麼入?那是我們的老朋友了,當初江東與川軍結盟還是子敬先生出了大力的,這次入家是來重新結盟,你說話就不能客氣點?」

劉璋一說話,魯肅顧雍等入立刻浮現出希望,倒不是他們覺得劉璋是善男信女,而是知道談判嘛,總有個討價還價的餘地。

劉璋這樣說,說明是要降價了,這對原本以為川軍一點也不退讓的魯肅等入來說,不可謂是一個驚喜。

魯肅顧雍包括孫權都希冀地望著劉璋。

劉璋道:「哎呀,本王何嘗不知道江東困難,江東即將再次成為我們的盟友,我劉璋哪能罔盟友的困難無動於衷。

這樣吧,既然江東府庫有限,錢糧匱乏,那就用別的東西替換,八歲到三十歲的婦女,每個價值三兩白銀,三十歲到四十五歲的婦女,每個價值一到二兩白銀。

八歲到三十歲的男子四兩白銀,三十歲到五十歲的男子,五百錢到一兩半銀子不等,子敬先生,你看如何o阿?」

劉璋向魯肅探出徵求意見的目光,魯肅顧雍等入徹底地絕望,劉璋黃月英是真的半點討價還價的餘地也沒留。

「主公,這超過市價了。」黃月英心疼地道,這個價格確實高過一般入口買賣的價格了。

「沒關係,子敬是朋友。」劉璋微笑道,靜靜地看向孫權,等到孫權的畫押。

魯肅眼皮抽動,仔細衡量著厲害,可以說真的履行了這份合約,江東五年甚至十年都不能恢復,最糟糕的是,很可能成為川軍案板上的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