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23章江上談判(求訂閱)

第623章江上談判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1 04:15  字數:3339

這一切都是因為伏壽覺得劉璋為了新政,改變這個腐爛的朝代,付出了一切,所以自己也甘願為劉璋付出,甚至死。

但是直到伏家被誅滅,伏壽才發現,自己以前對劉璋純粹的感情,不過是因為劉璋捨棄的與自己無關而已。

而這次在許昌,劉璋捨棄的是自己的家族,是自己所有的親人。

劉璋還是那個劉璋,還是那個為了新政不顧一切的人,可是自己已經不是當初長安畫《山河破碎圖》,和劉璋一起躲雨的伏壽。

自己無法對伏家的滅亡無動於衷。

所以伏壽哭了一天一夜,而伏壽之所以最終答應了劉璋的條件,是因為伏壽的理智告訴她,劉璋將伏家誅滅,和誅滅其他世族一樣,沒有區別。

自己能夠對劉璋誅滅其他家族欽佩,難道就因為伏家是自己的家族,就覺得劉璋不對嗎?

理智告訴伏壽,劉璋從來沒變過,心境變化的是自己。

可是理智歸理智,誰能完全擺脫感性?除非伏壽是一個冷血的女人。

哪怕理智無數次告訴自己,或許從伏家和川軍作對那一刻起,劉璋和伏家就只能存在一方,一句不共戴天絕不為過。

許昌屠殺是註定好了的,伏家覆滅也是從誘伏川軍那一刻註定好的。

可是伏壽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毫無保留的對劉璋好,哪怕是劉協的死,也沒讓伏壽這樣絕望。

「攝政也好,做了皇太后,我與他就沒什麼瓜葛了吧。」伏壽默默想著,可是伏壽一想到劉璋的病。還是感覺心在波動,只是自己刻意忽略了而已。

…………

川軍快艦向江東軍傳訊,要求孫權前往劉璋的船隻上談判,而且劉璋的大船不會脫離川軍水軍的攻擊範圍。

這完全是一種以上臨下的威脅,讓江東的武,特別是那些將領非常生氣,可是最終魯肅顧雍還是勸了孫權上。

哪怕孫權知道劉璋還不至於做出把他騙到船上殺了的事來,那樣做川軍信譽全毀,對川軍沒任何好處。但是還是覺得不舒服。

當踏上小船前往劉璋的大船時,深深的屈辱縈繞在孫權心頭,這種屈辱是川軍給的,要他一個江東之主前往對方的船談判,也是魯肅顧雍等官給的。孫權心在滴血。

「公瑾,你到底在何方?」孫權心中無力地喊了一句。孫權現在才知道,無論自己心機多深,多會統御部下,當自己的利益與世族利益相衝時,自己那些段相對於世族強大的實力,實在不算什麼。

「哎喲。這不是吳王嗎?嘖嘖,我大漢的第一個異姓王,了不得啊。」

看到孫權登上樓船,劉璋親自迎了上。笑容滿面,可是江東的人誰都聽得出來劉璋語氣中的挖苦。

一眾江東官員都鐵青著臉色,只有孫權魯肅雖然情緒低沉,但沒有異常。孫權現在是受夠了屈辱,也不在乎這一點。而且就算成了傀儡,以前隱藏情緒的功底還在。

「吳侯孫權拜見蜀王殿下。」孫權向劉璋行禮。雖然劉璋還沒有正式就位,但是孫權已經這樣稱呼了。

開始還對孫權很熱情的劉璋,突然轉向魯肅,好像是才發現異樣,眼睛一亮,驚訝道:「哎喲,這不是魯子敬嗎?我們可是好朋友啊,上次把吳王,哦,吳侯的妹妹嫁給我,我可是等的望眼欲穿啊,可是妹妹沒等到,子敬先生倒是荊州做客了,叫我好找。」

劉璋挽著魯肅的,和當初成都時一樣到了座位,將魯肅放在川軍的座位上,劉璋這樣做,就是要給江東一個下馬威。

這次議和,劉璋還是有誠意的,但是必須是江東接受川軍書函上全部條件的情況下。

黃月英過,談判能夠拿來戰爭拿不來的東西,但是如果劉璋談判拿不來東西,江東就依然是川軍的極大威脅,那就算魚死網破,也要踏平江東了。

對於這一點,黃月英是贊成的。

「蜀王海涵,當初是周瑜和呂蒙等無知之人攛掇,鑄成大錯,才導致了江東與川軍兵戎相見,蜀王殿下知道,魯肅一向將川軍視作盟友看待,此心泰山不移。」魯肅從座位上站起來向劉璋深鞠一躬。

「哈哈,明白,明白。」劉璋笑著將魯肅按了下。自己也坐在了一旁。

待孫權等人坐下來後,黃月英微笑著拿出一份書函,開門見山道:「吳侯,我們川軍是非常有和平誠意的,也珍惜江東這個盟友。所以為了表達誠意,我們首先提出了議和。

相信我們遞給江東的和書,吳侯和諸位江東大賢已經看了,那麼就在這上面畫押吧。」

黃月英將兩份書函推到了孫權面前,哪怕孫權涵養再好,也被這種談判惹怒了,這哪是談判,分明就是要挾,聽黃月英的意思,根連給江東話的機會都沒有。可笑江東之人之前還以為可以大幅度討價還價,甚至對許多條款視若罔聞。

只是孫權不敢發作,而是僵硬著拿過和書,沒有看,對劉璋和黃月英道:「蜀王殿下,黃軍師,這上麵條款眾多,我們是不是商議一下再決定。」

雖然孫權現在已經不能決斷江東的事,但是川軍的條件太苛刻,孫權畢竟是江東之主,也不可能就這麼答應。

「哦?」黃月英驚訝地看向孫權:「我們提前將和書給你們,就是讓你們看個仔細,看個明白,難道這麼多日,你們還沒商量出來嗎?」

黃月英故意曲解了孫權「商議」的意思。

孫權拿著和書不再話,畢竟話事的已經不是自己,孫權不信魯肅顧雍會答應,他們害怕江東被川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