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18章倭奴國使者

第618章倭奴國使者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10 04:07  字數:4466

魏延可不是張任,對這些世族沒有半點憐憫,甚至早就想全部殺乾淨了。百度搜立即舉起佩劍,只要佩劍一揮,這些世族就將被全部推下萬人坑。

這時伏家的人突然叫喊起來:「蜀候,蜀候,蜀候饒命啊,伏家是皇親國戚,皇后娘娘一直知道蜀候是耿耿忠臣,還親自傳了討逆詔書,求蜀候看在皇后娘娘的份上,放過伏家吧。」

「伏家從此效忠蜀候,終生不敢背叛。」

魏延猶豫了一下,看向劉璋,可是劉璋一點表情也沒有,魏延心中大定,對伏家的人冷哼一聲,喊道:「你們也配說與皇后娘娘同族?當初皇后娘娘慧眼清明,知道我家主公是大漢忠臣,答應裡應外合。

可是你們伏家做了什麼?竟然不顧天子,不顧大漢社稷,與曹賊勾結,你們對得起你們的列祖列宗嗎?你們眼中還有半點天子,半點大漢嗎?你們用漢祿買的糧食都喂狗了嗎?

如果當初你們裡應外合,天子或許不會遭難,天子的死你們伏家脫不了關係,害死天子的人,不誅族還要待何?」

伏家的人聽了魏延的話,心如刀絞,如果知道有今天,他們早就裡應外合了,現在悔青了肝腸,可是他們已經沒有第二次機會,魏延的劍已經揮了下去。

川軍拉起一道道鐵鏈將世族往萬人坑裡圈,鐵鏈外面是一排排弓箭手,別說那些鐵鏈在長矛手配合下根本逃不出去,哪怕出去了也是被射成馬蜂窩。

十幾萬世族子弟大亂,哭喊連天,崔家的人叫喊著崔州平,希望黃月英能看在崔州平面上為他們求情。可是黃月英一動未動。

「嘭,嘭。」

兩丈多高的萬人坑,不斷傳來人體落地的聲音,那些被擠壓到邊緣的世族子弟,在叫喊聲中,哪怕用盡全力想擠回去,還是被生生推入萬人坑中。

世族子弟不斷落下深坑,還在深坑外圍被擠壓的人充滿驚懼,這些人這一輩子也沒想過自己會有這種場景。許多都當場暈過去,被後面的人踩踏而過。

哭聲,喊聲,慘叫聲交織,彷彿田地都變色了一般陰雲密布。

外圍被圈起來的世族婦女驚駭了。除了暈過去的,許多都往了叫喊自己的親人,獃獃地看著這一幕,這樣的屠殺超出了任何人的想像,更別說這些婦女。

世族男丁和不能生育的婦女被推下萬人坑,一隊隊士兵開過來,嚇的這些世族婦女不斷後退。一名將領大聲宣讀著詔令,大意就是要將這些婦女分發給川軍將士,敢有不從就怎樣云云。

亂世的婦女本來就只有被宰割的命運,眼前這一幕已經讓這人完全麻木。哪裡還會有反抗的心思,但是一個年輕的黑衣女子卻跑了出來。

「不要放箭,不要放箭,你們不能殺我。」

黑衣女子看到外圍一排排弓箭手對準了她。弓弦繃緊的聲音讓人心顫,急忙大聲呼喊。

「不能殺我。不能殺我,我是邪馬台使者,卑彌呼女王的外女,不能殺我。」

估計這個女子漢語不怎麼好,被川軍對世族男性的行刑嚇傻了,沒聽清楚將領念的什麼,只以為川軍要殺她,連忙用蹩腳的漢語漢語大聲喊著。

負責外圍警戒的將領有些拿不準,大聲呵斥女子後退,同時跑向跑向高台向劉璋稟報:「主公,有人自稱東夷小國邪馬台使者,請主公處置。」

「日本人?」劉璋沉吟一下,他也看到了那女子動靜,畢竟那蹩腳的漢語太扎耳了,淡淡道:「帶上來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什麼是日本人?」黃月英小聲問劉璋,劉璋看起來表情很淡然,黃月英並不清楚劉璋有沒有不好受,但是還是想轉移一下劉璋注意力。

「他們自詡出生在太陽升起的地方。」劉璋平靜地說道。

「沒聽說呢。」黃月英揉揉額頭,從劉璋平靜的語氣中,黃月英還是敏銳地察覺到劉璋並不是那麼平靜,但是,黃月英對倭奴國也有一些了解,怎麼從來不知道倭奴有這個觀念?

女子被帶上高台,慌忙雙手交疊放在腹部,向劉璋行了一個九十度的大禮,與漢人禮節和大多數胡人禮節都不一樣。

「邪馬台使者,卑彌呼女王外女,千鶴巫女台與,參見大漢皇叔,大將軍,蜀候殿下。」

劉璋微睜眼睛打量了一眼這名倭國巫女,長的眉清目秀,是一個美人,身段窈窕玲瓏,特別是一身黑衣不同於漢袍的寬鬆,用腰帶束緊,別有一番風情,再加上那水汪汪的眼睛,好像是新生不然塵垢,隱有水波流轉,襯托的整個人有一股神秘而憂傷的氣質。

劉璋大概知道現在的日本,是由成百上千的小國組成,幾乎一個村就是一個國家,而邪馬台是其中的大國,下面有幾十個附屬國家。

這時候的日本基本還處於原始水平,大概相當於中國黃帝時期的部落制,只不過日本自從光武帝時,就已經與大漢密切交流,獲得了許多文明滋養,與黃帝蚩尤的完全蠻荒不太相同,據說光武帝還賜了一個倭奴王印給日本一個部落國王。

而邪馬台與曹操親密,劉璋是知道的。

不過劉璋現在可沒空搭理這什麼邪馬台,即使後世這個蠻荒國對華夏造成了很大創傷,但是現在航海,通信,都是一片空白,就算劉璋心裡恨透了日本,也不可能異想天開地去找日本麻煩。

不能找人家麻煩,劉璋當然也不指望建什麼交,什麼四海來朝,只要不是真的臣服,真的上稅,劉璋實在沒興趣得那名頭,而很明顯遙遠的邪馬台只是假裝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