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16章你來陰的,我來硬的

第616章你來陰的,我來硬的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9 06:32  字數:3388

而且伏壽出自伏家,先不說私情,就算要伏壽攝政,伏家在沒有犯

崔家更是有一個崔鈞,崔州平現在在川軍可是一個超脫,但是地位很高的人,是黃月英一手帶起來的大員,哪怕崔州平根本沒什麼官職,可是地位絲毫不遜色於李嚴黃權等人。

要知道自從開始培訓寒門以來,崔州平的地位就相當於黃埔軍校的校長,現在地方官員多少不是崔州平培養出來的,荊州那些後來上去的官員更幾乎全是崔州平培養的。

哪怕現在荊益都從官府設置了培訓機構,也就是官辦書院,可是崔州平依然是大佬。

黃月英任用的人,劉璋相信信得過,但是劉璋覺得,該考慮到臣下感受的,還是要考慮到。

所以崔家如果沒有大錯,劉璋也不想去動。

而到目前為止,許昌這些世家都乖得不得了,不但支持新政,還主動捐錢捐糧。

第一沒有借口,第二人太多不好下手,第三自己並不想動一些世家。

劉璋知道黃月英剛才欲言又止的意思,但是劉璋決定考慮一下,看有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,妥善解決許昌這些麻煩的世族。

就在這時,一名小將進來稟報:「主公,夫人到了。」

「玥兒來了?怎麼不早告訴我,走,我親自去迎她。」

劉璋臉上露出明顯的興奮之色,黃玥和蕭芙蓉一樣,嫁給自己後基本都沒享什麼福,反而受了很多苦,尤其是黃玥還早產了,到現在也不知道劉康身體好點沒。

黃玥在和自己在一起以前。就在牧府中不清不楚的守了一年,後來雖然結婚了,但是自己要征戰,還是聚少離多,劉璋想起這些就覺得對不起黃玥。

這次黃玥千里迢迢來看自己,又從關中來了許昌,劉璋發自心裡想去接黃玥。

黃月英坐在原位,看著劉璋的神色摸了摸鼻子,努力想表現的隨意點。

「主公,夫人已經到門外了。路上受了一次驚嚇,不過好歹被一個高人解救,沒有大礙。」

「什麼?受了驚嚇?還是高人解救?」

劉璋立刻皺眉,一聽就不是小事,肯定是路上遇到什麼人找麻煩了。劉璋想不明白,黃玥是自己夫人。在路上也沒隱瞞身份。誰這麼大膽子敢打主意?

想到這裡劉璋一陣冷汗,要不是小將說那個高人,黃玥豈不是要出事?本來自己就對黃玥很愧疚,要是黃玥來找自己的路上再出世,那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會原諒自己。

劉璋立刻走了出去,黃月英皺了皺眉。她也想知道誰這麼大膽子敢打川軍第一夫人的主意,跟了出去。

劉璋接回了黃玥和劉康,看到沒事才稍微放心下來,不過在川軍轄地上誰要動黃玥。劉璋絕不會放過,這樣的人必須拔出,否則不止是黃玥,那絕對是很大的隱患。

黃玥看到劉璋也很激動,幾乎要流出淚水,劉璋緊緊抱著黃玥過了許久,黃玥才紅著臉離開了劉璋懷抱,劉璋又看了劉康,一年多了,沒想到現在又會說話又會跑了,不過還是病怏怏的,讓劉璋有些心揪。

待安頓好黃玥,劉璋才向隨行的將士詢問情況,隨著小將的陳述,劉璋捏緊了拳頭,這何止是找麻煩?

要不是那高人,黃玥和劉康都被世族擄去了,劉璋現在想想,如果黃玥和劉康在世族手上,自己還真可能放這些世族子弟離開。

這些狗命連黃玥一個指頭都比不上。

劉璋臉色鐵青,拳頭死死按著茶几:「本來還不打算動他們,沒想到他們倒惹到頭上,自取死路,就怪不得我劉璋了,既然都認為我劉璋是暴主,我就暴給你們看。」

「月英,崔州平那裡,你說一聲就行,他能理解就理解,不能理解我也沒辦法。」劉璋並不知道黃月英當初在山頂邀請崔州平效忠川軍說的話,所以還是給黃月英說了一聲。

一個崔州平沒什麼,但是好歹崔州平和諸葛亮龐統徐庶一樣,是黃月英從小長大的好友,劉璋知道黃月英一向把崔州平當哥哥看待的。

黃月英微微一笑道:「州平那裡沒什麼,我早和州平說過會走到這一天,如果州平顧慮家族,也不會效忠主公了。

自從州平的父親崔烈死於長安亂軍,州平一門就凋零了,現在許昌的崔家族人,並不是州平直系親屬,所以沒有太大關係。

倒是伏皇后那裡,主公要注意一下。」

劉璋知道黃月英說的是如果動了伏家,再要伏壽攝政,就麻煩了,但是黃月英還不知道孩子的事,這才是劉璋真正在乎的。

如果動了伏家,伏壽肯定會有很大反應,可是現在劉璋顧不了這麼多,經過詢問,伏家還是這次劫持的主謀,劉璋絕不可能放過。

「伏壽那裡,暫時封閉所有消息,等許昌平定之後,我再親自給她說,傳令眾將議事。」

魏延趙雲關銀屏等將領,以及蕭芙蓉,除了穎水前線的大將,都被召集了來,任務只有一個,搜捕許昌所有世族大家,並且盤問所有與曹操勢力關係密切的人。

劉璋要在大遷徙之前,來一次徹底清洗。也或許是自己生命最後的大清洗,既然世族敢動自己最根本的東西,劉璋不介意拉幾萬人陪葬。

…………

江東孫權收到了川軍的談判書函,定在十日之後長江之上,也就是現在就要快馬趕去,而且書函上面列出了條件,可謂苛刻至極。

這哪裡是談判,根本就是要挾。

可是現在孫權已經明顯地感覺到,吳郡之中不是他做主了,現在陸遜和朱桓等世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