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15章本來不想那麼壞

第615章本來不想那麼壞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9 06:32  字數:4461

「第三個要克服的困難,主公,我們沒有糧食了,現在關中的恢復都需要許昌前線往回運糧了,更別說支撐大軍繼續進軍,南下江東,滅亡江東,要的可是大量的糧食。

我們現在無論進攻曹操,還是孫權,都必須加徵稅收,這叫涸澤而漁,月英是不贊成的。」

劉璋思索了一會,對黃月英道:「月英,你說這些困難,我都考慮過,但是月英應該知道,現在中原和北方的世族已經完全支持曹操了,可謂是傾家蕩產支援曹軍。

現在曹軍還在組建新兵,曹操實力也還在最低谷,我們如果不趁機攻擊,我怕以後曹操繼續坐大。

還有江東,我們好不容易奪下建業,可以直接陸路攻擊江東,戰機可謂千古難覓,如果拖延下去,我們不可能保留建業這一塊飛地,只能撤退,再找到這樣一塊地方就難了。」

「主公說得很對,江東,主要就是水軍,曹操,現在正是最虛弱的時候,表面看起來現在無論戰曹操和戰孫權,都是很好的戰機。

但是月英覺得,我們冒太多險了,第一我們加征糧草,是透支民心,第二遠征江東,實際上是去拿一個包袱,而我們已經背了許昌一個包袱。

月英覺得,有時候退一步,必定海闊天空。」

「退一步?」劉璋疑惑。

「主公,現在進攻江東,主要有利條件就是我們有建業一個登陸點,主要不利條件,就是世族的爆發力很強,對嗎?

可是月英覺得。我們不用打,就能保留有利條件,去除不利條件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劉璋問道。

「沒有其他的,談判,保留我們的有利條件。並削弱江東世族實力。有時候戰爭未必比談判有效,主公。」

黃月英鄭重對劉璋道:「月英向你保證,如果談判下來,不能達到保留有利條件,去除不利因素,月英必率軍東進。蕩平江東。」

「不用保證,我相信你。」劉璋說道:「那曹操呢?現在司馬懿已經進入曹軍,我知道這個人,是個老狐狸,很難對付,要是讓曹軍恢復元氣。還被他掌握,恐怕會很麻煩。」

黃月英再次奇怪,司馬懿在當世是有點名聲,可是「老狐狸」這個評價是不是有點過了?不過也沒在意,繼續道:「對於曹軍,我們只能傾盡一切兵力決戰,才能再次重創曹操。而要滅了曹操,不可能一氣呵成,月英覺得不值得。」

黃月英沉默了一會,對劉璋道:「主公還記得月英曾經在襄陽說的一句話話嗎?以鐵鑄身,不怕萬箭穿心。反之,如果自身是泥做的,不用別人打,你一出手就散了。

我們現在看起來對曹操孫權擁有絕對優勢,但是自身軟肋太多了,糧草不足。許昌民心不穩,關中沒有恢復。

而且我們從雍涼之戰開始,到現在已經連續用兵一年多了,什麼軍隊能夠一直打下去,而不休整?

我們現在就是一尊巨大的泥人。看起來龐大,但是稍稍搖一搖,就會出現裂痕,甚至徹底坍塌。」

黃月英頓了一下道:「當初袁紹剛剛平定公孫瓚沒多久,就南下與曹操作戰,就是一尊泥人,如果他能夠穩定了河北再南下,就算有官渡大敗,也絕不可能被小小的曹操蛇吞象。

可是袁紹做的呢?倉促進攻,最後張燕,鮮於輔,田豫,閻柔,多少沒被徹底平定勢力歸附了曹操,沒有這些人,曹操能那麼容易蕩平河北嗎?

現在看起來是進攻曹操和孫權的大好時機,可是月英覺得,我們真正的大好時機是修養數年以後。

我們這次可以借談判,對江東形成絕對俯瞰之勢,卻不用動兵,至於曹操,如果可以,月英也覺得現在進攻好,但是現在兗州彙集了曹操二十多萬軍隊,北方的精銳全部南下了,我們要消滅這二十萬人,至少要出動二十萬吧。

對於現在的我們,這很難,而且是以透支民心,延遲關中恢復,甚至是拖著許昌這個不穩定包袱。

但是如果我們休養生息,曹操被世族支持發展起來,難道我們就不發展了嗎?等關中繁榮,我們擁有函谷關天險,又有長江水軍,民心歸附之下,主公的領地對曹操來說是銅牆鐵壁。曹操卻是無險可守。

而且世族支持曹操,他能支持出一支西涼軍嗎?能支持出天下第一步兵嗎?曹操組建新兵,我們不與他打仗,就算訓練再勤奮,那也是新兵,到時候碾滅他們輕而易舉。

而且世族支持曹操後,恐怕曹操就是下一個孫權了,世族可不止會給糧食金銀,他們會那麼大公無私,完全不顧及自身嗎?不會,就算是面對主公,也絕對不會,這是世族的本性,絕不會改變。

世族會靠他們的付出攫取權力,永遠不要忘了,世族的性質決定了他們會反噬。」

「退一步海闊天空,主公,月英的建議是,放棄作戰,休養生息,恢復關中,穩定民生,我們現在要做的,就是與江東談判,至於世族支持的曹操,看似熱火朝天,實則波濤洶湧。」

劉璋沉默下來,仔細思考黃月英的話,的確,川軍已經作戰很久了,雖然自己也想就這樣一直碾壓下去,直到統一天下,可是那顯然是不可能的。

川軍最終是要休整,更何況這樣碾壓下去很危險,自己的對手,司馬懿,郭嘉,陸遜,可都不是好相與的。

川軍的確該休整了,至少那些俘虜就該收編了,關中也必須恢復,那是大漢天下的命脈,而且荊益的賦稅已經不能繼續支持戰爭。

進攻,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