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14章川軍的方向

第614章川軍的方向 (1/1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8 02:50  字數:2254

伏壽已經承受了太多痛苦,而現在又懷著自己的孩子,要是惹得她生氣,出了什麼意外,就算殺一百個軍醫也找不回來。

伏壽聽了劉璋的話,終於看向劉璋,可是還是一句話說不出來,劉璋將伏壽的手放進被窩:「好好養病,什麼都不要想。」

「等等。」劉璋正要出去,伏壽叫住了劉璋,低著頭說道:「你進來不只是叫我養病的吧,有什麼要求就說吧。」

劉璋猶豫了一會,還是把自己想說的說出來,這畢竟是關係到川軍的大事。

「蜀候,你不覺得你要求過分了嗎?你殺了皇上,還要我以皇后身份攝政,成為你的傀儡,這個傀儡倒好,對你和你兒子真的一點威脅也沒有,還要我和你對口供,曲解我丈夫的死嫁禍別人,呵呵,果然蜀候為了大業,無所不用其極。」

「你不同意,就算了。」劉璋語氣平靜,這個時候真的沒有半點強求伏壽的意思,只要伏壽不到處說真相,就已經夠對得起自己了。

「我同意。」伏壽說了三個字,劉璋疑惑地看著她,伏壽苦笑一聲:「反正都這樣了,還能壞到哪裡去。」

劉璋沒聽懂,伏壽心裡卻很苦澀,自己犯下的錯已經夠多了,也不在乎這一兩件了,自己還能壞到哪裡去?

劉璋出去後,伏壽摸著自己的肚子,「孩子,你來的真不是時候,你害苦了媽媽你知道嗎?」

…………

「主公,軍師回來了。」

親兵剛稟報完,踏出房門的劉璋就看到黃月英一身黃衫走了進來,臉上還是掛著淡淡的微笑。和劉璋一起進了一處偏殿。

「這次把主公未婚妻子帶回來了。」

黃月英揮揮手,兩個士兵將五花大綁的孫尚香推了進來,孫尚香看到劉璋,立刻猜出身份,破口大罵。

劉璋心裡正煩。命士兵將孫尚香帶了下去。

「月英,辛苦了,荊州怎麼樣了?」劉璋坐下來,接過親兵遞來的茶道。

黃月英笑道:「衛溫偷襲了建業,我有什麼辛苦的,因為江陵被起義百姓和武陵秦慈攻下。周瑜自己撤回江東,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,周瑜半路突然不見了,江東的水軍正在找呢。

法正正在恢復失地,重新安頓民心,江東水軍也已經撤走。聽說呂蒙被撤了,一個叫陸遜的年輕儒將當了大都督,不過陸遜還在吳郡統兵沒到任,水軍一片混亂,龜縮港口不敢出來。」

「陸遜?」

劉璋心頭一跳,聽黃月英的話里,也有一些對陸遜的輕視之意。這也難怪,陸遜現在的確還是太嫩,沒有一點資歷,恐怕現在連江東世族用他,也只是因為他出身江東四大家。

可是劉璋當然知道這個陸遜是人才,江東向來出青年俊傑,孫策,孫權,周瑜,呂蒙。陸遜,都是人才,而陸遜夷陵之戰成名,可謂三國扮豬吃虎的典型。

現在連黃月英這樣謹慎的人對他都有輕視,若自己不是提前知道。說不定川軍還真要吃大虧。

「月英,這陸遜雖是一員儒將,年紀輕輕,但是決不可輕視,其才能恐怕可以與周瑜相比。」

「有這麼厲害?」黃月英驚了一下,雖然奇怪劉璋為什麼會知道,黃月英想不到江東這樣一員小將和劉璋有什麼交集,可是黃月英還是選擇相信劉璋,何況黃月英本來就不是一個大意的人。

「主公。」黃月英喝了一口茶道:「現在荊州危機解除,北方,我們與曹軍對峙穎水,南方,我們對江東保持絕對優勢,我們需要立刻決定下一步做什麼。」

「我的意思是,北方先守穎水一線,全力拿下江東,然後從江東北上叩合肥壽春,再從許昌進攻穎水,東西夾擊曹操,必能將曹操逼退黃河以北。」

劉璋叫黃月英回來,就是要想商量川軍方向的,原本是進是守,各有利弊,劉璋拿不定主意。可是回到許昌後,聽到衛溫拿下了建業,劉璋當真大喜過望。

如今江東遭遇重創,川軍還攻下了一個橋頭堡,拿下江東變得簡單了太多。

黃月英沉思了一會,抬起頭道:「主公,這個策略有三點需要解決,第一,拿下江東可能,但是要從江東北上叩合肥壽春,恐怕至少要等五年,甚至十年。」

劉璋皺眉。

黃月英道:「江東,明面上的實力就是幾萬步軍,幾萬水軍,與我們和曹操動輒幾十萬大軍相比,實在不夠看,但是江東的實力真的這個樣子嗎?肯定不是。

江東的富裕都在民間,都在世族手中,而不是孫權手中,我們現在如果以建業為基點,攻擊江東會很容易,可是必然面對的是江東世家的全力抵擋,我相信哪怕江東步軍全軍覆沒,這股力量也是很可怕的。

當然,世族爆發的力量再可怕,也不可能真的擋住我川軍步伐,我相信我還是能為主公平了江東,但是平了江東後,只有兩個選擇,第一,忍受世族的陰奉陽違,慢慢梳理,或移民,或感化。

但是這樣曠日持久,江東盤根錯節的世族力量非常龐大,必然需要駐紮重兵在江東,根本不可能北上壽春。

第二,全部屠戮一空,這也就意味著江東民生將徹底凋敝,這比我們當初荊益二州屠殺後,後果還要嚴重,因為江東九成的財富都掌握在那小半成的人手中,沒有幾年時間是不可能恢復的。

在這期間,我們需要從荊益二州,千里迢迢運輸糧食來滋養江東,更別說是北上壽春。

所以從江東北上壽春根本完全不可能,至少是可能性非常渺茫。

要克服的第二個困難,就是主公說的守許昌,許昌城內的世族可謂天下最密集,和攻下江東一樣,我們要想守許昌,那就必須駐紮重兵。

而且許昌坐落豫州腹心,曹軍完全可以繞過穎水,從虎牢關西進繞襲許昌,再有許昌內部的不穩定,主公,我們需要多少兵馬才守得住許昌?」未完待續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