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11章絕望的周瑜(第五更16

第611章絕望的周瑜(第五更16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7 05:47  字數:3424

「好。」這一刻,周瑜再次豪氣勃發,程普有些憂心地上前道:「大都督,程普願隨你血戰到底,但是大都督想過沒有,不管能不能攻下白川,大都督接連違抗軍令,回去會是什麼後果?」

「老將軍不用擔心,周瑜理會得。」

眾將士退下,周瑜捏緊拳頭,他當然知道程普的意思,如果現在孫權還能掌握絕對權力還好,可是現在的江東很明顯是主和派把持了,無論文武,都是主和派的人。

這些主和派,如果自己回去,他們一定借著這次抗命打壓自己,不知道會是什麼罪名,世族這次是被川軍打怕了,他們不會再允許主戰派存在。

而要削弱主戰派,自己是首先要被除掉的。

可是周瑜不怕,就算死,他也要拿下白川,讓江東在接下來談判或戰爭中,佔據一定優勢。

這下江東軍的戰意更加強橫,強攻白川城,白川城壓力巨大,法正甚至覺得比以前兩面夾擊還要厲害,堪堪擋住江東軍一天,法正露出深深的憂慮。

如果明天江東軍還是這麼不要命的攻擊,沒等到周泰來援,自己就已經把白川丟了,到時候周瑜就能進到襄江一線,在荊州與川軍對峙,那會非常麻煩。

「明天,就是明天,一定要拿下白川。」周瑜一拳捶在桌案上,麾下江東將領都是激動滿腔,恨不得連夜再戰。

既然大都督冒著違抗命令,也要拿下白川,他們這些人有什麼好怕。唯有以死效命。

就在這時。一名士兵緊急來報:「都督不好。江陵發生民變,與川軍武陵都尉秦慈裡應外合,江陵失陷,現在江陵已經被秦慈把守。」

「什麼?」周瑜突然面色蒼白,一口鮮血吐出。

武陵老太守梁橋,在江東軍攻佔江陵後就模稜兩可,如果周瑜真的穩住了荊州,這個膽小怕事的太守也不會蚍蜉撼樹。可是現在什麼情況?

荊州的民心,不管是周瑜佔領江陵前,還是佔領江陵後,都在川軍一邊,這就是當初江陵不穩,不得不讓江東大族集結一些世族家丁防禦的原因。

可是現在世族家丁撤走,光靠一千多個江東士兵怎麼鎮得住,聽到衛溫攻佔建業的消息,梁橋一下就知道風往那邊吹了。

立刻開始謀劃江陵民變,江陵世族早被屠殺乾淨。無論百姓還是商家都完全支持川軍,再加上江陵防禦薄弱。煽動起來容易得很。

梁橋立刻讓都尉秦慈率著三百郡兵,再武裝一些青壯,與民變的將領百姓裡應外合,一舉拿下了江陵。

江陵,不止是周瑜的後方,而是荊州最重要的城池,江陵丟了,周瑜就算攻下白川又怎麼樣?只能被卡死在襄陽到江陵之間。

江陵不在手上,自己的半個荊州就沒了,白川之戰再無意義,自己唯一的希望也破滅了。

周瑜吐血倒地,周圍將領連忙扶起,周瑜口角溢血,英俊的臉上說不出的悲涼。

「一切都完了,我周瑜敗了,無論是戰場還是後方,都敗給劉璋了……啊……」絕望的周瑜再次吐出一口鮮血。

「都督,都督,你保養身體,我們護送你回江東,來日再與川軍決戰。」程普急聲道。

「來日再戰?」周瑜蒼涼地笑了一下:「我周瑜還有那個機會嗎?」。

周瑜已經知道,這次百川之戰,無論勝敗,自己回到江東都沒什麼好下場,更何況是大敗而歸。

其實就算世族不打壓自己,周瑜也沒有任何機會,現在江東文武皆被世族把持,這群人被川軍打怕了,他們還敢打嗎?

周瑜知道,回去不但是面臨失勢,還要面臨屈辱,就像當初劉璋殺了孫翊揚帆西去,就像上次江陵大敗,割地求和,自己承受的屈辱已經夠多了。

周瑜不敢想像,自己帶著這麼多屈辱,還能生活在世族的陰影中,看不到雪恥的希望,自己如何靠什麼活下去?

周瑜突然拔出佩劍,就要自殺,被見機得快的程普黃蓋死死攔住。

周瑜心灰如死,已經不想回江東,他看不到江東半點前途,如果僅僅是大敗沒什麼,可是江東已經完全被保守世族把持,這樣的政權不會有任何作為。

周瑜帶著江東眾將回返長江,他沒有告訴眾將,他自己不會回去的,只是將眾將士送上船後,就找個地方了卻自己悲哀的一生。

剛到烏林岸邊,就有人來傳令,「大都督,全柔將軍請你去營帳,商議江水防禦,事關機密,請都督盡量不要帶太多人。」

周瑜笑了一下,事到如今,還有什麼機密防禦,不過突然一想,正好借這個借口離開眾將,否則自己若是自刎,這些將領會亂掉。

周瑜只帶了十幾個親兵前往全柔大營,剛脫離程普黃蓋的視線,周瑜拿出一封早寫好的信交給親兵,讓他們交給全柔,然後獨自向一旁山林走去。

信上的大意,是自己是江東罪人,自裁謝罪,埋骨荊州,希望他日江東軍踏上這片土地,自己能看見等等。

「大哥,周瑜最終沒為你雪恥,不想再恥辱地活著,這就來找你了。」

周瑜仰天嘆一口氣,緩緩拔出佩劍,夕陽斜照,一抹白光閃過,長期領軍的周瑜立刻就意識到那是刀光。

「誰要對我江東軍不利?」

周瑜雖然對主和派把持的江東失去信心,但是那畢竟是大哥的基業,周瑜看到有人埋伏江東軍,還是不會置之不理。

小心走過去看了一眼,緊皺眉頭,只見一片小坡上,各個草叢中趴伏著大約一百個黑衣人。

一百個,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