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08章許昌雲波詭譎

第608章許昌雲波詭譎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6 20:12  字數:4565

川軍追擊曹操的計劃失敗,劉璋命令川軍在穎水安營紮寨,帶著劉協屍首回到許昌,沿路讓人宣傳,司馬懿害死天子的惡行。

司馬懿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將天子綁在馬上,還有曹軍逃出許昌的時候,劉協僵硬坐在馬上被軍士催促的樣子,許多百姓也看見了,川軍的消息一發,許多人都相信了,甚至包括一些世族。

如果不是劉璋的新政,這些世族說不定就因為這個事情轉而支持劉璋,哪怕現在世族只有支持曹操一個選擇,也有些不滿。

消息很快傳過穎水,司馬孚匆匆找到司馬懿,這時一直淡然的司馬懿也不禁皺眉。

司馬懿並不是沒想到司馬長會被川軍追上,而是根本沒想到劉協會死,司馬懿是看到劉協對劉璋並沒有多大幫助,挾天子以令諸侯是不適合他劉璋的,才放心地把劉協放出去,目的就是讓趙雲馬超分兵。

司馬懿不相信什麼司馬長暴起殺帝,多半是川軍自己殺的,可是司馬懿想到這裡,才覺得後背陣陣發涼。

自己好像有些低估劉璋的魄力了,司馬懿當然不相信劉璋是善男信女真的擁立劉協為帝,自己甘願為臣。

但是把劉協當傀儡,司馬懿還是覺得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,這不止是好不好處的問題,弒君,那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氣。

司馬懿像一團肉一般趴在茶几前,悠悠道:「我怎麼沒想到呢,你連天下世族都敢不眨眼的得罪。殺一個天子算什麼?」

「二哥。你說什麼?」司馬孚沒聽清楚。急道:「二哥,現在川軍把弒君的罪名嫁禍到我們司馬家頭上,那可是大大不利啊,二哥趕快想辦法澄清才是啊。」

大漢的世族就是大漢既得利益團體,既得利益團體再加上祖上的功臣,讓世族基本都還是忠君,對漢庭有很深的感情,司馬孚不是蠢人。他知道弒君的罪名栽過來,對他司馬家很不利。

「澄清?人家潑你一盆屎,洗乾淨了還不是臭氣熏天,澄不清了。」司馬懿對司馬孚斥了一句,敲了敲額頭。

「現在跑去說不是司馬長殺的,是川軍殺的,第一劉璋是皇叔,手上有天子討逆詔書,還有個皇后在手上,我們能說得過他們?

更何況我們出許昌時。怎麼對待的劉協,可是都看在眼裡的。你二哥我還把劉協綁在馬上了,川軍幾萬人看見了,沿途百姓也看見了,這盆屎洗不幹凈了。」

「那怎麼辦?」

「把川軍的髒水轉給別人。」

「誰?」

「還能有誰,曹操啊。」

「啊?」司馬孚不可置信地看著司馬懿,現在司馬家就要全部投靠曹操了,轉給曹操,這不還是潑在自己身上嗎?

「你先去散布給士兵,就說這次抵抗川軍,用天子分兵,是郭嘉臨行前交代的,我司馬懿只是奉命行事。

然後給各大世家手書一份,都這樣說,你記住,不管是誰,包括我司馬家的家主問起來,天子怎麼留下的,都是郭嘉害怕我們守不住穎水,留的後招,明白嗎?」。

直到現在,郭嘉還是曹操的頂級謀士,軍事基本要通過郭嘉,與荀彧一文一武掌控全局,說是郭嘉留下後招抵抗川軍,合情合理。

司馬懿當然不敢直接散布謠言是曹操主動留下天子的,但是散布是郭嘉這樣做,誰會以為沒有曹操授意?

這樣做可以一石二鳥,司馬懿目前最大的敵人,不是劉璋,是荀彧和郭嘉,直接栽贓給郭嘉,再加上郭嘉主持軍事以來,從關中到許昌的敗戰,還有世族文官的彈劾,郭嘉該倒了吧?

而荀彧,司馬懿知道荀氏叔侄可是大大的忠君,嫁禍給郭嘉,只要自己的戲演得夠真,先欺騙了曹軍士兵,再欺騙了所有世家,川軍所謂的嫁禍反而是側面佐證。

那荀彧荀攸也會認為是郭嘉,可是以他們的聰明,立刻能聯想到曹操,再加上曹操從關中起,對劉協一次次的不尊重,也能加深他們的疑慮。

只要荀彧荀攸對曹操的忠誠動搖,那收拾起來也簡單的很。

「三弟,兩個月之內,為兄就因為天子1去世,傷心過度病倒了,你在這裡幫助徐晃處理軍務。」

不理司馬孚的眼神,司馬懿繼續道:「現在最重要的是穩住穎水防線,我們堅守到于禁的兵馬南下,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,但是就算我們所有兵力相加,只要川軍全力發起攻擊,依然勝多敗少。

但是川軍不一定會再掀起大戰,第一點川軍大軍征戰的時間太長,糧草絕對已經見底,而且剛剛佔領了許昌,收了很多降軍,哪有吃饃饃不消化的,戰線拉太長,對他們沒一點好處,

還有川軍的攻擊方向也不確定,要麼江東,要麼我們,如果我們這裡防禦夠強,他們不一定就會攻擊我們這裡。

如果川軍真的再掀起大戰,必然是透支荊益二州糧草,關中建設,許昌穩定都會擱淺,那川軍就是臃腫的胖子,我們不怕他。」

司馬懿說到這裡笑了一下:「川軍佔領許昌,看起來意義重大,佔領帝都,但是豫州大地連通河洛平原,一馬平川,這樣的地方與我們拉鋸戰,自討苦吃。

川軍如果真的透支內政,不顧關中和許昌的發展,強行進攻,只要我們守住半年,他們還是不得不退軍,對於這一點我司馬懿還是有信心的。」

司馬懿最擅長的就是防禦,堅信只要守好自己的地盤,不管戰事如何,自己都不吃虧,川軍佔領許昌,就是一馬平川上的一個點。被攻擊的方向太多。會被牽制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