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604章攻破建業

第604章攻破建業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5 09:21  字數:3440

小將邊跑邊大聲喊道:「不好了,不好了,川軍打過來了,不好了,川軍打過來了。

「什麼?」

張紘張昭顧雍等人如遭雷噬,不可置信地看著小將,張紘顧不得禮儀,一把上前抓住了小將:「你說什麼?」

「川軍趁著大霧偷襲城池,足有數萬,數萬啊,東城已經告破,川軍已經殺進程來了。」很明顯小將現在也被恐懼佔據,說話都不措辭了。

可是已經不需要小將稟告,張紘已經隱隱聽到了吶喊聲,張昭的臉瞬間變得蒼白。

從大殿出來的官竟然一時忘了有所反應。

可是就算他們反應又怎麼樣?他們就是一群官,世族再厲害,那也是耍手段,玩深沉,還能把數萬川軍厲害了不成?

可是建業是什麼地方,那是江東的新都啊。

為了繁榮這裡,江東世族大家宗族主要產業都在這裡,子弟也幾乎都搬了過來,他們也是心甘情願搬過來的,因為他們當初搬遷的時候,還與荊州有許多商業往來。

建業可比吳城的運輸要好的多。

但是現在,川軍竟然殺進來了,這意味著什麼?

「周瑜,孺子,匹夫,你平時夸夸其談,就這點事嗎?你怎麼把川軍放進來的,你這個沽名釣譽之徒。」

張紘現在恨透了周瑜,來以為周瑜出馬,荊州必取,沒想到川軍都打到建業來了,建業失守,家族產業要遭受重創,如果是曹軍,他張紘就直接率領張家投降了。這時就帶著家族兵力去殺了孫權邀功了。

可是最讓張紘痛恨的,就是不能投降啊,為什麼偏偏進攻的是川軍,為什麼上蒼這麼不公,讓劉璋這等屠夫崛起。

張紘更恨孫權為什麼在吳城待的好好的,偏要搬遷到建業,他已經忘了當初就是他自己說這裡有天子氣的。

「噗。」

張紘一口鮮血吐出,周圍離他最近的是張昭幾個官,可是張昭顧雍等人明顯也傻了。竟然沒扶住,張紘嘭地一聲倒在了青石地板上。

「走,快走。」等張昭等人終於反應過來扶住張紘時,張紘掙扎著說了幾個字。

「走?要離開建業嗎?我們大半產業都在這裡啊,還有好多家族子弟。要不要通知他們?」張昭急聲問道。

「來不及了,川軍已經殺進來了,再不走就一個也走不了了,聽著,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,建業雖然積聚了我們很多財富,但是所幸我們還沒都搬不過來。

家族子弟固然重要。但還可以想辦法救回來,可是我們要是沒了,就什麼都沒了,立刻走。」

張紘張昭等人連孫權都沒通知。就往府中跑,路過關卡,裝著平靜地大聲吩咐守衛前往抵抗川軍。

建鄴城大亂,孫權聽到張紘的喊聲。怒不可遏,竟然在自己的府門前就開始罵周瑜。當真以為自己不存在嗎?還是刻意罵給自己聽?

剛剛體會到震懾世族快感的孫權,這時真的動了殺機,可是當他走出來,張紘張昭已經跑了,這時才聽到了喊殺之聲。

當小將將軍情報給孫權,孫權的震撼比張紘還要大,完全不可置信。

「怎麼可能,怎麼可能,怎麼可能這樣,怎麼可能這樣啊。」孫權從喃喃自語到竭斯底里大吼。

自己剛剛燃起雄圖大志,川軍就打到建業來了?孫權只覺得天旋地轉,就要暈倒,幸好被龍飛衛將領扶住,孫權的腦袋好半響才恢復清醒。

現在建業的守軍不過一千人,加上龍飛衛三千人,怎麼可能是川軍數萬人對手,孫權和張紘一樣,下令撤退。

什麼都來不及收拾,人能跑掉就已經幸運了。

孫權回頭看著那一個吳王的金字牌匾,現在怎麼覺得是對自己的莫大諷刺?孫權已經不能想像逃出建業之後的場景,只知道那一定是一片黑暗。

什麼天下大業,什麼震懾世族,簡直成了天大的笑話。

可笑自己還夢想當什麼吳王,就在自己最得意的時刻,覺得前途最光明的時刻,天塌了。

當孫權帶兵想從南城門撤出去時,川軍三萬軍隊已經殺到內城,衛溫麾下這些人,將領都是出自當初的水賊,這些水賊可不只是水上橫,要想統治雲夢澤,陸上一樣要橫,要不然那些小股水賊逃到小島上,豈不是不受控制。

衛溫留了一萬人守船,三萬人攻入建業,奇襲之下一擊得手,來就強的水軍殺入建業,莫能與敵,與狼狽逃出的孫權遭遇。

一名水賊頭子一下就看到孫權的部隊,孫權並沒有打旗子,可是看龍飛衛那白色的閃亮盔甲,就知道不是一般人,大功在前,立刻率軍沖了過去。

可是這個水賊頭子低估了龍飛衛的戰力,兩千龍飛衛打了五千川軍水軍抬不起頭,甚至有潰敗之勢,水賊頭子急忙請求增援,很快聚集了一萬多人向龍飛衛進攻。

孫權不敢戀戰,在龍飛衛的護衛向南城逃竄,川軍緊追不捨。

雙方一直絞殺到南城門,川軍傷亡至少五千人以上,然而龍飛衛也幾乎損失殆盡,不過好歹衝出了城門。

孫權率著一百多龍飛衛向南方奔逃,原用來威脅世族的兩千龍飛衛,一下被瓦解,孫權就這樣勢單力薄,一頭扎進南方世族勢力的汪洋大海。

「率五千人追擊,如果不能追到孫權就撤回來。」

衛溫不顧麾下將領不理解的眼神下令,他知道現在最重要任務是掌控建業,江東已經在孫權統領下修養幾年,所謂藏富於民絕對不是開玩笑的,這一點作為直接面臨江東兵鋒的川軍水軍大都督衛溫,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