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96章忠義的伏家

第596章忠義的伏家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2 23:09  字數:4436

曹操畢竟是喜歡這個女兒的,口氣緩和下來:「羨兒,你理解父親一次好嗎?如果劉璋真的喜歡了你,就能挽救我曹家大業……」

「可是就算我不嫁人,也可以幫助父親啊,我現在就趕往塞外,傾兵南下,襲擊川軍後方。」

「別天真了,你才多少軍隊,川軍七十萬軍啊,這次來到許昌三十萬,還有四十萬在雍涼,你拿什麼襲擊後方?何況你自己都根基不穩,一入涼州就得被人奪了根基,怎麼作戰?」

折蘭英的勢力充其量就是一個小勢力,還是立足不穩被草原鮮卑仇視的勢力,這樣的勢力自保都困難無比,何談威脅川軍。

「父親,你真的要這麼絕情嗎?」。曹羨的眼淚在眼眶打轉,她知道父親的心思,如果是當初關中之戰,自己傾兵南下還能讓川軍分兵,現在川軍一家獨大,自己的確不能起多大作用。心中已經隱隱絕望。

「來人,帶小姐下去,派幾個武藝好的人看守起來,遞了婚書後立刻出嫁。」

幾個軍士進入大堂,對曹羨做了一個請的守勢,曹羨看著決絕的曹操,再看著滿堂不做聲的文武,徹底絕望,淚水終於止不住的下落。

曹羨真的後悔這次回來了,這滿堂都是什麼人,為了大業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了嗎?

伏壽在靈雎的掩護下順利進入許昌,靈雎果然沒有出賣她,在城外一直等到黃昏才進入,進入城內靈雎就回了皇宮。伏壽趁著天色昏暗悄悄回了伏家大院。

「娘娘。你怎麼回來了?聽說你落在川軍手中。為父可是擔心壞了。」

就算伏壽是伏完的女兒,也必須叫娘娘,伏完看到伏壽,真是又驚又喜,這次伏壽沒有跟著曹軍敗兵回來,曹軍又折損太多人,伏完只以為伏壽死在亂軍中了,這時看到伏壽。雖然很多疑問,還是喜悅佔了主要。

「父親。」伏壽一下子撲到伏完懷裡,淚水唰唰掉落,已經好多年了,因為自己被曹操監視,沒有這樣放開心懷和父親在一起,這時才好像恢復自由之身,伏壽只覺得好像壓抑多年的感情都爆發出來了一樣。

可是伏壽知道這時還沒有撥開雲霧見青天,只有川軍擊敗曹軍,自己才能真正自由。哪怕或許自己不能享受太久,但也讓伏壽期待。伏壽還記得來的任務。

「娘娘,你回來了怎麼回府了?為什麼沒去皇宮?」父女感慨一番,伏完問出了心中疑問。

伏壽擦乾淚水,好不容易穩定了情緒才道:「父親,難道你希望女兒再回那個地方去嗎?天天被曹操監視著,說不定哪天就落得個董貴妃的下場。」

「唉。」伏完沉重地嘆口氣,這何嘗不是他擔心的事情:「娘娘,真是苦了你了,可是這真的是沒有辦法,不能推翻曹操,解救天子,就只能這樣下去,總有一天,我們會恢復大漢的。」

伏完是東漢大司徒伏湛七世孫,妻子是漢桓帝女兒陽安公主,絕對是現在大漢為數不多的忠臣,一直想著推翻曹操,恢復劉協的天子權威。

也就是因為伏壽一直知道父親的志向,所以才相信父親可以被說動,伏完雖然沒有軍權,但是伏家樹大根深,人脈無數,就算是曹操嚴密監視的許昌,伏完也能調動一些兵馬。

不需要太多,只要能打開城門,守到川軍到來就足夠了。

伏壽立刻抓著伏完的手道:「父親,我們不用再擔驚受怕了,可以還政天子了,女兒這次回來,就是和蜀候劉璋商量好的,只要和川軍達成共識,在約定時間用我們手上的兵馬打開城門,許昌就破了,我們也可救出天子,大漢就光復了。」

「你說什麼?」伏完看著伏壽良久才不可置信的說出四個字。

伏壽只以為是伏完高興的呆了,畢竟這麼多年,自從曹操定都許昌,伏完就想著推翻曹操,在董承和女兒董貴妃被殺死後,伏完是又驚又怒,卻隱忍這麼多年,換做任何一個人,在想到可以推翻壓在身上幾年的大山終於可以推翻,豈能不喜。

「父親,女兒是說,我們可以聯合川軍……」

「啪。」

伏壽還沒說完,伏完一巴掌打過來,伏壽還沒反應過來就滾在地上,伏壽驚訝疑惑地看著伏完,感受著發燙的臉頰和嘴角溢出的血液,竟然忘了疼,只是愣怔在地上。

「孽女。」伏完大吼一聲,指著伏壽怒聲道:「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幹什麼蠢事?勾結川軍,你知道川軍是什麼嗎?那是西南的蠻子,你知道劉璋是什麼人嗎?那是益州屠夫,殺人不眨眼的屠夫,你竟然勾結劉璋,你忘了我從小對你的教誨嗎?你太讓我失望了。」

「父親,劉璋不是傳言那種人,他殺人都是有原因的,劉璋重情重義,愛惜民生,川軍也是一支軍紀很強的軍隊,從來不冒犯百姓,甚至還幫百姓蓋房子,發放糧食,他們還……」

伏壽急忙爭辯,想起和劉璋在一起的種種,就算除開那一夜,就算除開自己對劉璋的感情,劉璋那寧願犧牲一切也要實現自己的理想的都背影,都值得她伏壽相信。

可是,伏壽轉眼想到,自己以前聽到那些世族川軍川軍對壞,劉璋多麼殘暴,自己都有些懷疑,事實也是如此,那些世族根本就是因自己的利益刻意誹謗。

那伏完身為伏家龐大家族的重要成員,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些是謠言?伏壽心中有些不安和懷疑,可是不敢承認。

可是不敢承認也沒有,因為伏完下面的話已經印證了。

「住口。」伏壽還沒說完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