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95章你逃不了

第595章你逃不了 (1/1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2 11:53  字數:2281

當聽到靈雎被匈奴人擄走,曹操真的萬念俱灰,這時聽到靈雎還活著,怎能不喜。

可是曹操知道這時候不是時候,只揮揮手讓士兵帶靈雎下去休息。

堂中剛恢復平靜,一個站在末尾的文士出列:「主公,楊修覺得有一人合適。」

楊修自信滿滿地看著曹操。

「何人?」曹操隨口問道。

「靈雎姑娘。」

「嘩。」眾臣大嘩,怎麼也沒想到楊修會說靈雎,他們壓根連想都沒想過,是啊,靈雎要是送給劉璋,不但實現了聯姻,還送走一個大麻煩,曹操再也沒有後顧之憂了。

可是,那可能嗎?

果然,曹操騰地站起來:「其餘任何人都可以,我曹操府中任何未成婚女眷,都可出嫁,他劉璋要宮中任何嬪妃,也可以送過去,但是靈雎絕不可能。」

「為何不能?」楊修絲毫不顧曹操的怒色,笑吟吟道:「屬下卻覺得靈雎姑娘是最合適的,丞相的親屬,不乏美貌女子,可是比起靈雎姑娘還差得遠,宮中嬪妃更別說了。

靈雎姑娘年方及笄,正是出嫁的年齡,而以丞相的年齡,再加上靈雎是呂布之女,是不可能娶她的,為什麼不送出去?」

一旁一個佩服楊修文採的大臣拉了拉楊修衣袖,靈雎這個人,曹軍中從來不允許提及的,這楊修倒好,什麼都說出來了。

曹操捏緊拳頭,臉色鐵青。

楊修卻沒管那拉他的大臣,繼續道:「靈雎姑娘美貌天下無雙。琴棋書畫樣樣jīng通。要不是丞相不讓她拋頭露面。艷名決不下於當年貂蟬,這樣的女子都不能贏得劉璋的心,那聯姻這個策略也就不用試了。」

「住口。」曹操冷冷呵斥一句。

「丞相,恕楊修直言,丞相花在靈雎身上的時間太多了,就算丞相不高興,楊修還是要說。

丞相自靈雎姑娘七歲時接到府中,關懷備至。連義女也不收,卻時時跟在身邊,丞相的心思天下皆知,還能瞞得過誰?

恐怕丞相之所以沒有將靈雎姑娘娶過門,只是因為靈雎姑娘年紀幼小吧,楊修秉直忠言,靈雎姑娘有狐媚之氣,蠱惑主上,絕不可收。

如今靈雎姑娘及笄之年,誰都擔心主公正式娶靈雎姑娘進門。只是他們不說而已,楊修認為。將靈雎這樣的女人送給劉璋,將劉璋迷的神魂顛倒,對我們大大有利,留在丞相身邊,大不利。」

「拖出去。」曹操從牙縫裡擠出三個字。

「什麼?」楊修抬起頭看著曹操,眾人也沒聽清楚。

「拖出去咆哮,曹操現在只覺憤怒之火要把自己點燃了,無論誰都可以嫁出去,靈雎不行,靈雎是曹操心中最珍貴的存在,絕不允許任何人染指。

兩個軍士一擁而入,押著楊修就走,楊修大喊:「我這是忠言啊,忠言啊……忠言逆耳,蒼天啊,我楊修一代忠臣就這樣死了,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君子,為什麼不說話啊,明明反對,為什麼不說話啊。」

楊修的話越去越遠,最後聽到一聲慘叫,眾人驚懼,因為靈雎,又添一個冤魂,從此恐怕再也沒人敢提這事了。

曹操余怒未消,眾臣工沉默良久,郭嘉出列打破沉默,眾人知道郭嘉要舉薦人了,可是看郭嘉神情,估計舉薦的人也不一般,幾個寒門子弟都為郭嘉捏一把汗。

「丞相,郭嘉有一人選。」

緩緩平息中胸中的怒氣。

郭嘉看了曹操身後的曹羨一眼,曹羨一怔,一個極不好的念頭從心底升起。

果然,郭嘉緩緩吐出三個字:「三小姐。」

曹操猛地抬頭看向郭嘉,還沒說話,曹羨立刻指著郭嘉鼻子,氣極道:「郭奉孝,你,你……你太過分了,虧我還最看得起你郭奉孝,你竟然出賣我……你,你還是不是人。」

郭嘉沒有看曹羨的眼光,他知道曹羨眼中一定充滿失望之色,曹羨說得不錯,曹羨從小就性格剛強,喜歡dúlì的人,喜歡沒有背景勢力從底層上來的人,所以在曹操的文武中,曹羨的確最喜歡郭嘉。

「主公。」郭嘉面色平靜地向曹操拱手:「三小姐雖比不上當年貂蟬,但是也是美貌出眾,是丞相的女兒,最重要的是,三小姐曾經嫁過劉璋,只是因為逃婚才沒有嫁出去。

這次再嫁,水到渠成,我們還可向川軍致歉,說因為三小姐逃婚,我們一直在尋找,這次找到立刻送回去,可以最大體現誠意,這也是實現聯姻的最大可能,如果三小姐都不能讓聯姻湊效,那也沒人能嫁了。」

郭嘉感受到了曹羨噴火的目光,可是曹羨不知道郭嘉心中也在滴血,不是因為要把看得起他的曹羨嫁出去,而是和當初割地求和的荀彧一樣,恥辱。

一個謀士,竟然逼得主公三番兩次嫁女兒,而且這次嫁女兒能求和的概率實在太小,可是郭嘉不得不為,哪怕有一絲讓川軍轉移兵鋒的希望,犧牲一個女子有什麼稀奇?

他相信曹操也不會不舍的。

果然,曹操對曹羨道:「羨兒,我看,就是你了吧。」

「什麼?」

如果是郭嘉提出來,還是一個臣子本分,曹羨怎麼也沒想到曹操會同意,就在自己回來的那一晚,曹羨還看到父親高興的發狂的,可是現在……

「父親。」曹羨立刻走到堂下,漲紅著臉對曹操道:「你怎麼能允許我嫁給那個益州屠夫?那益州屠夫你知道是什麼人嗎?他殺人不眨眼,根本就是個魔鬼,女兒千里迢迢從塞外回來,就是為了幫助父親,父親怎麼能這樣做?怎麼忍心這樣做?」

曹羨血紅著眼睛看著曹操,悲涼於曹操的無情,同時哀傷自己的命運,自己的未婚夫,說過來娶自己的北宮止被劉璋殺了,現在竟然還要自己去嫁給他,曹羨就算死也不會答應。

「羨兒,不要任性,你是我曹家的人,難道不能為曹家的大業盡一份心力嗎?子女的婚事,難道我曹操都做不了主嗎?」。未完待續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