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94章誰都希望她死

第594章誰都希望她死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9-02 11:53  字數:4488

眾臣工看到司馬懿離去,都變了臉色,別人不知道,這些世族官員可知道,司馬懿是他們推出來的,好不容易封個大官,怎麼就走了,這不是白白浪費大好機會嗎?

曹操倒沒有留下司馬懿的意思,他是明智的,不會被別人沖昏頭腦,他敢肯定司馬懿的計策不可行,可是也肯定司馬懿是有才華的。

為什麼要獻這些荒謬的計策?

曹操不擔心司馬懿不效忠自己對自己威脅,司馬家是天下大族,司馬懿能投靠劉璋才有鬼了。

可是曹操不知道,他的這些想法,都在司馬懿預料之中。所以司馬懿才會向劉協行禮,不想曹操行禮就離去,司馬懿不會在沒必要時候拿架子,但是該拿的時候也會拿。

走到大殿外朝大殿看了一眼,荀彧,絕對要除,郭嘉雖然沒說話,甚至表情都沒什麼波動,可是司馬懿知道郭嘉的謀略絕對在荀彧之上,要是郭嘉不是出身寒門,那比荀彧要棘手太多。

可是出身不好,又剛剛在關中大敗,司馬懿有信心除掉郭嘉,只要荀彧郭嘉一倒,那他司馬懿的時期就到來了。

當然,這都得建立在先抵擋住川軍進攻的基礎上,否則一切免談。

「仲達,聽說曹操今日封你為九卿之一,中郎將參軍事,這麼好的職位,為什麼拒絕?」

司馬懿出了皇宮就看見司馬徽,司馬徽已經得到了消息,可見這些世族觸角多長。

「水鏡先生,我們一邊出城一邊說話。」

「出城?」

司馬徽雖然驚異,還是和司馬懿一起坐上出城的馬車,在馬車上司馬徽驚訝道:「仲達。你是不是覺得許昌必丟?」

「可能性很大,但是不一定會丟。」司馬懿道。

「不一定會丟?那如果再有仲達輔佐曹操,我們世族鼎力支持,許昌不就保住了嗎?」

「如果保不住怎麼辦?」

司馬懿只問了一句話,司馬徽就啞氣了,是呀,保不住怎麼辦?如果現在就把家族勢力都投入到許昌保衛戰,太冒險了,一旦許昌丟了。就什麼也沒有了。

「如果保得住又如何?」司馬徽還沒說話,司馬懿只看了一眼司馬徽表情,就問了下一句。

「保得住,我們不就擋住劉璋了嗎?而且仲達幫助曹操守住城池,難道不會更受重用嗎?」

「哈哈哈哈。」司馬懿哈哈大笑。旋即恢復過來,對司馬徽道:「對不起水鏡先生,司馬懿失態了,不過,司馬懿卻覺得,如果保住了,不管對曹軍還是對我們都不利。

如果保住許昌。對於曹軍來說,都要一直守在這裡,可是這裡根沒有險要,川軍出關中就可攻擊。曹操現在的民力耗不過劉璋了,如果是我們世族全力支持,倒是可以拖下去,可是划得來嗎?

而對於我司馬懿。不錯,我幫助曹操擋住了劉璋。是會封更大的官,可是會大過荀彧郭嘉嗎?我一個初投之人,如果真擋住川軍,也不是我受的封賞最大,肯定是荀彧。

荀家在朝中地位極其雄厚,如果不出意外,我們沒有出頭之日的。」

「當然。」司馬懿看著司馬徽的表情:「如果能幫助曹軍擊敗川軍,其他奪位的事情虛無縹緲,以後再說。

但是水鏡先生想過沒有,擋住了川軍,我們就要手把一馬平川的豫州,川軍出關中就可攻擊我們,我們處於嚴重的地理劣勢。

可是如果我們戰敗,退守兗州和豫州東部,那守衛一馬平川的可就是川軍了,對我們很是有利,在這塊地方與川軍周旋,不但可以慢慢和川軍磨,我們不是也可以在戰爭中增長實力嗎?」

司馬徽點點頭,旋即對司馬懿道:「可是就如仲達所說,許昌不守更好,將地理劣勢留給川軍,可是這與仲達辭官有什麼關係?這樣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,而且要是川軍奪不下許昌,你可就不能出仕了。」

「呵呵。」司馬懿不以為然地笑笑:「剛才已經說了,如果真守住了,曹軍那才是劣勢,必然慢慢衰敗,還愁沒機會出仕,不過是比現在難一點而已。

可是先生想了嗎?許昌守得住守不住對我們真正的影響?想必先生也聽說了我今日給曹操獻的策略吧?」

「說到這裡,我倒是想問問仲達,為什麼獻這樣的策略?我也覺得不可行。」要不是司馬徽相信司馬懿不會背叛家族,才華也是自己親自考察,都以為司馬懿要麼沽名釣譽,要麼背叛家族了。

「其實這樣的策略,在曹操進軍關中之前,我就已經獻過了,關中之戰前和現在的許昌情況一模一樣。

關中之戰,如果曹軍勝利,我司馬懿就算出山,也得不到曹操重視,曹操更加忌憚我們世族的抱團,就算被曹操說我料錯,又有什麼關係?

可是假如關中之戰失敗,曹操想起我的策略會怎麼想?會不會仔細想我的計策是不是對的?」

司馬徽緩緩點頭,如果曹軍戰勝,曹軍就是天下第一軍,曹操能封司馬懿一個主薄就不錯了,一輩子也別想超過荀彧。

可是戰敗之後,按照常規邏輯,戰敗者都會反思,一反思,那之前勸諫阻止的人就會受重視,這是理所當然的邏輯。

司馬懿只是選擇了一個對自己最有利的決定,曹軍戰勝,只是糟糕上再加一點糟糕,而曹操一旦戰敗,那司馬懿立刻如明月閃耀夜空。

這恐怕也是曹操封司馬懿九卿之一這麼大官職的原因。

司馬懿笑了一下:「當然,以曹操的明智,可能不會被一次戰敗沖昏頭腦,畢竟我的計策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