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89章

第589章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31 14:32  字數:3373

甚至官場世族那一套潛規則,王越都不屑去適應,所以年輕時,王越不得皇帝任用,戰亂後,哪怕王越在中原北方輾轉,也去了江東和劉表所在荊州的地盤,還是沒有得到官職。

王越從此心灰意冷,在洛陽開了一家武館維持生計,教出了許多出色的弟子,這些弟子因為圓滑一些,不管出身世族還是寒門,都當上了官員和將軍,傑出弟子史阿現在還在曹丕身邊做護衛,風光無限。

就只有王越守著自己的武館,隨著年老,越來越沒了心志,雖然聽說劉璋屠殺世族,可是王越在官場碰壁太多了,那些人表面上也說只要自己有才,不管寒門世族,都可以任用。

可是當自己真正不滿他們那套體制時,這些人就會翻臉了。

王越已經沒有東奔西走的,直到這次曹操大軍出關中,在來就貧窮的中原徵調糧食。

那些世族將賦稅全部轉嫁到普通百姓和其他沒有世族背景的人身上,王越的武館自然不能幸免於難,被抽取重稅。

由於王越不滿之下,傷了一個世族子弟,世族更加不滿王越,王越第一交不起稅收,第二也得罪了洛陽的權貴,混不下去,萬般無奈之下變賣了武館,解散了弟子,繳納稅賦後離開了生活幾十年的洛陽。

到達長安後,這裡一片焦土,王越倒真沒騙劉璋,屋中囤積的食物都是從世族那裡偷來的,王越要偷東西,不管是世族家丁,還是看守世族財產的川軍士兵,在王越眼裡都和空氣差不了多少。

解決生計問題後。王越不得不接觸統治這片地方的川軍,王越去訪問了幾個川軍官員,甚至見到了新任司隸校尉蔣琬,蔣琬也是寒門出身,甚至在見到王越才華後,直接承諾了王越偏將軍之職。

只是因為最近關中的事太多了,劉循又是才接手政務,蔣琬告訴王越,審批的冊子可能要一個月才能發下來。讓王越等一下。

在接觸了蔣琬後,王越已經知道以前那些洛陽權貴對川軍的議論都是假的,不管川軍其他方面如何,這裡的寒門子弟絕沒有被歧視。

直到川軍抓捕世族,並收攏流民。頒發土地令,限價令,和四科舉仕命令的公後,王越終於確信這支軍隊是值得自己投效的軍隊。

哪怕這時王越已經七十歲了,但是王越覺得從這個時候開始,自己還是可以像姜子牙一樣,晚年得志。

可是。命運恰恰又擺了王越一道。

王越聽到劉璋將權力交給了兒子劉循,大惑不解,看到華佗離開川軍軍營後,王越上前去問。華佗是認識王越的,也知道王越為人,就透露了一下。

王越如墜冰窖,自己好不容易就要遇見的明主。竟然要死了,而王越觀察劉循。就從昨日來看,王越大為失望。

王越說劉循碌碌,不是說其他方面,而是劉循對待世族沒有像劉璋那樣果敢,光是這一點就讓王越很不看好。

現在還是天下大亂,哪怕川軍已經鼎盛,可是世族還控制著絕對力量,這個時候就對世族的政策放鬆,絕對是潰江之堤,會越來越放鬆,最終導致世族反噬。

王越已經被世族把持的官場嚇怕了,不想再重複以前的老路,蔣琬說的那個批覆冊子,王越已經沒有任何興趣。

可是偏偏劉璋竟然出現在了自己門口,讓自己可以近距離觀察劉璋,王越不得不承認,劉璋給自己的印象比自己想像的還好。

吃民間食物沒有任何挑剔,住破房子沒任何怨言,對自己一個老頭子沒有任何架子,但是威嚴卻是由內而外的散發,就像他對待好厲害這樣的下屬,不做作也不失主上之風。

王越還看了伏壽畫的圖紙,已經畫了三四幅畫,全部是悲慘的戰亂場景,貧苦凄慘的百姓是裡面的主題。

王越並不知道那是伏壽,可是不管是誰,在劉璋的請求下畫這些戰亂圖,就已經能體現劉璋是真正愛民的,而不是世族特權和利益的看門狗。

這樣的主公,就是自己追求了一生的主公。

可是,在近距離接觸了劉璋後,略懂醫術的王越已經知道華佗說的是真的了。

自己希望投效主公,自己可以將一生理想寄託的人,唯一可以讓自己這一生不遺憾的人,就在自己面前,自己卻不能投效。

王越真的很悲涼,昨夜一夜都沒有入睡,今早上起來叫住劉璋說那一番話,王越是剋制不住說出的,如果換做平時,王越肯定不會說這麼幼稚的話。

民間狗皮膏藥多不勝數,真正有效的就少的可憐,要和劉璋的病對上的……有個屁。

也許自己不是在給劉璋希望,而是在給自己希望,是在麻痹自己。

王越這時真的覺得很累了,當漸漸熄滅幾十年的理想,再次點燃又再次熄滅後,王越心如死灰。

一個月後蔣琬的任命冊子,王越不想等了,為了怕蔣琬找到自己,王越決定出去走走,兩三個月後再回到長安,雖然看不好劉循統治的川軍,但是王越覺得川軍統治下的地方,肯定還是比其他地方好。

自己就在長安終老天年吧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劉璋回到軍營,張任已經集合了五千精銳騎兵,這次劉璋出關,不是為了打仗的,前面有黃月英,應該也沒自己的仗打,劉璋就是去看看中原的土地。

劉璋帶著軍隊就要出征,伏壽騎著馬跟了來。

伏壽見到劉璋,有些忸怩,可能是想到什麼,又變得堅定。

「蜀候,宮希望隨軍,宮承蜀候之請畫破碎山河圖,既然是大漢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