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88章漢末第一劍

第588章漢末第一劍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31 14:32  字數:3415

可是,一個雖然緊張,一個雖然美『色』當前,可是兩人最大的感覺,還是冷,隔著這麼大距離,風都灌進來了,也不比蓋一床被子好到哪裡去,甚至胸口都是涼颼颼的。

「喂。」

劉璋叫了一聲,神經繃緊的伏壽渾身一顫,慌『亂』地看著劉璋:「你,你要幹什麼?」

「我們挨近一些……哦,娘娘別誤會,我覺得我們可以背對著,這樣應該會好一些……唉,算了……」

劉璋正要罷休,伏壽卻點了一下頭,擔心劉璋看不見,又輕輕「恩」了一聲,劉璋鬆了一口氣,他是以一個現代人來看,覺得兩人身上都穿了這麼厚的衣服,背靠在一起就像隔了一床被子,是沒什麼的。暴君劉璋588

可是天知道伏壽一個封建王朝的皇后會不會在意。

既然伏壽答應了,那就沒什麼了,兩人背靠在一起,劉璋感覺到伏壽的脊背,聯想到伏壽的身材,雖然前凸後翹,但是也顯得柔弱,深怕自己一用力,就把她擠出去了。

劉璋動都不敢動,可是不久劉璋就發覺不好,剛才睡在地上,好像是著的風寒,頭部隱隱痛了起來。

華佗給自己治療後,發病時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厲害,但是即使如此,劉璋還是異常難受,就和普通人重感冒沒區別,天旋地轉的,劉璋死死捏著拳頭,指尖都掐進肉里,不讓自己有太大動作。

可是伏壽還是感覺到了,兩人貼的這麼近,那怕衣服再多,還是感覺到劉璋的身體在顫抖,伏壽如何不明白劉璋是發病了,隨著劉璋身體的顫抖。伏壽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。

劉璋正在難受的時候,突然感覺伏壽翻了個身,接著一條玉臂伸了過來,伏壽緊緊抱住了劉璋,就像在地鋪上劉璋緊緊抱住自己一樣。

劉璋這時理會不了其他,只努力地讓那頭痛的感覺沉下去,而伏壽的心卻砰砰跳著。

伏壽心裡很緊張,她知道現在這樣不好,可是看到劉璋難受。她心裡好像更難受,其實,她好想和劉璋正面抱著,像在地鋪上一樣,感受他的呼吸。那種感覺伏壽現在想起來,很懷念。

哪怕穿著厚衣服,劉璋還是感覺到兩團柔軟緊緊抵在了背上,伏壽的呼吸從頸部流過來,可以讓任何一個正常男子悸動,正忍受著頭痛的劉璋,無意識地轉過身。也抱住了伏壽。

伏壽的心跳的更加厲害了,好像要蹦出來了一樣,可是伏壽卻再也不想放手,剛才在地鋪上自己掙扎過。現在一點也不想掙扎,彷彿離開劉璋的懷抱,外面就是冰冷的地獄。

劉璋翻過身,與伏壽正面抱著。兩人的氣息在狹窄的空間交織,讓兩人的腦中都是熱烘烘的。劉璋略微好受一些,可是理智卻越來越遠。

伏壽沒有看劉璋,只看著胸口的地方,但是她一定能感覺到劉璋在看她,而這種神態更讓劉璋『迷』醉。

伏壽是標準古典美的女子,這種柔弱的女子抱在懷中,對方也緊緊地抱著,劉璋不由自主吻向伏壽的額頭,在空中停頓了一下。

彷彿伏壽知道劉璋在想什麼,突然抬起頭來,只看了劉璋一眼,芳唇迎了上來,柔軟的濕滑印上劉璋的唇。

「你的一切都打動我的心,只恨沒有很早的遇見你,我知道對不起劉協,今晚之後,我就會成為一個壞女人,只要我的身體能減少你一點痛苦,我願意接受一切,我知道我已經不配為後,你離開的時候,我也會離去。」

伏壽努力回應著劉璋的吻,心裡從掙扎到放開,淚水滑過臉頰,卻將劉璋抱得更緊,在伏壽心裡,自己只有這一夜。

這一夜之後,自己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,對於從小接受三從四德觀念的伏壽來說,這種代價很大。

可是伏壽努力不讓理智回到腦海,不去想其他,只想著,哪怕用自己的生命,也要珍惜這一夜的瘋狂。

感覺到劉璋的手伸到了胸前,伏壽身子顫抖一下,沒有反抗,反而扭了一下身體,讓劉璋更好動作,同時自己解開了第一顆紐扣。暴君劉璋588

窗外寒雨,屋內春情,伏壽用自己全部的體力,讓自己投入到劉璋佔有中,當力氣耗盡,閉著眼睛承受著韃伐,哪怕身體有些受不了,可是伏壽知道只有這一夜,只覺得每一秒鐘都無比珍貴。

當身邊的人沉沉睡去,伏壽的理智回復腦海,卻發現沒有對自己做的事情後悔,自己對不起劉協,就用命抵償。

兩人已經渾身,玉臂再次緊緊抱住劉璋,胸前的雙峰緊壓著劉璋的胸膛,劉璋的手也滑過光滑的肌膚抱著伏壽的腰肢。

伏壽安心地靠在劉璋懷中睡去,不管明天會發生什麼。

當劉璋醒來時,當然記得夜晚的事,自己最終沒有克制住,劉璋不擔心什麼後果,只是覺得對不起懷中的女人,都什麼時候了,還壞了人家,讓她以後怎麼面對自己身份。

劉璋想到這裡,不禁想一巴掌扇死自己,可是當伏壽玉臂抱過來的時候,別說當時自己意識不清楚,就算清楚,面對伏壽這樣玲瓏剔透身材姣好的女孩,也不可能把持住。

要怪就怪自己提議一起睡吧。

劉璋已經打算,等伏壽醒來時,不管要怎麼罵自己,或者用皇后的身份怒斥自己,自己都忍受著。

可是伏壽睜開惺忪的睡眼時,除了臉頰上隱隱的淚痕,沒有什麼傷心,反而光滑的身子再次貼上劉璋,閉上眼睛,睫『毛』在劉璋的肩膀上輕輕扇動。

伏壽只是要享受這片刻的溫存,等起床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