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65章與皇后逛街

第565章與皇后逛街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30 05:12  字數:3400

伏壽詫異回頭,卻見劉璋正為自己撐著傘。

伏壽凍的有些發白的臉龐動了一下。

可是看到劉璋對她點頭微笑一下,伏壽彷彿心中特別安寧,就像自己為劉璋按摩覺得自然一樣,劉璋為她撐傘,伏壽沒感覺到什麼,伏壽知道這不是因為自己是皇后,就算自己是皇后,也不能讓一個侯爺撐傘。

伏壽也不知道什麼原因,只是覺得這樣的感覺很好。

小雨中,面前拱橋上流民扶老攜幼而過,不時有疏導士兵接過正在爬上拱橋的老人行囊,工匠打入鐵釘的聲音清澈地傳進的耳中。

伏壽只覺得自己都融入其中了,手中的筆勾勒得很快,可是卻沒有半點失准,反而比平時更完美。

最重要的是,伏壽感覺劉璋撐著傘,靜靜站在自己身後,讓自己覺得安心,自從嫁給劉協那一天起,自己從來沒有這種安心。

彷彿有一個保護自己的人,保護著自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,自己終於可以安心地享受生活,享受面前的世界。

伏壽披著一件紫黑色大氅,華貴而柔和,身的帝後氣質加上現在專註的神情,和面前的雨,走過的人,忙碌的士兵工匠融入同一副畫卷中。

如果她能把自己畫進去,是不是會更好?

劉璋心裡想著,可是旋即搖搖頭,如果伏壽把自己畫進畫中,固然畫中多一道風景,讓人賞心悅目,可那就不是山河破碎圖了。

可是實際上,對於那些偶爾路過向畫架方向瞥一眼的百姓來說,打傘的劉璋和畫畫的伏壽已經成了一道完美組合的風景。

「娃子。娃子,你怎麼了,你醒醒啊,你別嚇媽啊。」

突然一名中年婦女的驚喊聲傳來,劉璋凝眉望去,只看見一名七八歲大的孩子在雨中暈過去,看起來是他母親的中年婦女抱著孩子急的失了聲,不斷搖晃孩子身體。

劉璋將傘交給好厲害,走了過去。伏壽看好厲害為難,拿過了好厲害手上的傘,好厲害立刻提著雙錘跑了過去,伏壽蓋上畫架,跟了過去。小雨打在輕輕飄飛的秀髮上。

「怎麼回事?」劉璋問道。

伏壽來想為劉璋打傘,這時打在了暈過去的孩子上方,她知道劉璋也希望他這麼做,哪怕華佗說過,劉璋不能受風寒。

「孩子傷風暈倒了,還發了高燒,可惜我沒草藥。如果不及時送醫,恐怕有生命危險。」一名可能是郎中的流民檢查了孩子身體後,站起來對劉璋說道。

雖然劉璋穿著便服,但是衣服也不是普通衣服。而且劉璋長期掌握大軍,身上自然散發一股氣勢,劉璋一開口,郎中不由自主就對著劉璋說了。

「送醫?」劉璋皺眉。長安破敗,百姓都跑光了。還有什麼藥店,距離這裡最近的醫館,是川軍的軍醫駐地,皇宮有一批,郊外有一批,可是都距離很遠,孩子在雨中跑過去,恐怕半路就得死了。

劉璋略一皺眉,指著自己的馬車對郎中道:「麻煩你好心,用我的馬車送這母子去皇宮,叫醫生醫治。」

「皇……皇宮。」郎中立刻結巴了。

「主公,馬車拉走了,我們怎麼回去啊。」好厲害忍不住說了出來,不是他小氣,長安城很大,現在他們距離皇宮很遠了,這yīn雨天氣,劉璋又不能淋雨,好厲害是怕劉璋發病。

流民中兩個人看了看好厲害又看向劉璋,一個道:「這壯漢五短身材卻拿雙錘,和川軍天神將軍好厲害好像,莫非……」

另一個流民也是一驚,看好厲害拿大錘,叫主公,又聽面前這位衣著華貴的公子說皇宮,難道這就是……兩個流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「你是劉皇叔?」

不止那兩個流民看出來了,其他也有人看出來了,隨著這一聲喊,許多人都停下腳步,看向劉璋。

劉璋略微皺眉,可是現在顯然不是管其他事的時候,對那郎中道:「你趕快架著馬車帶母子去皇宮吧,保住孩子的命。」

「是是是。」郎中連忙答應,引著抱孩子的母親上了馬車,馬車並不華麗,但是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已經算奢華,母親坐上去都有一種雲里霧裡的感覺,要不是記掛懷中孩子,她甚至都不敢坐上來。

所有流民看到這個場景,更加確信了自己的猜測,不約而同跪下來,向劉璋參拜。那些士兵工匠都看向劉璋,有些驚訝,他們是普通士兵,川軍七十萬大軍,不是誰都認識劉璋的。

關中已經亂了好多年,這些百姓都是故土難離的人,在關中受盡磨難,他們早聽說過川軍的名聲,但是卻並不敢肯定自己聽到的就是真的。

畢竟對於這些受了很多年苦的人,見過無數諸侯入主長安的人,要讓他們相信下一個諸侯進來,就會給他們帶來好rì子,他們不會相信,最多只是有一點希望,或者說幻想。

但是川軍入主長安沒讓他們失望,這麼快的時間,施粥棚,安置點就建立起來了,房屋都是免費修繕的,只等著他們去住。

沒有什麼比過上安定的rì子,更讓百姓感激。

道聽途說了川軍的好,現在又親眼見到川軍的好,百姓對川軍之主劉璋自然感激在心,而就在剛才,親眼看到劉璋用自己馬車送了生病的孩子去皇宮,更加確信了心中對川軍的想法,紛紛跪下發自內心地感謝劉璋。

「現在下雨,大家別多禮了,快跟著軍士去施粥棚吧安頓下來吧。」

劉璋沒有廢話,百姓們在軍士引導下繼續前行。

既然身份出來了,劉璋索性叫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