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61章華佗叩首(求訂閱)

第561章華佗叩首(求訂閱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28 23:09  字數:4538

要想正面決勝江東水軍,雖然川軍水軍十萬,江東只有六萬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川軍還沒等到水軍獲勝,荊州就得丟給周瑜了。

甘寧坐著快船靠近衛溫大船,扯著纖繩爬上來。

「大都督,娘的,這新上任的江東水軍都督呂蒙看來有兩把刷子啊,我去看過江東陸口水營了,嚴絲合縫,不硬攻不可能攻下。」

「攻不下就不攻了。」水軍大將蘇飛道:「算算時間,現在是按照法先生命令,前往江水上游封鎖出荊州全部港口的時間了。」

自呂蒙上任,川軍就一直在找江東水軍破綻,都覺得新上任的吳下阿蒙好欺負,可是結果卻大失所望。

現在都有點不耐煩了。

「唉,算了,不和阿蒙耗了,我們去上游。」甘寧嘿嘿一笑:「看那阿蒙水軍大寨沒什麼破綻,我們進攻不了。

等我們封鎖了江水上游,偷襲我們荊州的江東小兒回不去,那個時候就輪到阿蒙著急上火了,我就不信他進攻的時候也沒破綻。」

「就是,就是。」鄧龍,陳洪等水軍將領也憋足了氣。

衛溫靜靜看著對岸江東風景,一語不發,甘寧等將以為衛溫是在為派誰去封鎖上游為難。

第一,封鎖上游的第一支部隊必須隱秘,不能被江東軍發現,否則江東軍撤退,那就只剩下惡戰了,傷亡必定慘重。

第二,這支部隊將獲得戰勝江東軍的首功,讓人眼熱,派誰去都有失偏頗。

甘寧慨然出列道:「大都督。甘寧願請命封鎖上游,絕對做到秘密行軍,若是完成任務,甘寧不要什麼首功,只請做攻伐東吳水軍先鋒。若是被江東軍發現行蹤,請斬吾頭。」

蘇飛等將被甘寧豪氣感染,齊聲請命。

衛溫緩緩擺手,「甘將軍,你知道我的為人,我要派誰出去。就是信得過他的能力,不會在乎把功勞給了誰,也不怕得罪任何將領。」

「那都督為何?」

衛溫沉吟著,臉上掙扎之色不斷閃過,甘寧等人都是一驚,衛溫向來無論遇到任何事。都波瀾不驚,能夠讓衛溫為難,這是什麼事?

過了良久,衛溫彷彿下了很大決心,突然捏緊拳頭道:「這次出征,本督親自去。」

「什麼?」甘寧等人完全不理解:「大都督,不就是封鎖一個江水嗎?這也要都督親自出馬?這是我們這些水軍將領的恥辱。

主公在關中大勝曹軍。陸軍將領齊建功勛,甘寧自知能力絕不如都督,但要是這個任務甘寧都完不成,甘寧寧願自殺謝罪。」

「是啊,是啊。」眾將紛紛上前。

衛溫已經是水軍大都督,權力已極,不可能是為了爭功,眾人實在不明白衛溫為什麼要親自出戰。

「本督不是要封鎖上游江水,相反,還是你們去封鎖上游江水。甘寧。」

「末將在。」甘寧踏步出列。

「率精兵封鎖上游江水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但是記住,務必讓江東軍發現。」

「什麼?」甘寧抬起頭來,滿面疑惑,眾將更是一頭霧水。

「聽著。」衛溫冷聲道:「你們必須不著痕迹地讓江東軍來得及反應之前,發現你們的意圖。讓江東軍有時間疏通輜重道路,然後與呂蒙水戰。

本督帶著船隊走後,我的將旗不能撤下。呂蒙肩負著輜重大任,更加不敢貿然進攻,你們只需不間斷進攻,吸引呂蒙和江東軍注意,不必硬拼。」

「都督要去哪裡?」甘寧等水軍將領擰眉問道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法正一直在樊城內等著江東軍偷襲荊州,然後後路被斷,面臨前後夾擊的消息,可是怎麼也沒想到,等來的卻是一個噩耗。

「已故」周瑜親自率軍偷襲江陵,衛溫水軍先鋒甘寧,在截斷江東軍退路的行軍中,竟然提前被敏銳的江東軍發現,呂蒙立刻率領大軍西向,率先佔領了長江上游,與川軍水軍對峙。

江東軍不宣而戰,與川軍的戰爭正式拉開。

當聽到這個消息,一向冷靜的法正幾乎大發雷霆,他雖不太懂水軍,但是坐鎮荊州也有一年了,對衛溫的能力還是信任的。

與魯肅對衛溫的分析一樣,衛溫喜歡偷襲,善於偷襲,可是這次將這樣一個並不算困難的偷襲任務交給衛溫,竟然能出紕漏,如果不是正值大戰,法正就要將衛溫抓來砍了。

周瑜率領精銳的三萬江東步軍抵達將領,剛剛迎上嚴顏派出的先鋒進入江陵城,周瑜沒有急著攻城,派出五千精銳江東軍,繞道江陵城北,阻截嚴顏的後續大軍。

兩萬多江東軍圍攻江陵城,江陵城只有五千軍隊,如何是周瑜對手,江東軍將士等待這個戰勝川軍的機會,已經忍辱負重幾年,這時爆發出的戰鬥力量異常驚人。

江陵很快就失陷在江東軍手中,周瑜終於一雪三年前被黃月英大敗的恥辱,與當初魏延偷襲江陵一樣,得到江陵,就得到了一半的荊州,周瑜留下五千人守衛江陵,率領兩萬多人向北進攻。

江東軍一路攻城拔寨,嚴顏一路退卻,退守白川城,荊州形勢岌岌可危。

法正再也顧不得許多,率領樊城的兩萬軍隊就要前往支援,可是漢水被魯肅兩萬精銳把守,後方還有宛城張遼的軍隊,就算棄守樊城,也根本支援不了嚴顏。

法正終於意識到,荊州,川軍花費一年的時間,血戰無數場打下的疆土,就要在自己手中丟了,法正困在樊城中心痛如絞。

早在關中之戰,劉璋就已經寫信給自己,叫自己好好把守,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