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60章攻心計(求正版讀者)

第560章攻心計(求正版讀者)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28 00:49  字數:3477

「是。」徐盛朗聲應答。

送親隊伍剛到樊城郊外,就看見前方野地上搭起許多檯子,上面擺著酒肉果品,法正帶著一支騎兵到了魯肅前面,立刻下馬,笑意盈盈地迎上。

「哎呀,這不是我們的老朋友魯子敬嗎?聽聞吳侯要與我家蜀候結為秦晉之好,法正已經在此恭候多時了,特意準備了犒軍物資,還請子敬和江東兄弟享用。」

魯肅看了一眼滿臉喜色的法正一眼,又看向周圍,不像是有伏軍的地方,而且前方守著犒軍檯子的川軍,許多沒拿兵器。

魯肅初步確定法正沒有懷疑自己,可是還是不敢掉以輕心。

「哈哈,魯肅代我家吳侯恭賀兄弟之盟取得關中大捷,曹賊這次是元氣大傷,聞風喪膽了,大漢興盛,指日可待。」

「一同努力,一同努力。」

江東軍就食川軍酒肉,魯肅謹慎地先試毒,又將江東軍分為幾批取食,並沒有發生任何意外。

法正端著酒杯過來,和魯肅幹了一杯,對魯肅道:「子敬,怎麼不請新娘子下來吃點東西?」

漢朝婚嫁還沒後世那麼保守,新娘子出嫁之前不能露面什麼的,那時候連紅蓋頭都沒有,還是黃月英帶的頭,黃月英沒結成婚,當然流傳不了。

魯肅心中略一計較,如果讓法正看到撒潑不想嫁人的孫尚香,更會對江東軍送親隊伍確信不疑,於是「勉為其難」地去請孫尚香。

果然,漁網綁身的孫尚香一下子讓川軍士兵驚詫了,孫尚香對著法正破口大罵。

「你們這些川蠻子去死吧,我三哥就是被你們害死的。大哥也是因為益州屠夫而死,我恨不得拆劉璋的骨,喝劉璋的血,要我孫尚香嫁給屠夫,沒門。做夢去吧。」

「死丫頭,說什麼呢你,婚姻大事豈是你能做主的,再對蜀候出言不遜,我魯肅也可代吳侯懲治你。」

魯肅大怒,孫尚香脹紅著小臉。滿是不服。魯肅連連向法正道歉,法正笑道:「孫姑娘真是性情中人,不但身段窈窕,年輕貌美,脾氣也正對我家主公胃口呢,我家蕭夫人就與孫姑娘差不多。這門親事,我看主公一定喜歡。」

「那就好,那就好。」魯肅面上微笑,心中冷笑。

因為天色將晚,江東軍需要駐營,而江東軍來自江南水鄉,魯肅說為了防止水土不服。要駐紮在漢水邊上,法正猶豫了一會,爽快地同意了。

「將這些東西拌在我軍士兵食物里,三千人左右。」魯肅將一大袋粉末狀的東西交給徐盛。

「這是?」徐盛看著這些粉末不解其意。

「這是可以讓士兵拉肚子,嘔吐的東西,我軍只能在這裡駐紮一晚,可是如果我們水土不服,就可以一直駐紮下去,明白嗎?」

徐盛恍然大悟。

魯肅看著樊城的方向,淡淡笑了一下。

這次江東計劃做得周密。而恭賀盟軍大勝理所應當,因為害怕川軍吞併,與劉璋示弱結親更是順其自然,一般人不可能料到。

但是法正是奇才,魯肅還是一直不放心。直到江東軍駐紮在漢水上,魯肅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來。

樊城通往襄陽必過漢水,只要吳軍在這裡駐紮,就可以和宛城張遼一起牽制住法正的五萬軍隊。

那偷渡荊州的周瑜就可以順利取荊州,到時候自己與周瑜南北匯合,荊州就是囊中之物。

魯肅已經開始思考取得荊州以後的事情了,周瑜掌握荊州,呂蒙掌握水軍,主戰派攫取了全部兵權,還真是一件棘手的事。

…………

兩日之後,樊城內,法正筆尖敲擊著書案,不時嘆氣,楊子商探頭問道:「法軍師,何故嘆息?」

「可惜啊,那麼好一個姑娘,肯定是主公喜歡的類型,就這樣泡湯了,唉。」

法正說著連連搖頭,楊子商驚道:「江東軍真有不軌?」

「我差點就被魯肅這老狐狸騙了啊。」

法正說了一句,拿起一封褶皺的信,這是川軍大軍雲集關中,關中戰雲密布,即將與曹軍發起決戰時,劉璋寫給法正的信。

信中內容只有一個,提防東吳。

作為一個穿越者,劉璋肯定知道歷史上劉備拿下漢中,自領漢中王,冊封五虎上將軍,關羽水淹七軍取樊城,蜀漢勢力達到巔峰的狀況。

那時漢中大勝的劉備,兵鋒甚至讓曹軍恐懼,以致曹操選將迎戰關羽時,無人敢應命。

可越是巔峰,越容易衰亡。

而蜀漢的衰亡,正是因為孫權的進攻,整個蜀漢的轉折點就是呂蒙白衣渡江,關羽戰死。從此以後一蹶不振,坐等滅亡。

作為來自後世的劉璋,怎麼可能重蹈覆轍。

如果川軍在關中戰勝曹操,和封漢中王的劉備一樣,勢力達到巔峰,孫權豈能沒有行動?

示弱和親?孫權也是東吳大帝,正是年輕氣盛,豈會幹這事?更何況江東是世族的天下,如果是別人崛起就罷了,他們豈能坐視自己無限壯大?

劉璋可以肯定江東會像當年偷襲關羽一樣,偷襲法正。

劉璋可不想自己辛苦打下的基業,被江東一群鼠輩敗壞,所以還沒決戰,就寫了一封信給法正,以防不測。

並不十分熟悉江東人心態的法正,接到劉璋的信,提了幾分小心,但是並不是覺得江東軍必定偷襲。

甚至就在前天,聽到孫尚香的破口大罵,法正差點就以為江東真的是來示弱的,畢竟江東軟弱是出名的,就像當初川軍攻荊州,江東兩次出兵都因意志不堅,無功而返。

後來趁著劉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