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51章楊修和雞肋(真心求訂閱

第551章楊修和雞肋(真心求訂閱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24 23:49  字數:3421

看到貂蟬帶著大夫進來,伏壽趕忙撿起畫筆,繼續為劉璋畫像。

大夫號脈,和伏壽說的一樣,頭痛發作無法避免,屬於「正常」現象,無法緩解。

整幅畫像畫完,伏壽在劉璋眼睛的地方停下來,床上的劉璋在人前還是一副淡然的神色,伏壽閉上眼睛,想像著一個從沒見過,只在這個時刻存在於心中的畫面。

伏壽勾勒出劉璋的眼睛,看上去就是照著劉璋畫的,可是眼睛的光芒和現在的劉璋完全不一樣,沒有灰敗,沒有傷心,沒有冷淡,也沒有統帥千軍萬馬的冷酷。

精神,陽光,自信,帶著一點喜悅的微笑。

這就是伏壽心中想像的劉璋的樣子,或者伏壽覺得劉璋應該有的樣子。

心中那副畫面,劉璋和一名女子並轡而行,後面跟著凱旋而歸的兵馬,不只有天下在握的自信,同時也有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喜悅。

在伏壽心中,如果劉璋能夠長壽,一統天下,以大漢中興之股肱回到家鄉,就應該是這樣一幅畫面吧?劉璋的眼睛,也應該是畫中之人的神態吧?

也許是黃月英在伏壽心裡太不上鏡,畫面中,劉璋身旁那個女子,伏壽不由自主想像成了自己的樣子。

伏壽還算滿意地看著自己作品,在旁邊題上十四個大字:「並轡走馬看江山,離別紅顏生死間。」

筆力娟秀而有力,一氣呵成。

伏壽將畫架搬過來給劉璋看,劉璋還沒看清楚。那大夫和貂蟬就先驚愕了一聲。

貂蟬道:「皇后。你的丹青水平突飛猛進啊。當年你在長安畫《夜亭樓閣》,眾人交口稱讚,但是在我看來,也只算上品之作,這幅畫惟妙惟肖,特別是眼睛,傳神極了,簡直堪稱絕品。貂蟬這一輩子是趕不上娘娘了。」

「姐姐誇獎了,妹妹拙作哪能與琴棋書畫四絕的姐姐相比。」

「皇后千萬不要過謙。」那青衣大夫緊聲道:「貂蟬姑娘說得對,皇后娘娘,據小的看,你這幅畫稱為絕品絕不過分,俗話說畫龍點睛,眼睛是人物畫的靈魂。

皇后娘娘不止勾勒出了眼睛的形,更勾勒出了眼睛的神,不止勾勒出了眼睛的神,透過畫中人的眼睛。老夫彷彿能看到一個陽光開朗,志向高遠的男子。通過自己努力終於達成理想的畫面,實在是高,實在是高啊。」

「你一個大夫,怎麼這麼了解?」劉璋狐疑地看著興奮的大夫,心道,你就吹吧,肯定是看到畫的是我,又是皇后娘娘親筆畫的,來拍馬屁了。

大夫道:「稟報蜀候,在下從五歲開始學畫,跟過三個丹青名師,在繪畫上略有造詣。」

「那你怎麼來當醫生了?」

「蜀候四科舉仕,文武醫工,沒繪畫這一項啊,招的畫工都是給陶瓷絹帛繪畫的,我這丹青手筆沒用啊。」

大夫一臉苦惱,看那苦大仇深的表情,劉璋只覺得自己要是開了繪畫這個考試科目,這大夫一定是吳道子,齊白石一樣的人物。

自己這應試教育算是害人不淺嗎?

聽著貂蟬和大夫讚不絕口,劉璋仔細看了看,突然一愣,感情之所以被叫好,原來是這幅肖像畫,畫的根本不像自己。

恩,絕對不是自己,這丫誰啊?

劉璋怎麼看伏壽畫的都不是自己,可是哪裡不像又說不上來,悄悄拿個銅鏡在貂蟬背後偷看一眼,再比對那幅畫。

五官身材都和自己一模一樣,可是為什麼自己就是覺得不像呢?

「好,拿去裝裱起來,對了,下面一定要寫上本侯的名字。」

雖然不像,不過劉璋聽貂蟬和大夫這麼誇讚這幅畫,肯定還是很不錯的,說不定能流芳百世,那自己的名字不也流芳百世嗎?

看著畫像上半點不像自己的自己,親切陽光,這要是流傳下去,不管那些世族怎麼誹謗,都能挽救一部分人的感官。

「這幅畫我自己留著,以後再給皇叔畫。」

墨跡幹了,伏壽將畫捲起來,一點也不看劉璋和貂蟬的目光,劉璋悠悠道:「以後,我還等不等得到以後。」

伏壽拿著畫的手突然一緊,將畫軸握出一個凹陷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長安宮中,琴聲幽幽從珠簾後傳出,映出一個白色的窈窕身影。

曹操半躺在長椅上,微閉著眼睛,靜靜聽著琴聲,手指一點一點打著木沿。

原野一戰的大敗,打掉了曹操數年的心血,五十萬軍隊是曹操能拼湊出來的全部軍隊,中原北方的糧草被搜刮一空,百姓被突然加征,民力已經枯竭。

四十萬軍隊流失,數年糧草消耗一空,怎能不讓這個梟雄傷神,當看到曹軍大敗無法避免時,曹操幾乎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。

幸好,有琴聲,自從七年前開始,每當自己失敗或絕望,只要琴聲響起,自己就能寧靜,就能一點一點提起信心。

靈雎就像影子一般跟著自己,少有文武大臣知曉,就算知曉也不會談及,幾年前就有人不長眼,說曹操整日帶著這樣一個小女孩,關係不清不楚,有傷風化。

後來,這個人就死了。

如果不出意外,靈雎會一輩子這樣,像一個影子一般跟在曹操身後,沒人注意她,沒人了解她,甚至任何史料評書都不會提起這樣一個人。

靈雎註定跟隨曹操進入墓中,無論陰陽,梟雄曹操都需要她陪在身邊。

「主公,長安許多世家裹了家產,攜家帶口從東門逃向中原。」一名將領前來稟報。

曹操打著指節的動作突然停下來,怒氣湧現: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