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暴君劉璋 >第549章伏皇后的尷尬

第549章伏皇后的尷尬 (1/2)

小說名稱《暴君劉璋》 作者:不死奸臣  更新時間:2013-08-24 20:05  字數:4527

「關中本來是一片沃土,天下最繁華富庶的地方,卻因為戰爭變成這樣,戰爭,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。」

劉璋額頭隱隱作痛,輕輕揉著太陽穴,關銀屏見了輕聲對劉循道:「公子,你父親是問你曹軍的布防,不是問民生情況,你回答錯了。」

「難道就要視而不見嗎?」劉循看著關銀屏,關銀屏一時不能應答,自己何嘗不與劉循一樣,看到關中一片破敗,十室九空,深深痛惜亂世的底層百姓。

其實自己看到的眼前景象,也是民生凋敝,百姓離苦,而那些什麼曹營布防,在一片破敗的長安,是那麼不起眼。

可是理智告訴關銀屏,只有拔掉前面的曹軍大營,才能恢復破敗的關中之地,能擊敗曹軍,光是憐惜百姓有什麼用?

這個時候,真正的梟雄看到的應該是曹營,而不是那些破敗的民居。

現在關銀屏終於深切體會了劉璋當初說的,必要的犧牲,是什麼意思。

一個一味仁慈的君王,看到面前的民居就觸景生情,而忽略了曹營,那這樣的君王,能在亂世走多遠?

曹操雖敗,亂世依舊是亂世,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破船還有三千釘,曹操的勢力不是那麼好滅的,川軍今後的路,還很長。

可是面前這個能看到曹營,不著眼民居的真正君王,將不能再走下去,而取而代之的是只看到民居,看不到曹營的劉循。

難怪劉璋的表情痛苦,關銀屏看著輕揉太陽穴的劉璋,知道他現在內心一定不好受,關銀屏只覺得自己的心一陣針刺般的痛。

「循兒。我們面前有敵人,是強大的敵人,就像你在路上見到一個大漢欺負一個女孩,你要拔刀相助,你的眼裡不該注視著被欺負得頭破血流的女孩,而應該注視那個大漢。

那個大漢不倒下,你對女孩的一切同情都是盲目的,只有打倒那個大漢,你才能安心照料女孩。你明白嗎?」

「可是如果女孩被欺負得奄奄一息,應該先救下女孩吧……爹爹,爹爹。」

劉循看到劉璋差點沒站穩,小臉一下焦急起來,急忙上去扶劉璋:「爹爹。對不起,循兒說錯話了,循兒不該這樣說的,曹操在南北紮下大營,就是要形成掎角之勢,十萬人防守城池不能展開,我們要想拿下長安。必須先取南北大營……爹爹,別生循兒氣了。」

劉循哭泣著,本來就因為自己惹得劉璋生氣不安,又想起即將要面對的事。劉循淚如泉湧,真正後悔了剛才脫口而出的話,這個時候自己說這些做什麼?

自己明明知道父親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殺伐決斷的君王,偏還這麼固執。自己這是不孝到極點了。

可是,看到那些衣不蔽體。廋如骷髏的百姓,自己真的做不到無動於衷。

伏壽靜靜地看著劉璋和劉循,心中百感交集,算是幸運嗎?繼承劉璋的川軍主帥,將是一個有仁慈之心的孩子,看起來也很懂事。

再從剛才分析長安布防來看,劉循不是沒軍事能力,只是他眼中更多的是百姓。

這樣一個主帥,在黃月英等頂級謀士輔佐下,川軍趙雲等虎將效忠,未必不能帶領川軍重豎大漢。

可是想到一個為中興大漢付出一切的人,就要離去,伏壽還是覺得心中抽痛,在寒風中難以呼吸。

這樣的時刻,自己作為大漢皇后,竟然什麼也做不了,只能在一旁看著。

想起自己和劉協在宮中對曹操委曲求全,懦弱地答應一個個條件,幫著曹操對付川軍時候,伏壽真正感到羞愧。

「循兒,你馬上要挑起重擔,你是一個男人,男人是不能隨便落淚的,答應父親,這是最後一次。」

「恩。」劉循用衣袖努力擦著不斷流出的眼淚,越擦越多,眼霧朦朧。

劉璋眼望破碎的長安和郊外的荒涼,牽著劉循的手。

「循兒,你說得對,江山污濁,百姓離殤,長安從兩百年繁榮舊都,淪落到今日,都是戰爭造成,戰爭,何時可以結束……這恐怕是很多人想問的吧,功名大業成就時,回首山河萬物新。」

「功名大業成就時,回首山河萬物新。」伏壽站在劉璋的側後方,看著面前遠望江山的人,誰說梟雄無憐世之心,只是埋藏在理智最深處。

伏壽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君王。

「君王」。伏壽一想到這兩個字嚇了一跳,在劉璋說出「功名大業成就時,回首山河萬物新」那一瞬間,這兩個字無意識浮上腦海,與面前的人合二為一。

而這兩個字,與現在還在面前長安城中的劉協,是那樣格格不入,伏壽再也無法將「君王」兩個字與劉協聯繫起來。

「好像是上一輩子的事了,我與法孝直在江州城的花園裡,商議冒天下之大不韙屠殺世族,那時孝直很理智,激烈反對,可是最終卻被我說服了。」

劉璋落寞笑了一下,一隻手伸開,讓寒風從指間刮過:「他說,與我一起,一九之數,賭一個朗朗乾坤,哪怕如王莽一般死無全屍,遺臭萬年,也願追隨我,完成我們共同的志願。

然後我們開啟了江州屠殺,巴西屠殺,漢中屠殺,然後武陵屠殺,柴桑屠殺,襄陽屠殺,直到整個荊益世族叛亂,四十餘萬人被屠殺一空,民生凋敝,一片白地。

直到現在,我從沒有過後悔,孝直也還是一直陪著我,可是我已經不能再走下去了。」

劉璋臉上露出淡淡的苦澀,將手掌伸到眼前凝視:「這是報應,四十多萬人,我從來都知道,他們至少